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崇祯十七年三月下旬,辽锦战役打响。皇太极命多铎统帅满汉八旗共十五万人马,分三路突袭辽西的明军。多尔衮统满蒙联军五万铁骑,从西面绕道蒙古进抵松山,截断了锦州至关内的通道,进逼山海关,直接威胁直隶和京城的安全。



    明军统帅洪承畴对清军的进攻早有防备,他毕竟是久经沙场,统兵多年的老帅,自从重回锦州以后,他就洞察到了清军主动放弃辽西的战略意图,随着朝廷不断的从东北抽调兵马赴西北作战,在辽西和锦州的明军仅有十万人,兵力上处于劣势,万般无奈之下,他提出了“集中兵力、固守待援”的应对预案,这个预案就是一旦清军大举来犯,那么防守辽西、锦西的明军就迅速回撤到锦州,固守孤城,等待朝廷的援军,在必要时,可以在山海关守军的接应下,放弃锦州,退回关内,这样虽然丢了关外的大片领土,却能保存实力,确保京畿的安全。这实际上是他原先制定的“集中兵力,据城固守”策略的翻版,只是以现有的兵力,他只能固守锦州这么一座孤城了。



    清军发起攻击后,辽西、锦西的明军按照预案迅速回撤到锦州,清军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工夫就占领了辽西大片的地方,由于明军撤退及时,损失不大,清军各个击破明军的战役目标还是落空了,多铎不禁暗自佩服洪承畴老奸巨滑。



    锦州城墙高大,又有火炮助战,十万明军据守绰绰有余,清军连续猛攻了三天以后,损兵折将,没有进展,遂改变策略,在锦州城外挖壕筑垒,开始围困锦州。



    固守锦州,洪承畴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粮食。自从制定了固守锦州的预案以后,他就积极的筹措粮草,以备守城之用,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朝廷的粮饷就开始供给不上,连正常的开销都不够,他只好把在辽西接收的一些林场和矿山卖给塔山军校,利用张晓平和彩玲儿合股的贸易商行采办粮食,这才存积下一些,但这点儿粮食也只够支撑一个月的时间,城中老百姓家中的存粮就更少了,一个月也坚持不了。



    洪承畴一方面紧急向朝廷上书,请求朝廷增派援军,同时命令吴三桂进击驻守松山的清军,恢复锦州的粮道。这番举措是目前东北的局面下最合时宜的办法了。可他没有想到,远在京城的崇祯皇帝却不是这样想的。



    紫禁城文华殿,崇祯高高的坐在御座上,脸色铁青,他正在看洪承畴请求派兵增援的折子,文武大臣们忐忑不安的分班站立在下面,大气儿都不敢出,大殿上鸦雀无声。



    “砰”!一只茶杯被狠狠的摔在地上,碎片四溅。大臣们吓的都伏低了身子。



    “无能、无耻、昏聩!”崇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词,然后把手中的奏折使劲的扔到地上,看到洪承畴的报告,他简直被气疯了,他站起身,快步走下御阶,狂躁的在大殿里走着,一个太监正蹲在地上收拾茶杯的碎片,躲闪不及,被崇祯狠狠的一脚踹在肩膀上,翻了三个滚儿,崇祯愤怒的吼道:“滚!”接着他面冲众臣叫道:“不到月余的工夫,关外的大片领土就丧失殆尽,只剩下了锦州这一座孤城,洪承畴居然还有脸向朝廷要救兵,他怎么会如此的无能!当初王强只临时接掌部队,不到月余就收复了辽西,打的清军望风而逃,可军队一回到洪承畴手里为何就变的如此不堪一击呢。是洪承畴真的老了,还是王强是统兵的天才呢!还要朝廷派援兵,援兵在哪?在哪!啊!”



    众臣都垂着头不语,近半年来,崇祯经常这样,一旦国事遇到挫折,他就会陷于疯狂之中,随意责骂和惩处大臣,弄得人人自危,无人敢触他的霉头。



    崇祯指着杨嗣昌问道:“你告诉朕,援兵在哪?”



    杨嗣昌紧皱眉头,苦着脸说道:“回万岁,目前朝廷在西北军情正紧,实无力抽调兵马支援东北,为今之际只能命令洪承畴死守锦州,或者退守关内。”



    “退!退!难道要把整个东北都让满清占了去,你们说,啊!”崇祯怒道。



    “皇上圣明。”众臣无话可说,只能用这句敷衍。



    “圣明、圣明,你们就会这一句,我要的是办法,对策!你们这帮废物、庸才!”崇祯骂道。他忽然想起王强来,沮丧的说道:“要是有王强在,何至于让朕如此难堪,何至于让满清如此猖獗呀!”



    众臣被骂,都不服气,心道:“您倒是英明神武,不也没主意吗?王强是能干,那你当初干吗非把他调回来呀。”如今明廷大势已去,众人都看的明白,也都在私下里给自己找退路、找靠山,他们已经对崇祯不抱任何的希望了。



    崇祯骂了一会儿,怒气稍平,用缓和一下的语气问道:“列位臣工,东北局势若此,该如何处置呀?”



    几名内阁大学士事先都看过洪承畴的奏折,知道他的处境艰难,但是崇祯已经把话说死了,众人只能昧着良心顺着他的思路去建议。



    陈绍良出班奏道:“启奏陛下,洪承畴畏敌怯战,丧权失地,拥兵自保,实属不忠不勇,应下旨严责,命其出战,杀退清军,收复失地。”



    杨嗣昌也出班奏道:“启奏万岁,兵部接到吴三桂的报告,说洪承畴命他出兵接应,打通粮道,增援锦州,但目前清军大队人马驻扎在松山,随时可能奔袭京师直隶,吴三桂认为,山海关乃京师门户,守军负卫戍京畿安全之责,不宜擅离,否则京城安全会受影响,请陛下明断。”



    崇祯说道:“恩,山海关的守军不奉旨不能擅调。”



    张秉昆说道:“万岁,目前洪承畴困守锦州,已无力指挥东北全局,微臣以为应另外选人统领东北边境各镇兵马。”



    崇祯想起东厂的一份报告称,现在城中已有传言,说洪承畴看明廷不行了,有意投降满清,所以不战而放弃辽西,是将辽西作为给满清的见面礼。这样的人怎么能继续统领东北的守军呢。他略加思索然后说道:“内阁拟旨,将锦州以外的东北其他各镇兵马统统划归吴三桂指挥,另外拟旨严责洪承畴消极避战,不思进取,严令他固守锦州,相机反击清军。调兵增援或退回关内之请免议!”



    崇祯两道旨意一下,锦州守军就此陷入了绝境。三个月后,锦州总兵祖大寿实在不忍心看着城中的百姓被全部饿死,背着洪承畴率领已经饿得打晃的守城官兵打开了城门,向清军投降。洪承畴拒绝投降,本想拔剑自裁,被手下阻拦,成了清军的俘虏,锦州陷落。后洪承畴被皇太极劝说投降,成了满清的一名要员,此是后话了。



    锦州陷落不久,更加沉重的打击又降临到崇祯头上,在这年的夏天,李自成回师陕西,在潼关大破明军,歼灭西北官军主力近十万人,击毙西北经略大臣孙传庭,攻占了西安、洛阳,杀了福王朱常洵,然后分兵三路,西攻甘肃,迅速夺取了秦陇全境和山西的大部分地区。至此,李自成起义军已控制河南、湖北大部和西北数省,在军事上占着绝对的优势。而大明朝廷在长江以北,山海关以南的广大中原地区,已经没有可以机动调用的军事力量了,大明朝廷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在这年九月,还发生了一件大事,皇太极过度积劳,心疾发作,突然死亡,连遗嘱都没有来得及留下,清廷内部经过一番明争暗斗,立皇太极的幼子福临为帝,史称顺治皇帝,庄妃玉儿被尊为太后。兵权在握的亲王多尔衮任摄政王,总理国事,实际上执掌了大清的统治权。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