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魔池之前,秦淮面色肃然,缓缓将神魔鼎置于池水上空。



    此鼎乃冥界异宝,鼎内所含灵气沛然,不过却也需要至精至纯的真魔之气方能重新将之开启。



    而神魔鼎中,正有数枚名为地冥丹的丹药,乃是孟极在九幽深处采极阴之水,又以冥界至阴至寒的修罗神火配合神魔鼎中独有的鼎气熔炼而成。



    正所谓物极必反,此丹以至阴至寒之物炼制,却是冥界独有的至阳之丹。此丹以阴生阳,又以阳克阴,乃是唯一能够化解孟婆汤中忘川之气的东西。



    秦淮快速掐出一道法诀,神魔鼎飞快的旋转了起来,随后剑指挥动,发出一道气流击在了魔池上方光罩之上,顿时在光罩上开出了一道细小的口子出来,随后一小股精纯的真魔气顺着这条口子涌了出来。



    秦淮小心翼翼的操控着这股真魔气,将之引入到了神魔鼎中,神魔鼎上顿时泛起一层淡淡的青光,一道道玄异的符文自鼎身上显现而出,在这些魔气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醒目。



    这时候,秦淮又急念出一道口诀,随即一股精纯的灵力汇聚到了那股魔气之中。



    不过灵气本就与魔气水火不容,两相接触,便开始急剧的厮杀了起来,待到两股气息汇入鼎中之时,已互相消耗了十之七八。



    而之前在面对孟极威压之时,石门中所发气浪乃是魔气与灵气的极度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以将之区别开来。而此时由他施展开来,两股气息却是如此的水火不容,泾渭分明。



    秦淮心中一阵惊愕,同样的施法,却是截然不同的结果,若任由这两股气息消耗下去的话,要开启此鼎,还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



    就在秦淮无可奈何之际,秦淮体内的淡金色真气却是突然一阵异动,一副跃跃欲出的样子。



    秦淮心中一动,随即往鼎中注入一股淡金色真气。



    与以往不同,这股真气一改往日懒洋洋的作风,与清魔二气一触及,便如一头下山的猛虎,顿时就朝两股真气扑了上去。



    随后,便见到清魔二气被一根根细细的金丝缠绕,然后飞快的朝中心汇龙。



    在淡金色真气的强势干扰下,这三股真气竟开始缓慢的融合了起来。



    不多时,一股灰蒙蒙的全新真气出现在了秦淮眼前。



    这股真气散发出一股极为惊人的威压气息,就像来自远古洪荒,穿越了无数个时空轮回来到秦淮面前一般。



    这是一股前所未有的气息,以秦淮所见所闻,没有任何一道真气能够与这股灰气相匹敌。



    秦淮心神震骇,还来不及多看,便见到这股真气倏的一下没入了神魔鼎中。



    随后,一道无比苍凉的鼎鸣声响起,神魔鼎顿时光芒大放,悬浮在半空中,嗡鸣不已。



    见到神魔鼎彻底激活,秦淮当即念出一道口诀出来,神魔鼎上顿时绽放出一道青光,瞬间就笼罩在了魔池上方。



    秦淮继续注入法力,青光不断自神魔鼎洒下,魔池上方顿时浮现起一道道符文。



    这些符文在魔池上一阵盘旋,随后缓缓没入了魔池之中。



    与此同时,在魔池底部,一道圆色的法阵骤然现出,没入池中的那些符文飞快的飞入到法阵中央。



    这时候,法阵中的圆盘开始转动,魔池底部的大阵终于开始运转起来。



    随着这道法阵的运转,魔池中央缓缓升起一道巨大的法印,金光熠熠,竟将魔池中浓郁到极致的黑色也掩盖了过去。



    整个魔池,顿时便如同一片金色的海洋,圣洁无比。



    下一刻,便见到这些魔气飞快的朝池底涌去,直至消失不见。



    待到最后一丝魔气也已消失,秦淮终于将法力撤去,神魔鼎上光芒也骤然消失。



    “成了!”



    “这地底封印已经启动,接下来需要的便是时间了!”



    此刻秦淮大汗淋漓,欣然笑道,随即伸手一招,便将神魔鼎招回了手里。



    秦淮定睛一看,赫然看见鼎里静静的躺着几粒雪白的丹药,散发出一股极为强烈的阴寒气息,正是孟极所言的地冥丹。



    秦淮欣然一笑,当即便将地冥丹取了出来,放回了乾坤戒中。



    “咦?这神魔鼎无法收入乾坤戒中?”



    秦淮眉头突然一皱,不过转而便明悟了过来。这神魔鼎乃是冥界神兵,其所蕴含的能量自是无可比拟,小小的一枚乾坤戒恐还不能承受如此磅礴的能量。



    不过此鼎尚未炼化,秦淮倒也不能将之收入体内,倒是一件麻烦之事,就这样握在手里,恐怕自己早晚都会成为众矢之的。



    “走吧,去看看寒月他们怎么样了!”



    秦淮不再多想,将神魔鼎收入了怀中,再度朝石殿中赶去。



    不过就在此时,却是突然一阵破空声传来,只见数支利箭夹杂着萦萦黑丝激射而来。



    秦淮心中微微一变,这箭矢上缠绕的黑丝也是极为不凡,竟都是浓郁到了极点的魔气,一股极为慑人的腐蚀气味弥漫开来。



    而这些箭矢更是非同寻常,箭身晶莹剔透,散发出一股极为惊人的灵力波动,显然是一套品质极高的飞箭法宝。



    过不奇然,正当秦淮抽剑抵挡之时,这数枚箭矢竟又突然调转,直接绕开了秦淮,朝一旁的叶晴儿与芊芊射去。



    秦淮心中顿时一惊,这箭矢去的奇快无比,想要救援已是来不及。



    不过好在这儿女灵觉皆是不错,芊芊更是在箭矢一出现之时便已发现了异动,胸前洪荒铃散发出一层玄异的光芒,宛如一层光盾,顿时就将这些箭矢击退了回去。



    而叶晴儿则是长剑轻轻一挥,数朵天泉水花蓦然飞出,直直的迎上了袭来的几支箭矢。



    箭矢一触碰到这些水花,萦绕在上面的魔气瞬间溃散,紧接着,叶晴儿再挥出几剑,顿时就将这些箭矢斩落在地。



    秦淮见二人无恙,心下稍安,随即望向了箭矢袭来之地,只见数名黑袍剑士突然出现在了视野里。



    这些人皆以黑布蒙面,浑身上下都隐藏在了一团黑气之中,看上去甚是诡异。



    “就是你们杀了黑狼?”



    其中一黑衣剑士望着秦淮身上残留的黑袍人气息,阴冷道:“看来东西是被你拿去了,交出来,可以留你全尸!”



    秦淮淡淡一笑道:“呵,人不见得多厉害,口气倒是不小!万象门若是有能耐,何不直接杀上九仙山来,哪还会隐没在黑暗里?”



    “你是道宗的人?这样的话……你就更应该死了!”



    黑衣剑士脸色顿时一寒,数名同伴顿时各自排开,随即手中长剑黑光荡漾,齐齐的斩出一道剑光,猛烈朝秦淮劈来。



    “你们小心!”



    秦淮朝叶晴儿与芊芊叮嘱了一句,随即一马当先,长剑在虚空中一扫,卷起一股冥河水涛横扫开来。



    秦淮剑势虽猛,然而这几名黑袍剑士却是不为所动,手中长剑同时一挥,各自斩出一道剑光出来。



    这些剑光纵横交错,便如同一张剑网一般,转瞬间便将秦淮所斩出的天泉剑意分化开来。



    这些小股的天泉水花自然对这些黑袍剑士构不成威胁,各自挥剑,转瞬间就将这些天泉剑意化解开来。



    秦淮心中暗惊,这些人进退有度,出手整齐划一,显然都是经历过严格的合击训练的,若是一同施展起剑阵之术来,恐怕会想当的棘手。



    果不其然,还不待秦淮思索完毕,这数名黑衣剑士突然变换方位,其中两名突然挥剑刺出,一上一下,直取秦淮要害。



    秦淮脸色一变,手中长剑悄然挥出,纷纷抵挡开来。



    不过趁此之机,其余几名黑衣剑士已围了上来,又各自刺出了一剑,皆是直指秦淮周身要害。



    这些黑衣剑士剑法凌厉,手中长剑也都俱是不凡,挥剑之际,一道道惊人的剑气倾泻而出,哪怕只是一道剑气,也足以令秦淮全力应对,何况还是数道剑气同时袭来。



    更要紧的是,这几人出剑张弛有度,进退互为补充,很明显是合力施展了某种剑阵之术。



    这几剑的威力绝不是简单的叠加那么简单,秦淮接任何一剑,恐怕都得面临其余几剑刺来的危机。



    秦淮心中暗自惊讶,不过却是不动声色,悄然运转起了天意四象决,周身上下顿时覆盖起一层厚厚的鳞甲,显然是准备强行接下了。



    叶晴儿深谙剑法之道,自然是一眼便看出了端倪,长剑在虚空中一划,随即一股冥河怒涛朝朝众黑衣人卷去,替秦淮挡下了背后的一支冷箭。



    “晴儿姐姐,小心!”



    就在叶晴儿替秦淮挡下致命冷箭之后,突然又有几支利箭直射而来,指向的正是叶晴儿胸口。



    有了芊芊这声提醒,叶晴儿瞬间反应了过来,天泉剑法再度施展开来,顿时就将这些箭矢击落。



    “嘿嘿,还真是一位可人儿呢,不如就由大爷来陪你玩玩吧!”



    这时候,只见通道之外,突然又现出几道黑色身影,一虬髯大汉骤然朝叶晴儿袭了过去。



    而在虬髯男子身侧,则是一黑瘦男子,朝着芊芊猥琐一笑,瞬间就扑了过去。



    秦淮见状,脸色顿时一变,这几人修为俱是不凡,已臻至太乙之境,远在叶晴儿之上。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