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哦?是吗?那等下哥洗把脸,然后给你复习功课。到时候你可不许说困,偷偷溜走,知道吗?”秦州一年多来没有回家,要帮妹妹复习功课,做回兄长本分。



    “知道了…”妹妹秦莺莺委屈着小脸,将玩具小狗和玩具小猫,抱在胸前,回里屋准备上课…



    ……



    “莺莺,在看书呢?”敲开妹妹房间,秦州温和微笑的问道。



    “嗯,哥,文言文好难的说,好多地方都看不懂诶。”妹妹秦莺莺垂下小脑袋的说道。



    “哪里不懂,哥教你。”秦州摸了一下妹妹脑袋,亲昵的说道。



    “嗯嗯!哥哥最好了!”秦莺莺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接着欢天喜地的跑到木桌子前,把四年级的语文课本,拿给哥哥秦州道,“哥,课本上的《论语十二章》好难记哦,昨天学校王老师还罚我留下来背书,可我背了好久,还是背不会…”



    小丫头玩过家家时,还是很开心的样子,一坐到课桌前,想起昨天老师罚她留下来背书,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就开始颓废,不自信起来。



    秦州看着语文课本,上面的《论语十二章》摘选了《论语》里的十二句名言。想到曾子的任务,也要他领悟《论语》。于是秦州心中便有了决断。



    只见他拿出那本《论语》古籍,然后坐到妹妹身边道,“不会背,哥教你,先跟着哥念。”



    “好。”秦莺莺乖乖的抱起语文课本,准备跟着他哥学习古文,红扑扑的小脸蛋耳上写满了认真。



    这时,秦州翻开手中《论语》,而后一句一句的教妹妹道,“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每当他念完一则,秦莺莺便会乖巧的张开小嘴,用稚嫩的声音跟着朗读,“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



    秦州点了点头,接着又开口念道,“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



    随着兄妹两的念书声,不断从屋内传出。仅见秦州手中的古书,散发出外人无法看见的白色光晕。该道光晕能帮助秦州领悟《论语》真谛。同时也能影响到秦莺莺,令她熟记古文,并真正理解其中含义。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当秦州将十二章《论语》统统念完,他放下手中书籍,然后看着妹妹问道,“怎么样,莺莺?是不是感觉清楚、通顺了许多?”



    秦莺莺放下课本,感觉非常神奇的点了点头,“恩恩!哥,我跟着你读了一遍后,好像都会背了诶!”



    比起在学校里怎么读,都读不顺畅,怎么背,都背不清晰来。这次秦莺莺在秦州的教学下,居然一口气就将古文给念完了!而且原本感觉晦涩的古文,也忽然变得清晰起来!



    “哥,你好厉害!感觉我们学校王老师,都没有你教的好!”秦莺莺开心的抱着秦州,然后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啵。”



    “不要兴奋,好好背书!你看亲的这一脸口水的!”秦州表情嫌弃的擦了擦脸,督促妹妹好好学习,其实心里带着甜蜜。



    虽然回老家才一天不到,但他今天却收获了许多东西,不但找回了失去已久的平静,而且还绑定了如此神奇的一款游戏。



    以后只要靠着“春秋战国”游戏,在老家读书,种田,完成任务,领取奖励,绝对比打工好,强多了!



    在《论语》古书的作用下,妹妹秦莺莺,只用了五分钟不到,就把《论语十二章》给背诵了下来。



    包括秦州自己,也在石珠的影响下,领悟了许多。比如《论语》第一大篇的“学而”,讲的事“务本”之理,引导初学者进入“道德之门”。而第二大篇的“为政”,则讲的是治理国家的道理和方法……



    秦莺莺今天跟秦州学了很多知识。



    晚上洗漱完后,她小鸟依人的对秦州说道,“哥哥我去睡觉啦,今天莺莺跟哥哥学了好多知识呢,哥哥晚安~”



    “嗯,莺莺晚安。”



    秦州跟妹妹道晚安后,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头。熟悉的布置,熟悉的味道,让他睡得十分踏实。



    等到明天醒来,他会继续领悟《论语》古籍,顺便还能拿着“紫竹鱼竿”去江边转转……



    平分春色一轮满,长伴云衢千里明。



    寂静的小村庄,天色已变得很暗。浩瀚广阔的夜空中,明月像宝镜般缓缓升起,挂在天边。万籁俱寂,唯有清风徐徐吹来,吹动着天空白云,仿佛吹动着云间府邸。



    秦州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感受着远离都市的宁静与祥和……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望着空中薄薄飘动的白云,秦州在安逸舒心中渐渐入眠……



    ……



    第二天天还没亮,村子里的公鸡,便“喔喔喔”的叫了起来。



    秦州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直到天色完全变亮,才起床洗漱,和妹妹吃早饭,送妹妹去学校。



    从磨水村到城子镇,差不多步行半小时左右。路上妹妹秦莺莺,大声背诵秦州昨天教她的古文。



    通过《论语》古书的影响,秦莺莺似乎对古文产生了浓厚兴趣,老是闹着要秦州教她新的文言文,“哥!书本上的古文莺莺都会背了,要不你教莺莺新的吧?”



    见妹妹对学习如此积极,哥哥秦州自然没有泼冷水的道理,“好,放学回来后哥教你。在学校要好好念书,知道没?”



    听完哥哥嘱咐,秦莺莺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挥着小手跟秦州道别,“知道啦,哥,我进学校啦,拜拜!”



    望着妹妹穿着校服,背着黄色小书包的娇小背影,秦州也挥着右手的,看着妹妹走进学校,一蹦一跳的像只小兔子一样。



    ……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