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钱多多一点都不介意洪匀的冷淡态度,微笑着道:“嗯,有点事儿,我能不能进去说?”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原则洪匀当然没有,如果真的是仇人,那么不管对方是哭是笑,洪匀一点都不介意伸手去打。只是钱多多是个路人,而且正如他所说,两人还见过面,钱多多还给过洪匀五十万,在当时的洪匀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他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



    侧开身子,让钱多多走进了院子,钱多多丝毫没有首富之子的风范,惊叹于这木质庄园的结构设计,吹捧洪匀的品位,不得不说,这种有身份的人陪着小心讲好听话的时候,让洪匀听着都有些不落忍了。



    于是他打断了钱多多不着四六的吹捧,直截了当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别说你是来找我借钱的……”



    钱多多似乎也很乐意被打断,苦笑着道:“如果可以,我宁愿自己是来给你送钱的。”



    “哦?什么意思?”洪匀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钱多多咽了口唾沫,似乎有些挣扎,问道:“你先跟我说,昨天是不是你杀了卢仲仪?”



    洪匀眼睛看向天上飞过来的一只燕子,“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钱多多似乎是得到了答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跟你说,我超级佩服你的,卢仲仪那简直就是个人渣,但是我们还得哄着供着陪着笑着,你知道那种感觉吧。”



    我还真不知道,真是对不起了。



    “但是你也给我们增加了一个难题,你懂吗?”钱多多拍拍额头,“卢仲仪不能死在这,不应该死在这,他的身份特殊,非常特殊,你明白的吧。”



    我还真不明白,真是对不起了。



    钱多多也没指望洪匀给他答案,自顾自说道:“他不能死在我们接待的地方,不能死在沪海,他是联络人,他死了,那道门的虚空使者就会出现,谁杀了他,就会找谁的麻烦。可是,我们不知道是谁杀了他,没有监控,没有证据,那样虚空行者就只能拿我们抵罪。我们,是包括我,我一家人,还有当时在场的王菁芷和她那一家人,以及所有负责接待卢仲仪的人,还有你那个前女友大明星,没有人认账的话,大不了所有人死绝!”



    所以说这些人并不知道那个所谓的虚空使者已经死在这里了吗?



    洪匀摸摸下巴:“什么是虚空使者?”



    “不知道,我问过我爸,但是他也不知道,或者他不愿意告诉我,但是我知道虚空使者是道门派出来的,用于监察天下,同时也是用道门的一部分资源换取现实中资源的负责人。”



    洪匀更有兴趣了,“什么样的资源呢?”



    “这个我爸跟我说过,是一些神秘莫测的丹药,能够去除百病,延年益寿,你知道的,老人家是很重要的,而这个丹药能让他们即使思维保持清晰,身体保持健康,每一颗都是价值连城。”



    洪匀点点头,跟他猜想的差不多。



    “那现实资源都有什么呢?”



    “谁关心这个啊,反正只要现实中有的,我们拿出来就是了,无外乎就是些钱能买到的东西而已。”钱多多不以为然,道:“重要的是,虚空使者要来了,你明白吧?他们要是来了,我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这么大胆子的么?”洪匀有些诧异。



    “是啊,别以为我爸顶着个全国首富的名头,没什么用,那是什么人?严格来说,他们根本就已经是仙人了,仙人是不能受辱的。所以,我才求到你头上来了。”钱多多眼巴巴地看着洪匀,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一个承诺。



    不过洪匀也不是牵连无辜的人,反正什么虚空使者已经死在这了,要是再有后招,了不起他就穿越去高等级世界去,就不信没办法跟这些装神弄鬼草菅人命的煞笔硬刚!



    “行,真要是那个什么鬼虚空使者找上门了,你就说是我干的就行。”洪匀拍拍钱多多的肩膀:“你这养心的功夫不行啊,眼泪都下来了。”



    “是啊,从今天一早到现在,老子一整天提心吊胆的,可吓死老子了。”得到洪匀的承诺,钱多多舒了一口气,才算是放下心来,“我跟你保证,你妹妹那边我肯定当成亲妹妹看待,但凡有我一口吃的,就饿不着咱妹妹,以后我绝对会经常去看她的。”



    “打住啊,还是分清楚点,我妹妹就是我妹妹,你别去看她,你自己什么名声自己心里没点B数么?万一让人以为我妹妹傍大款怎么办?我妹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钱多多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洪匀:“怎么着?合着我给你妹妹丢人了?你不去打听打听,网上有多少女的排着队叫我老公的,我都不惜的搭理她们。”



    “是是是,不过我们也不惜的搭理你。事儿说完就走吧,我这忙着呢。”洪匀没给他好脸色。



    钱多多有些不高兴:“我好歹是个客人不是?事情都说完了,你连杯水都没给上,这也太抠门了。”



    “这么抠门真是对不起了。你赶紧地,出门的时候帮我把门关上。”洪匀一点都不想搭理他,也没指望从他这里要什么好处,说完事还不走,等着我请你吃晚饭吗?



    这个时候,大门又被敲响了,洪匀气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发誓说什么也得弄个管家来看大门,最好是像伏地魔那样的,长得就奇形怪状的,先吓跑几个人再说。没完没了了是吧?有什么事儿不能一次说完呢?



    他怀着满肚子的怨气走过去,哐啷一声打开大门,站在门外的倒是稀客,算是有点熟悉的陌生人,洪匀微微皱眉看着门外两人:“王老爷子?王菁芷?你们怎么来我这了?”



    王百岁老爷子似乎恢复的挺好的,看起来精神头不错,被孙女搀扶着,一只手拄着根拐杖,身子稍微有点佝偻,听到洪匀这话,立刻就不乐意了,大着嗓门道:“我们怎么就不能来了?你这块地还是我儿子给你弄到的呢,我们来看看怎么了?”



    “不是,我也跟您没到这份交情上啊。”洪匀懒得惯着这种倚老卖老的,心说老子要是连穿越年龄加上去比你小子至少大三四十岁,你跟我横什么横?



    王菁芷轻轻拉了老头一把,柔声笑着道:“洪匀,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我们来做客,你好歹让我们坐下说事儿吧。”



    得,这就是女人跟老头的优势,他们不管占不占理,说起话来一般都会有种特别的说服力。反正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放,洪匀也破罐子破摔,让他俩也进了院子。



    钱多多看起来是认识王老爷子的,此时已经恭敬地走过来,躬身打了个招呼:“王爷爷,您也来了啊。”



    王老爷子哼了一声,看看他,又看看洪匀,似乎在说,你看人家这教养。



    洪匀则看看王百岁,又看看王菁芷,意思是你看看人家这态度。



    一番眼神四射之后,王菁芷搀扶着老爷子在一把木制太师椅上坐下,洪匀倒是想给老头子准备个小板凳呢,就怕他坐下之后血流不畅,万一起来的时候弄个低血压就纯粹是给自己添麻烦了。



    王菁芷很识相地跑前跑后,端茶倒水,洪匀也没阻止她,事实证明,好东西就是好东西,即使是王百岁这样的老泥腿子竟然也一口喝出了这杯茶的好来,啧啧赞叹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手里面是真有好东西。”



    洪匀也不搭理他的冷嘲热讽,钱多多沾了王菁芷的光,也摊上了一杯茶,此时他却没着急品茶,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茶杯上,眼中放出的贼光似乎比天上的太阳还炽热明亮,口中念叨着:“元青花?这特么地是元青花?你用这玩意儿喝茶?”



    洪匀不屑一顾,真是没见识,老子在大都住了十年,皇帝还不是得好吃好喝好用的给送上来,这套瓷器即使是在当时的皇宫里也是贵人才能使用的,洪匀自然也捞着了供奉。不过这套茶具也算不得精品,洪匀手里还有一套是真正的贡品,一壶八盏,翡翠毫光,名为玖玲珑,那才是好物件呢。



    见这一老一少都沉浸在茶杯茶水上,洪匀又看向王菁芷,目前看起来,还是她最靠谱一些,大概是因为她不知道这茶有多珍贵,也不知道这茶杯有多奢侈,见洪匀眼光看过来,王菁芷微一沉吟,先看了看钱多多,问道:“多多,你来这找洪匀,是因为卢仲仪的事情吗?”



    钱多多将杯中茶水抿了一口,立刻感觉舌底生津,淡香绕口,还想感叹呢,听到王菁芷的话,点了点头,道:“洪匀答应了,如果虚空使者问罪,他可以承担下来。”



    王菁芷叹息一声,对洪匀道:“抱歉,我们也没有办法,你知道的,我们都是一大家子人,根本不可能逃得开虚空使者的,只要一道命令下去,我们都不得不自己送上门。你放心,你妹妹那里,我会把她当成亲妹妹的,有我爷爷和我看顾……”



    王百岁大手一挥:“扯这个干嘛?回头爷爷就安排一下,让那个小雪进咱们家,我看谁敢欺负她。”



    你妹啊,你们为什么总是要扯到我妹妹头上去。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