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现在要是说不是,可万一等他开门之后,站在门口的就是他安排的那个相亲对象怎么办?那到时候可就真的解释不清楚了。

    一想到这里,庄三秒就觉得额头冒汗。

    “那个,小鱼啊!要不,你去看看?”

    话音刚落下,立刻对上庄小鱼那一双水濛濛的眸子,庄三秒心一软,立刻说道:“师父去,师父去,你好好歇着。”

    顿了顿,他又唉声叹气的,“唉!我这一把老骨头了,还得被徒儿使唤,也不知道上辈子造的什么孽……”

    庄小鱼嘴角一抽,又开始念叨了!她忍不住伸手扶额,无奈地叹气,然后蹭地从沙发上,走到庄三秒身边,“您坐着休息,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不就是开个门吗?到你这里就要死要活的。”

    “庄小鱼,我怎么就要死要活了?我这不是……”看着冷笑不已的庄小鱼,庄三秒顿时噎了一下,愣是梗着脖子说道,“我这不是年纪大了走路心发慌吗?”

    “得嘞!明个儿我就给您定做一把轮椅来,保证您走到哪都不会觉得心里发慌。”

    “你这丫头……怎么就这么伶牙俐齿呢!”

    “跟你学的。”

    ……

    门铃声还在响。

    门口,寒风肆掠,薄承东已经在原地站了好几分钟了,被冻得发抖,尤其是那一双捧着无数礼品的手,真的冷啊!这要是再不开门,非冻僵不可。

    难道小鱼不在家吗?不可能啊!他是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她住在这里的。

    “谁啊!大中午地在这里按门铃,不知道这样会吵到……呃!”站在门内的庄小鱼瞬间愣住了,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堆礼品盒。

    听到熟悉的声音,薄承东心下一喜,连忙说道:“小鱼,是我。”

    下一秒,只听到“砰”地一声巨响,刚打开的门立刻就被关上了,薄承东碰了一鼻子的灰,眼巴巴地瞅着那扇被紧闭上的大门。

    回过神来的薄承东不由得皱眉,立刻大声喊道:“庄小鱼,你开门啊!庄小鱼!”

    “我为什么要给你开门?”

    庄小鱼也是被气到了,真当她是那种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女生吗?她现在不稀罕他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长得好看了点吗?

    “小鱼,我错了!那天的事情也不想的,我妈她心脏病突发,接到电话之后,我半分钟都不敢耽搁……”

    “关我什么事儿!”

    薄承东闻言顿时噎了一下,“庄小鱼,这怎么就不关你事儿了!那可是你的准婆婆,你准婆婆出事了,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关心吗?”

    大门后面,庄小鱼愣住,准婆婆?他,他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的准婆婆?

    想了想,她又义正言辞地说道:“那你之后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听到庄小鱼放松了语气,薄承东稍微歇了一口气,只要庄小鱼愿意听他解释就行,“我怎么没打!可你从那之后一直关机。”

    “……”

    她好像真的没打开过手机,这几天一直窝在家里煲剧,饿了就叫外卖,有时候老头子会下厨做点吃的,但也就是煮个面之类的,太复杂的吃食,老头子根本做不来。

    庄小鱼抿着唇,她好像错怪他了!

    见门内没有半点动静,薄承东轻咳了几声,又继续说道:“庄小鱼,你倒是开门啊!你真想让我冻死在你家门口啊!我要真的冻死了,你可就要守寡了,庄小鱼,你真这么狠心啊!我跟你说,我现在的手指都已经快僵掉了,你要是再不让我进去,估计这手指要保不住了,硬邦邦的,保证一敲就碎……”

    下一刻的时候,眼前那一扇紧闭的门,忽然从里面打开,露出一张精致干净的小脸,没好气地说道:“薄承东,给你三秒钟时间,赶紧给我滚进来,要不然的话,你以后都不要来我家了。”

    “不需要三秒,一秒就行。”

    话音刚落下,薄承东已经一脚踏进去,机会就在眼前,傻子才会错过!

    庄小鱼又顺手把门关上,暗暗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跟我进去吧!”

    一直站在门口看热闹的庄三秒,不由得唉声叹气,这都算些什么事啊!这臭丫头,估计这辈子就栽在薄家老三的手里了!

    不就是那张脸稍微长得好看了点吗?他年轻时候,那也是村草,如今年纪大了,还不是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臭丫头半点不懂事……

    一想到以后,庄三秒更加心塞了,不行!回头得好好跟那臭小子说道说道,他要是敢欺负庄小鱼,他死后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不过,这薄家这三小子也有可取之处的,比如他第一次上门,知道带那么多礼品。

    “哎呀!我还以为谁呢!原来是薄家三少爷,上门就上门,怎么还带这么多礼物!真是太破费了。”

    庄三秒嘴上这么说着,那一双手却一点都不闲着,连忙将薄承东手里的东西接过来,“这人参的年分应该不低吧!还有这个,这也是好东西啊!”

    看在这些好货的份上,庄三秒看这个未来的孙女婿总算顺眼了一点。

    “师父好眼光,那个人参是家里的私藏货,有一百年份了。”

    来这里之前,薄承东特意请大哥一家吃了一顿晚餐,其实,他原本只想请宋黎的,然后跟她请教一下,要怎么应付庄小鱼的师父,可她说,他家大哥不让她单独出门。

    一想到自家大哥那个醋坛子,薄承东立刻就觉得心塞不已。

    唯一庆幸的是,他最终的目的达到了。

    庄三秒呵呵笑了笑,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不是说好要单独找他说道说道的吗?

    “你这年轻人不错!有潜力。”

    “师父过奖了!”

    ……

    庄小鱼拖着腮帮子坐在一旁,眼巴巴地瞅着薄承东陪老头子聊天,她有些后悔把他放进来了,不是说找她吗?怎么缠着她师父不放了。

    还好,她师父是个糟老头子!

    “薄承东,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儿?”说着,庄小鱼又故意低头瞅了一眼腕表,“你还有十分钟时间,如果没事的话,那你直走,然后出门左拐。”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