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苏木摸出手机,给林君杰三人,各打了一个电话。

    之前就答应过他们,回到学校后,要告知他们一声。

    接到电话的林君杰仨人很激动,表示立刻要登门拜访,苏木琢磨着接下来也没有什么事,就同意了。

    林君杰三人在挂断了电话后,又互相联系,约着碰了头,一块儿往苏木的院子去。

    与此同时,苏木则在院子里,将灵草、灵药一一种下。

    原本光秃秃,只有一棵灵参的院子里,顿时多出了一抹绿色。等到这些灵草、灵药开花后,相信还会更加漂亮。院子里的生机,也能因此浓上几分。

    苏木直起腰,拍了拍手上的泥,一脸的满意。

    不用他吩咐,小艾同学和阿米娅立刻抱着水壶飞了出来,给这些刚刚种下的灵草、灵药浇水。

    这一回,灵参没有再吃醋。

    生活环境如此堪忧,动不动就会被大卸八块拿去泡酒,哪儿还有心情吃醋啊?有那闲功夫,不如多长出一些根须来。

    苏木回屋,洗了手,又等了片刻,林君杰、荀灵和郑志三人,便拎着谢师礼再度上门。

    “人来就行了,带什么礼物?在说,你们上回不是都送过了吗?”

    苏木打开院门,让三人进来。嘴上说着‘不要’,双手却飞快的接过了礼物。

    林君杰一脸严肃的说:“要的,要的,全靠苏老师鼎力相助,我们才能筑基成功,所以给苏老师奉上再多谢礼,都是应该的。”

    苏木满意的微微点头。瞧瞧,不愧是学仙灵声乐专业的,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荀灵也说:“我们知道,苏老师是淡泊名利的人,但这些东西是我们的一片心意,还望您千万不要拒绝,一定要收下。”

    嗯嗯,这也是一个会说话的,居然知道我淡泊名利,可以可以。

    苏木将目光投向了郑志,想听听他又有什么高论。

    郑志看了看林君杰,又看了看荀灵,感觉自己想说的话,已经被这两位给说完了,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话可说,憋的脸红脖子粗后,也只是憋出了一句:“俺……俺也一样。”

    ……

    你一样个锤子。算了,看在你送的礼物份上,不跟你计较。

    苏木很无语,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似乎对郑志的这个回答还算满意。

    郑志瞧见,暗松了一口气,只要苏老师没有生气就行,同时也忍不住在心中夸赞起了苏木的心胸。

    不愧是名师,心胸就是宽广,气度就是不凡,我一定要向老师多多学习。

    林君杰他们两次送上礼物,让苏木很高兴,当即就让阿米娅去泡了雪芽灵茶,与三人在院子里,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三人还是头回来苏木的院子,忍不住四下打量。

    小艾同学和阿米娅的存在,没引起他们的注意。

    符文手办嘛,很常见的。

    倒是栽种在院子里的灵参,更加吸引他们的目光。

    虽然这株灵参,大部分都被埋在了泥土里,仅有叶子露在外面,可还是被他们一眼就认了出来。然后他们就想起了,最近在学校里面,流传着的一桩趣事。

    丹药专业的老师杜仲,每年给新生上《药物学》,都喜欢搞个课堂试验,拿出一株灵参让学生们抢夺,还说什么‘谁抢到了就是谁的’。

    可那是开了智窍的灵参,岂是一群连筑基都还没有成功的学生,能够捕捉到的?

    所以每年这个课堂试验,都是以新生们惨败、被送到学校医务室里接受治疗而告终。

    但今年,据说杜仲是栽了个大跟头,被一个新生真的就把灵参给抢到了。

    现在林君杰他们三人才知道,原来抢到了灵参的新生,就是苏木啊!

    他们对苏木的崇拜,悄悄然的又拔高了几分。

    闲聊了几句,见林君杰三人还是称呼他为老师,苏木纠正道“你们还是叫我名字吧,现在你们筑基已经成功,等于是从筑基辅导班里毕了业,没必要再叫我老师了。而且你们三位都比我进校早,我应该叫你们师兄师姐才对。”

    林君杰听到这话,居然急了,反驳道:“苏老师,您这话就不对了,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我们哪能筑基成功,就过河拆桥,不认您这个老师了?在说,要不是您,我们也不能筑基成功。等到九月只能拿上结业证书,灰溜溜的离开学校,回去继承万贯家财,那可不是我要的人生!”

    苏木、苏叶,以及荀灵和郑志,都用一副很无语的表情看着林君杰。

    怎么感觉刚才是被人给装逼秀了一脸呢?

    万贯家财啊……我认作你父,可能把那万贯家财,让给我来继承吗?

    不过荀灵和郑志觉得,抛开林君杰最后那句装逼的话不要,前面还是讲的很好。所以他们两人,纷纷附和,执意要继续管苏木叫老师。

    苏木很无奈,只能随他们叫。

    其实心里面还是挺高兴的——我这三个学生,还是很会为人处事的嘛,肾好……呸,甚好,甚好。

    “你们的修行导师定下来了吗?”苏木问。

    林君杰回答说:“还没有,不过我已经在学校的APP上面,和几位修行导师联系过了,就看最后学校会给安排哪位吧。”

    荀灵和郑志的情况,与他差不多。

    只不过,三人打算专修的专业不同,所以修行导师,肯定是不一样。

    像林君杰,打算继续深造仙灵声乐系,而荀灵,则是走的灵植路子。至于郑志,显然是要选择男上加男……不对,是在力士炼体专业里,往深了发展。

    苏木觉得这样挺好。

    大家都走不同的路子,以后自己有相关方面需要帮助的,招呼一声,轻轻松松就能找到人。

    多好。

    苏木喝了口雪芽灵茶,又想到了一件事,问:“哎对了,筑基成功后,是需要打一架,以活动灵气和筋骨,你们架打了吗?”

    三人齐齐摇头。

    这种事儿他们以前听说过,但筑基成功后太激动,再加上又聚在一起痛饮了一场,就把这个事情给搞忘了。

    “正好,就让我来陪你们练练吧。”苏木放下茶碗道。

    之前在宝仙九室洞天里面的经验,让苏木发现,实战不仅能够锻炼战斗经验,同时还能让灵气运转的更为顺畅。甚至一架打完,对于灵气的吸收和转化效果,也能得到增强。

    他刚刚才吃了一颗嘉果,有大量的灵气存储在经络、穴位里,想要通过一场训练战,来试试,看能否加快、加强对这些灵气的吸收与转化。

    “苏老师愿意指导我们,那就最好不过。”林君杰三人也很高兴。

    在他们看来,苏木虽然在筑基辅导上面很有一套,可实际上,只是比他们早了几天筑基成功而已。

    所以他们在修为上的差距,应该是不大的。这种势均力敌的较量,无疑能够让他们,得到更好的锻炼,让灵气和筋骨,得到更好的活动。

    当然,他们也在心中暗暗做出决定,不管实际情况如何,战斗到了差不多的时候,要么投降认输,要么卖个破绽给苏木……

    这水是要放的,总不能把老师打赢吧?那多不给老师面子?

    四人没有在院子里面开练。

    苏木好不容易才把院子打整好,栽了些灵草灵药,在这里打,伤到人不怕,可要伤到了花花草草怎么办?所以,四人去了学校里的训练场开练。

    训练场的规模很大,各系的同学都可以来这里进行战斗训练,当然,像力士炼体和飞剑这些偏向战斗系的学生,在这里尤其多。

    因为训练场里,有充足的符阵在,即便闹出再大的动静,也影响、伤害不到旁人,所以学生们在这里,能够放心大胆的开练。

    林君杰抢先付了租借场地的费用,四人在训练场里,租了一个不大的区域,但足够用了。

    “谁先来?”苏木活动了一下手脚,问道。

    “我先来吧。”郑志迫不及待地说。

    林君杰和荀灵没有异议,只是冲他小声叮嘱了一句:“小点儿力,别伤到了老师。”

    “放心吧,我明白的。”郑志点头。

    然而,刚和苏木开练没多久,他便被击倒在地,想要爬起来继续战斗,却是有心无力,只能认输。

    林君杰和荀灵一边夸着苏木厉害,一边小声的吐槽郑志:“你这水放的也太假了。”

    郑志很委屈:“天地良心,我都还没来得及放水。”

    “什么意思?”林君杰和荀灵齐齐一愣。

    郑志看着苏木,一脸的佩服和崇拜:“苏老师他很厉害,我是真的打不过他!”

    不管这会儿林君杰和荀灵信不信郑志的话,等到他们两人先后被苏木给干趴下了后,便都信了。

    没错,苏木是只比他们早筑基成功几日,修为上面也差不了多少,但架不住他花样多、姿势多啊……

    虽然是被揍了一顿,但三人还都挺高兴。

    因为他们发现,打了一场……好吧,是被虐了一场后,因为刚刚筑基成功,而有些生涩、不适应的灵气流动,还真是一下子变的灵活了不少。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