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面对美少女以身相许的诱惑,古桥弦羽沉吟了一下,突然有点慌了,“完蛋!你说我还能相信爱情吗?”



    “呃……”



    一色没什么把握地歪歪头,很快露出调皮的笑容,像是在遮掩自己的害羞,“爱情嘛,等它来了你就知道了。”



    “哦,那就等爱情来了再说吧。”



    古桥弦羽放慢脚步,回身看看妹妹的情况,“文乃,怎么样?”



    “你们先回家开门……”



    古桥文乃一边手忙脚乱地应付着怀里捣乱的小猫,一边努力地加快步伐,“我这就来了!”



    “哦………”



    古桥弦羽放下心来,暗自吐槽:不听话的小猫果然没有不听话的小女生好玩。



    “咔哒!”



    裤兜里取出门禁卡刷了刷,别墅外圈的大铁门缓缓地自动开启,古桥弦羽给文乃留了门,直接背着一色彩羽一口气走到玄关,这才微微屈下身子。



    “欢迎光临……算是到家了。”



    一色彩羽脚尖落地,摇晃一下才慢慢地站稳,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向着屋内略大声道:“冒昧来访,打扰了。”



    古桥弦羽打开玄关处的灯光,平常感觉柔和的淡黄光线一时间有些刺眼。



    他扭过头,只见一色彩羽抬手微遮着灯光,眼妆变淡许多,鬓发沾在秀美的脸颊上,还在滴落着水珠,湿漉漉的衣着和裙摆有些凌乱,平添几分楚楚可怜的美感。



    “不用紧张,家里没有长辈。爸爸应该留宿在大学的教工宿舍,妈妈生前很好客,如果在的话,也会很欢迎你的。”



    “谢谢……”



    一色彩羽松了口气,深夜造访别人的家庭,她还是有点压力,但很快意识到古桥弦羽说起他的亡母,急忙鞠躬道:“听到这个消息很遗憾,古桥不要见怪。”



    “不用在意了,擦擦雨水快点进去吧。”



    古桥弦羽从旁边的衣架上拿过自己的毛巾递给了一色,自己则另拿一条擦了擦脸,“三楼的大浴池要提前准备不少时间,今天先在套间的浴室里热下身子吧。”



    “好,知道啦。”



    一色彩羽点点头,先把毛巾盖在头上用力擦了擦,然后很快看着旁边镜子里的俏脸犹豫起来,古桥弦羽忍俊不禁,“妆早就花了,就不要臭美了吧。”



    “…………”



    一色彩羽捂着头顶上的毛巾扭过头来,愤愤地鼓起了腮帮子,“古桥同学,这时候不应该继续说点贴心的话来讨我的欢心吗?”



    古桥弦羽早就猜到她的“翻脸无情”,自顾自地把鞋袜一块脱在了一边,“嚯~那要不要我帮忙脱掉衣服,衬衣裙子什么的,湿漉漉的一直穿着很难受吧?”



    “啊!!——你想干什么?”



    不顾磕掉仅剩的一只鞋子,一色彩羽谨慎地倒退一小步,敬声道:“是趁着人家不适应新环境而趁虚而入吗?对不起,很抱歉,现在还有点不太行。”



    “喂!明明刚才还有个人说什么以身相许!”



    “有吗?我怎么没有印象?而且这别墅家具,根本不可能是你新买的吧!”



    一色彩羽一脸的明明是你先骗我的表情。



    “算了算了。”



    古桥弦羽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吐槽什么,侧身解开早就黏在一起的两层衬衣,拿毛巾擦了擦里侧的身体。



    被放置的一色反而有点不甘寂寞起来,“额啊………男生还这么扭捏,直接脱下来不就好了……难不成是害羞了?”



    古桥弦羽歪歪头,被一色彩羽娇声娇气的说话方式和毫不掩饰的小聪明态度弄得头痛不已,“就算我确实有点害羞,出发点也是为了让你安心吧。”



    “呀!这么说古桥同学果然是个好人呢。”



    “……………”



    古桥弦羽只能感慨恶魔的低语果然让人欲罢不能,轻轻松松地把男生玩弄于股掌之间。



    “你也快点行动吧。把衣服拧一下,明显的水渍擦一擦就好,剩下的去浴室再处理。”



    “哦………说的也是呢。”



    似乎是这才明白了行动方向,一色彩羽乖巧地点点头,稍微拧干一下衣襟和裙子,又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古桥,家里都是瓷地板吗?”



    “嗯、鞋柜里有文乃新买回来的纯棉拖鞋,我这就你拿。”



    “新买的拖鞋,这样好吗?”



    “哦………那你穿我的也可以。”



    古桥弦羽干脆把脚上刚刚穿好的拖鞋又递了过去。



    一色忍不住有点碎碎念,“哼~你不说也就算了……才不要呢。”



    “那就少废话………快点把长袜脱下吧。”



    古桥弦羽从旁边的鞋柜里找了一阵,才算翻出他记忆中的粉白色小碎花棉拖鞋,回头却见一色依旧坐在了台阶上,小心翼翼地脱着紧绷在小腿肚上的第二只黑色长袜。



    古桥弦羽拆开包装,拿着拖鞋走在一色的身边,有点惊诧地问道:“诶,一色地脚受伤了吗?”



    (潜台词是:你怎么这么慢。)



    一色彩羽伸直了小腿,从诱人的足尖到裙摆边白皙的大腿都向他展示出优美的曲线,“古桥同学不懂了吧,因为丝袜可是很易损的!每次拉伸都会让它的纤维受损,保存的再好一般也只能穿十次左右,所以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古桥弦羽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顿时有种实践才是真正认识来源的感觉,真心实意地感谢道:“哦………一色同学真是辛苦了。”



    一色彩羽嘴角上扬地点点头,低头细致地把第二只黑色丝袜脱下来拿在手里,然后轻轻朝古桥弦羽晃了晃。



    “脱下来要放哪里啊?”



    “随便哪里就好……”



    古桥弦羽傻傻地把东西接过来,才发现这个行为有点太过绅士,顿时面不改色地直接放在了一边的鞋柜上。



    “喏………给你穿上拖鞋。”



    一色彩羽握住已经空无一物的小手,有点脸红,拖着软绵绵的长音道:“古桥弦羽————!”



    古桥弦羽直接把棉拖鞋给她穿在了小脚上,“别在意这些细节,快点进屋收拾收拾吧。”



    “哼!!”



    一色彩羽做出不再搭理他的样子,转而低头看看,很快露出惊讶的表情。



    她抬起白嫩的细腿,轻轻晃了晃小脚丫,“哇!这个拖鞋超可爱呢,古桥同学。”



    古桥弦羽只觉得心累,“好……我就勉强承认更可爱的是你总行了吧。”



    “哥哥………哥哥快来帮忙啊!!!”



    古桥文乃连搂带抱,外加努力的哄骗,总算是把三个不安分的小猫带进了家门,可连续呼唤了好几声都没人来帮忙。



    她身心疲惫的站起身来。



    但一扭头,却看见自己的哥哥轻轻地把一色彩羽的长筒袜叠好放在一边,然后又把从自己购物车里新买的、还没有来得及穿的棉拖鞋套了在彩羽酱的小脚上。



    古桥文乃歪歪头,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



    “这个剧情发展,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呢?”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