188betapp


本站公告

    



    紫宸泓来见尘寰,清灵回避,而紫宸泓也让自己的守卫在外等候。,。!



    “你说紫宸易已经到了天南州?哪里来的消息?”尘寰听紫宸泓说了几句后,这般问道,面无‘阴’也无晴,淡定而平和。



    紫宸泓没有直接回答尘寰的话,反而看着尘寰,问道:“叶兄早知道了?”紫宸泓这般问道。尘寰知他是试探,便一笑道:“我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身边也没有能驱策的人,是瞎子聋子,怎么得起你们?”



    紫宸泓听了这话,心说也对。便道:“其实我也没有准确的消息来源,但种种迹象表明,他的确来了天南州。



    “公子有什么话想说?”尘寰问道。



    “这……”紫宸泓有点为难,尘寰站起身来,道:“公子有话不妨直言,此间只有你和我。”



    紫宸泓一叹,道:“我知叶兄此番出山,是为妙枫复仇,皇兄紫宸易,乃是妙枫旧主,我想……”



    在紫宸泓心,早已经认定尘寰出山,是为了给妙枫复仇而已。



    尘寰踱着步子,淡淡一笑,轻声道:“你觉得我会去投靠紫宸易,从而不在为你谋划,你是害怕这个么?如果是的话,大可不必。”



    紫宸泓被点心事,微微点头,而后道:“愿叶兄开解。”



    尘寰闻言,道:“我此番出山,为的是给妙枫报仇雪恨,紫宸易虽是妙枫旧主,可是如今虎落平阳,龙游浅水。叶某人虽然自恃有点小聪明,却也觉得救不起他了。也无法指望凭他为妙枫复仇。”



    尘寰的话,自然是半真半假,可紫宸泓却是照单全收。听了尘寰的话以后,他沉‘吟’许久不语。



    倒是尘寰再次问道:“我现在倒是想问公子,如果紫宸易果然来了天南州,你当如何?”



    “我当如何?”紫宸泓说话的时候,一字一顿,俨然他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尘寰踱着步子,用扇子敲着手心,道:“正所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紫宸易乃是紫宸王朝的皇帝,他到了此间,那便多了很多的变数。若镇南王认紫宸易是皇帝而非叛军,则要让出天南州来,‘侍’奉皇帝,且要直接与梁梦枕,也是付流尘对抗,天南州有这个准备么?”尘寰说完后看向紫宸泓。



    “这……”紫宸泓摇了摇头,而后道:“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紫宸泓很清楚,现在的天南州,没实力去和付流尘对抗,那无异于以卵击石。



    尘寰继续道:“那还剩另外一种情况,那是不认他这个皇帝,紫宸平才是紫宸王朝的正统,那紫宸易是通缉要犯,镇南王当将紫宸易缉拿,而后‘交’给付流尘处置。”



    “这……”紫宸泓依旧是摇头,而后认真道:“紫宸平才是‘乱’臣贼子,我那皇兄才是正统。且算没有这一层关系,我皇兄落难到此,落井下石,终究不忍。叶兄,便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么?”



    听紫宸泓这般说,尘寰一叹,这一叹,在紫宸泓看来,是束手无策。而紫宸泓不明白,尘寰叹的正是他紫宸泓。



    尘寰心几分无奈,心说这紫宸泓终究是顾念亲情的,做不得枭雄的。若是寻常人算的是一个不错的好人,可偏偏是生在帝王家的人,好人?也许是一种罪过了。



    “叶兄,当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既不让天南州与付流尘为敌,又可保住我皇兄的么?”紫宸泓问道。



    尘寰不语,只是笑容之,带着几分让人能看出来的不相信。些许沉默后,尘寰问道:“公子是认真的?”



    眼见尘寰笑,又问这样的话,紫宸泓似乎动了感情,道:“如今‘乱’世已临,我紫宸血脉为人鱼‘肉’,同室‘操’戈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泓终不愿见如此……”



    紫宸泓话还没说完,尘寰便又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道:“若紫宸家人人如你,恐怕我师兄也只能空设计了。”



    “叶兄有主意了?”紫宸泓问道。



    尘寰微微摇头,道:“暂时还没有,不过公子若真想了断此事,还希望若有消息,立即告我。”



    “那是自然!”紫宸泓认真的说道。



    一番商议之后,紫宸泓带人离开,而尘寰也走出房舍,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因为刚刚实在憋闷的很。顾盼之间,看不见清灵的踪影,尘寰知道,清灵估计也是觉得这里太闷,出去逛了,她是这样不安定的‘性’子。



    “好羡慕啊……”尘寰叹息一声,独自在十丈红尘之漫步,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人工湖的旁边,站在岸边眺望,一片银光粼粼,烟‘波’浩渺,倒是好看的很。



    一片银光之,一朵红莲闪闪。



    那是一个画舫,顷刻间,已经飘‘荡’到了尘寰的面前。



    “嗯……”看到那画舫以后,尘寰眉头轻蹙,因为他发现画舫之,还坐着一个慵懒的‘女’子,一袭白衣,赤足,正坐在画舫之,盯着自己看。



    “是她……”尘寰心说眼前的这个‘女’子前几天自己才看到过,当时似只有自己看到了,便是顾潇和自己身后的那个高手,都没发觉她的存在。



    “公子,咱们又见面了。”那‘女’子竟主动对着尘寰打了招呼。



    “十丈红尘真是有意思的地方。”尘寰若有所思后,自言自语道。



    尘寰是一个下棋的人,而局外的事,他也在关注,对于卫卓然,他虽然相‘交’,却始终还保留着一份警惕,这十丈红尘小小的地方,有如此多的神,这局外之事,未免也太多了。尘寰千思万绪,思酌冥想,微微阖目不过瞬息,报之以淡然一笑。



    便见那‘女’子飘飘万福一礼,而后对尘寰道:“不知奴家是否有幸邀请公子船一叙。”



    “姑娘有如此雅意,我如何拒绝?”尘寰从容踏跳板,慢步走画舫,在那‘女’子的对面,正襟危坐。



    尘寰没有丝毫的紧张,还能观察一下那个‘女’子,令他有些意外的是,那‘女’子竟有几分不自然,但也只是稍纵即逝。



    尘寰了画舫以后,那画舫竟然无风自动,飘‘荡’于湖面之,尘寰自然清楚,这是那‘女’子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至于是什么,他便想不到了。



    “姑娘在此如此轻松写意,莫非是这十丈红尘的主人?”尘寰笑问道。



    那‘女’子闻言,道:“十丈红尘的主人……公子之前不是见过了么?”



    尘寰抱歉一笑,道:“若说弹琴之声,是声声入耳,至于那舞者么……却未入眼。”



    “公子也为那琴音而‘迷’醉么?”那‘女’子问道。



    尘寰点点头,道:“神音妙律,谁不爱呢?”



    那‘女’子道:“公子对琴艺如此执着,便是之前那‘精’彩的舞姿都忘却欣赏,想来对琴艺颇有见识,奴家这里倒是有一个‘迷’‘惑’不解之处,望公子开解。”



    尘寰淡淡一笑,道:“粗通而已,何谈见识,不知姑娘有何疑问。”



    那‘女’子道:“依公子所见,天下第一名琴,何者可当?”



    “这……”尘寰闻言微微一怔,不是因为这题太难,而是太简单,对于天外儒‘门’出来的人而言,问这个问题大概和问一加一等于几一样简单。正是因为如此,尘寰便觉得这问题并不简单。



    “公子不知?”那‘女’子催问道。



    尘寰道:“天下第一琴,当属号钟。”



    尘寰这般说了,那‘女’子摇摇头,道:“传说之琴,不过神话。”



    “那便是绕梁了。”尘寰再道。



    ‘女’子闻言,再道:“庄王蛰伏而起,锤琴百裂,世间已不存此琴。”



    “难道……”尘寰想再说一个,却止住了,道:“在下才疏学浅,实在不知天下第一琴为何物,愿闻姑娘高论。”



    “天下第一琴,当属清绝。”‘女’子轻声说道。



    “清绝?闻所未闻。”尘寰认真应道。因为他看的出来,‘女’子并非戏谑,也是很认真的在说。



    “不知这名为清绝的琴,有什么妙处。堪称天下第一。”尘寰问道。



    ‘女’子继续道:“清绝此琴,俗者闻其音,清者不闻其音,故而此琴又名俗音。”



    “清者不闻其音?”尘寰听到这一句,笑了笑,看了看淼淼的湖水,淡然道:“姑娘说的话,未免玄了。”



    ‘女’子见尘寰似乎不信,道:“世间之事,本玄者多,只是凡俗之人无缘得见而已。公子可愿听这清绝之琴的过往。”



    “愿闻其详。”尘寰应道,心却说画舫已在湖心,我便是不想听,难道还要从这里跳下去么。



    “世间修道之‘门’有多少,公子可知?”‘女’子问道。



    尘寰道:“无非玄流、空镜、云笈,等等正宗道‘门’七十二宗,余者修‘门’也不下百余‘门’,加释‘门’及其他宗派,千余‘门’总是有的。”



    ‘女’子应道:“此不过冰山一角而已。尧山之,有一宗‘门’,名唤太息。”



    “太息?”尘寰听了这个名字,唯一的想法便是,这个名字似乎并不怎么吉利。太息者,叹息而已。



    ‘女’子继续道:“太息‘门’下,有一名修者,名曰书易。其人有旷世之才,便是太息‘门’之,也是千年万年不出的人。更难得书易生‘性’随和淡然,沧海桑田,鱼龙飞跃,皆不萦于心。”



    “此等人,可称为仙人了,若有幸结‘交’一下,倒是好的。”尘寰笑着说道。



    ‘女’子似乎并不在乎尘寰说什么,而是自顾的继续道:“书易虽是才,但修行之,也终有瓶颈,屡次难过之后,书易之师对其言道,书易于凡尘有一劫未过,若此劫可过,则可羽化飞升,成为太息‘门’之,飞升的第一人。”



    听到这里,尘寰笑了笑,心说‘女’子讲的故事,终究是神话了,而这人多半也是杜撰的了。他全当听故事而已,耐心听着。



    便听‘女’子继续道:“书易得师命,游走于俗世之,寻找化解自身劫数之法。临行时,其师取太息‘门’之至宝,便是方才说的清绝琴,‘交’予书易,只道此琴可奏之音,但此番行走俗世,要找的人,偏偏是听不见这琴音之人,而此人便是可助书易度过自身劫数之人。”



    “那必是千辛万苦找了许久,最后发现,要找的人在自己身边,对么?”尘寰‘插’嘴道,他心说一般的神话传说,大概也是这个套路吧。



    尘寰的话说完,抬头看那‘女’子,却惊讶的发现,那‘女’子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而画舫此时也飘‘荡’着到了岸边了。而在岸边,站着三个人。



    站在最左边的那个,一副墨者劲装打扮,‘腿’还打着绑‘腿’。他正抱着肩膀,靠着栏杆,正在看着这边,正是二师兄韩灵煜。而在韩灵煜旁边的黑衣抱剑之人,则是姬云。而第三人,则是跑出去的清灵。



    尘寰见紫宸泓,清灵回避,她没处可去,便在十丈红尘之游‘荡’,没想到正好碰到来找尘寰的韩灵煜和姬云。清灵便引着韩灵煜和姬云来寻尘寰,却不了正好扑了个空,正找不到的时候,却见尘寰一个人坐着画舫,飘‘荡’到了眼前,堪称神。



    画舫还没到岸边,便见韩灵煜一纵而起,落在尘寰面前,便在刚才那‘女’子所在的地方自顾坐下,道:“到处都找不到你,你倒好,一个人漂流湖,也不怕这小船翻了要了你的小命。”



    那‘女’子莫名消失,尘寰心讶异未消。沉默片刻后,看着韩灵煜道:“师兄不在天外儒‘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韩灵煜在桌随便抓了点吃的,丢进嘴里嚼了嚼,道:“还说这件事,我现在觉得,是你,昭兄,还有苍云几个人联合起来设计我。”



    尘寰闻言,面无‘阴’也无晴,断不让韩灵煜看出什么破绽出来,在别人看来,尘寰只是在思考而已。韩灵煜敲了敲桌子,而后道:“你出来这么久了,那紫宸家的小子找到了么?”



    尘寰未置可否,看看周围,道:“师兄,这里不是讲话的地方。”



    “好吧好吧!”韩灵煜也知道深浅,知道在这里谈及紫宸易的话,可能会给尘寰带来麻烦。



    尘寰跟着韩灵煜岸,打算前往尘寰的居所好好聊聊。



    “小姬,别愣着了,走了。”韩灵煜喊了一声站在岸边,正冷眸扫视湖面的姬云,示意他走了。姬云这才将目光从湖面收回来,跟另外三人的脚步。



    半晌之后,到了尘寰的居所。在灵煜面前,尘寰把自己所见所闻,大概和灵煜说了。灵煜是局外之人,且是自己师兄,所以尘寰对他几乎没什么隐瞒,便说了见了紫宸易的事。



    听完尘寰的话后,韩灵煜摇摇头,道:“这紫宸家的小子傻的很,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人家叔叔在这里,怎了?”清灵在旁说道。



    “叔叔?”韩灵煜极为不屑的摇摇头,而后道:“你见过狼吃进嘴里的‘肉’会自己吐出来的么?这些有权的人,怎么可能自己把大权让出来?”张狂的外表下,韩灵煜也是见过无数世面的人,对于权力争夺的这一套,他早看腻了。也深知这些人的秉‘性’,便是没什么亲情可言的。



    “你打算怎么办?”韩灵煜看着尘寰问道,尘寰道:“还在谋划之。”



    “自保为吧。”韩灵煜伸了个懒腰,懒散的说道。



    尘寰一笑,道:“谢师兄关心,我自然会照顾好自己。”



    韩灵煜左右顾盼,而后道:“哎,怎么不见清韵丫头,她不是和你在一起么,形影不离的。”



    韩灵煜的话音刚落,便听咚的一声,正是站在他身后的清灵捶在他后背的。清灵自然是怪他哪壶不开提哪壶,毕竟之前清灵已经告诉过他这事了,不让他瞎问,可是邪郎似乎‘混’忘了,想到问了。



    “你闹什么?”韩灵煜回头不解的看着清灵,一脸茫然,而一旁的姬云则轻叹了口气。邪郎又看了看姬云,又看了看清灵,忍不住扶额,终于想起来了。



    “她离开也好。”尘寰颇为淡然的说道,很是认真。而后看看韩灵煜道:“师兄也来的正好的,我这边正愁厉害的人手。”



    听到尘寰此话,韩灵煜摇摇头,道:“我不管你这边在忙什么,我现在可没空帮你,我有要紧的事要回去和昭兄商量一下。”



    “你能有什么要紧事?”清灵在旁低声揶揄道。



    “天大的事!”韩灵煜说道,他是一向轻佻惯了的,忽然认真了,便是尘寰见了,也颇为讶异,便问道:“师兄碰什么事了么?”



    “回头再和你说,我来这里是看看你而已,马要回去了。”他说完这话,侧目看看姬云,道:“你缺人帮忙的话,让小姬帮你,他可我厉害多了。”



    “这……”尘寰转目看向姬云,心说韩灵煜说的没错,修为而言,二师兄和姬云是半斤八两,可是若说心思缜密,冷静认真,二师兄远远不及姬云了,可是关于紫宸易,甚至是妙枫,姬云都是外人,怎好直接拜托他。



    韩灵煜看出了尘寰的心思,哈哈笑,拍了拍尘寰的肩膀,道:“你的事便是我的事,我的事是他的事,你不必客气,对吧?”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韩灵煜转目看向姬云,姬云也是微微点头,却没说什么。



    “行了,我先走了。”韩灵煜说完这话,转身便走,当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而清灵也紧跟着韩灵煜的脚步,和他一道回天外儒‘门’去了。



    “姬师兄……”尘寰才想说什么,却见姬云正看着自己,便听他轻声道:“那个‘女’子,轻身的功夫了得。”



    听到这话,尘寰也是一愣。那‘女’子在很多高手面前凭空消失过,可是能察觉到那个‘女’子的人,到目前为止,自己知道的,仅有姬云而已。



    “姬师兄知道那轻身之法的来历么?”尘寰问道。



    姬云摇摇头,道:“前所未见,很是特。”



    尘寰闻言一叹,道:“那人我也不太熟,怪怪,是敌是友,尚不清楚。”尘寰这般说了,笑了笑,又道:“不过我们现在要做的事,估计和她也无关。之前拜托姬师兄做的事,不知道姬师兄可有什么眉目?”



    姬云听闻尘寰所问,便将自己之前调查出来的结果,和尘寰一一说了。



    尘寰轻轻踱着步子,听着姬云说他调查出来的东西,听他讲完之后,顿住脚步,道:“姬师兄所言,便是封灵箭之劫之前,原儒‘门’已经有了准备。如此便说明,那百里忏多半还活着,只是躲在幕后,不肯出来见人罢了。”



    姬云应声道:“原儒‘门’的确有所准备,但似乎准备的不够充分。”



    尘寰捏着下巴,眼睛微微一眯,道:“准备不充分……难道儒‘门’对封灵箭的威力估算不足么?”



    姬云道:“封灵箭久未现世,错误估算,也在情理之。”



    尘寰想了想,却摇摇头,道:“如果是别人,或许会如此,我师兄付流尘的话,应该不会在这种地方犯错误,可是究竟是为什么呢?难道……”



    尘寰缓缓坐了下去,陷入了沉思。想了许久,他忽然哑然失笑,道:“我头都昏了,这件事便是想出个所以然来,也不如眼前的事情急迫。”



    姬云听了尘寰这番话,道:“百里忏那边……”



    尘寰一笑,道:“不急,我虽然不清楚我师兄他们究竟想怎么做,但我大抵清楚他们要做什么,无外乎是巩固已经到手的权利,肃清朝野的敌人,安抚紫宸诸王。这一切都和你我无关,便是我师兄手眼通天,这些事也是要耗一定时日来解决的。”



    “那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呢?”姬云问道。



    尘寰轻抚手的象牙扇子,道:“紫宸易到了天南州,我料定他必然要去见紫宸傲君,此一去必是九死一生,我想知道他们在哪里见面,以及具体是什么时候。”



    “你想救他?”姬云问道。



    尘寰哈哈大笑,而后道:“我何德何能,救得了他,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而已。我么,在这件事里,只是一个配角。”



    “此事不难,只是你……”姬云眉头一蹙,尘寰见状,无所谓道:“我在这里,安全的很,姬师兄不必为我担心。”



    “好吧,等我的消息。”姬云说完这话,身影一闪,人便不见了。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