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乐诚勾唇一笑,掌心弹动。火蝾螈被其扔至怪鸟面前,怪鸟用喙一番啄弄,发现并无玄机,这才叼起火蝾螈仰头吞下,而不知何时乐诚手中又多出了一条火蝾螈。



    这回乐诚并不投出,而是放在手心撩动怪鸟,似乎得了方才得甜头,对乐诚得警惕有所降低,怪鸟咕噜着向前数步。



    “啪”火蝾螈又一次扔在了怪鸟面前,如此这般三、五次后,怪鸟与乐诚已然尽在咫尺,若是现在动手乐诚有九成九得把我将其生擒。



    不过乐诚依旧不急,探臂前伸将火蝾螈放于掌心,就这般递在怪鸟面前。



    见又有食吃,怪鸟早已放下警惕欢快的展翅向前一步,啄向火蝾螈。



    乐诚一手未收在探一手,轻抚着怪鸟头颅看着其吞吃食物。此时,乐诚神念侵入传声道:“若想有食,不如以后随了我。我定不会少了你的吃食。”



    大意如此,乐诚也不知怪鸟能明白多少。但见其仰头望着阵外盘旋的另两只怪鸟后,竟然从神识中传来了臣服之意。这让原本准备与其周旋一番的乐诚大为意外。



    不过畜生终究是畜生,灵性有余却实难命令,所以乐诚又以数条火蝾螈的代价,让怪鸟自行放开神识与其建立了主仆契约。



    有了怪鸟协助,乐诚目力顿时开阔,其用一缕神念寄付,让彼此之间有了视觉共通,如此来乐诚更多了几分保障。



    而这怪鸟耐力极佳,只在乐诚休憩时才落至地面,其余时间都在空中充当乐诚耳目。



    “鬼船”外已是三日之后,舱内又比前些日多了二十余人,这些人几乎与先到者一样,寻了无人角落盘膝闭目。



    不过当船舱外踏近两人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来者。



    不因有它,这二人一身血气让在做众人极为不适,就好似两人是从千军万马中踏尸而来一般。



    二人并进,右手一人身高近丈,虎背熊腰甚是魁梧,一身暗红色锦袍,上锈数排修罗鬼头,而此人背后斜背一口漆黑木盒,举目望去不觉让人目炫,显然也是一件了不起的宝贝。



    然左手一人更为诡异,紫纱遮身不露半点肉色,头上同样裹有紫色纱绸,只余一双淡紫瞳眸向外放着幽森寒光。



    “‘紫罗双煞’怎么来了?“枯云叟见道二人险些惊呼,好在及时压制,仅是长了张嘴并未出声。



    斜眼望向身侧灰袍修士,见其也是一副难看神色,不由心中升起忐忑。这两人也是一双魔头,比之韩无极更为令人可怖。



    不过二人入舱与他人一般,寻了一处靠近的阁门的僻静处盘腿而坐,一侧池凤娇冷眼横扫也不多言,倒是另一侧的几名低阶,慌慌张张地闪至一旁另寻它地。



    二人坐定舱内重归寂静,不过这二人看似垂眸不语,其实一直在传音不断。



    “江寒阳,所说的那个小子,并不在这里。”



    “看来已然进入了‘鬼船’,能有召唤‘鬼船’之力,想必也有方法早些进入却也不足为奇。只是其被传到那一域就不好说了,若是半道被杀,岂不是白忙一场。”



    “能在数名元婴眼下施法寻船,恐怕绝非一般的金丹修士,定是有着几把刷子。”



    “你、我又不是不曾来过,其中之险与传说中几大绝地不相伯仲,若是如此还能活到那个时刻。想必那个小子进阶元婴也只是吃饭喝水那般简单。”



    “这般人物怎会在外界下逛,定会被门派勒令潜修,不得踏足尘世半步。即使是那宗嫡脉,又怎会没有元婴期师叔伯的保护?就不怕被人觊觎折在了外面?“



    “谁知道呢,不过只要其活着就必须将其生擒,这是宗主的吩咐。莫要到时兴起,将其打杀了回去难以交代。”



    “小小金丹,纵使后期又岂能在你我手中翻起浪花,想要抓他还不是手到擒来。”



    “我怕是其他几条老狗也洞悉了此事,到时会从中作梗,那时小子有我来护,你去抵挡外敌。”



    “好,好久没有松动筋骨了,若那个不长眼的来找麻烦,就让他看看爷爷的厉害。”



    乐诚抖手抛出一条火蝾螈,怪鸟低空掠过一口吞下。此时,二者早已混熟,不想主仆更像一并相携的两位老友。



    怪鸟自诩对此地熟悉无比,带着乐诚绕过了基础险地。



    尤其是一片熔岩湖中潜藏的一只二十余丈的巨龟,不动如浮岛,捕猎如闪电,口中一道三丈熔岩射出,里许外的猎物一击贯穿,那般准头乐诚都未必有。



    忽然,怪鸟收翅直落乐诚肩头,长首缩翼浑身颤颤,显然是有什么令其畏惧异常的妖物正在靠近。



    乐诚不及多想双手发觉一掐,便消失在了原地。



    方施法完毕,就听一声怪异尖啸,不似鹰雕,更像狼嚎。虽以隐匿了身形乐诚还是寻了一块山石隐蔽在后,仅是探出一双眸子四处张望。



    幽影攒动,疾速靠近。乐诚心中一惊,此物并非路上而来,却是从地下一路掘刨来到此处。



    不多时,只见一巨鼠头颅探出地外。此妖鼻尖抽动转首四嗅,似乎正在找方才猎物的影踪,不过此时乐诚已然隐匿又岂会留下蛛丝马迹。



    巨鼠埋头遁地远离而去,长舒一口的乐诚直立站起。



    就是这起身一瞬,乐诚莫名感到杀机袭来不及多想,横身垫步斜纵数丈,再看原先踏足指出,一双利爪破土而出,只可惜乐诚已然旁走,让其扑了一空。



    “好,狡猾的妖物,居然去而复返,且凭自己一息就探名了方位,这灵觉之强远非修士可比。”



    就是这片刻分神,足下又有东西冒出,乐诚未曾停步二度闪身,定睛一看原来是巨鼠长尾钻地而出。



    这巨尾形似长蛇,讯如闪电,其上更有炎火缭绕,竟与一挂火鞭一般无二。



    两度失手,巨鼠有些恼怒,摇晃那硕大头颅,刹时拱出地面,一双恶毒小眼紧盯乐诚。然其短肢疯动,再次向着乐诚扑来。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