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韶音还没有发表意见,天帝又说道:“本座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所以想先征求你的意见。”他们站在五彩祥云上,周围仙雾围绕,仙乐飘飘,看起来那么和乐,可韶音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不是因为利用她给西华君晋升,她早已与西华君统一战线,荣辱与共,而是因为天帝表面上是在给他们甜头,实则是想让西华君去冲锋陷阵。



    天帝还在说着:“西华觉得配不上你,才去镇守洛清江,才有了后来元神祭剑,但因为这次修罗之眼的事情恐怕晋升有点难。但是如果天象异动西华又立战功,那就不一样了,等他晋升后,就是与本座长子帝恒一样的神尊。”



    他觉得说这些是在为西华和韶音打算,可韶音却越听心越凉,果然成长有时候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如果还是以前,西华君能晋升神尊,他们又能提前成婚,她肯定很开心。只是现在她已经不那么单纯,知道这些好处背后的凶险。



    天帝说完后,韶音回道:“西华君元神刚归位,身体情况可能还不稳定,而且之前不是说修罗之眼可能会让他被魔气浸体吗?如果西华君魔气浸体还能担当神尊之位?”



    这番话才是重点,戳中了天帝的心脏,怼得他无言以为。明明神尊之位已经不可能,还开出这样的条件,难道不是另有所图?



    天帝听了韶音的回话,脸色明显一变,不过他是何许人也?很快便恢复如常。



    脸上还是一如往常和颜悦色。



    他说道:“西华是本尊的儿子,就算魔气浸体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这一点本尊倒不担心,担心的是他没有尊位,又经历过这次的事情,以后在天界没有威望。如果这次能成功抵御这次天象异动,西华君在天界的功绩可就无人能及了。”



    韶音心底一阵冷笑,想给她洗脑?上次肯定也是这么跟西华君说,说他能成功抵御魔族入侵,就有丰功伟绩之类的话吧?其实说到底是想让众仙觉得他多无私,派出自己的儿子抵御魔族,但真事原因只不舍得长子冒风险。



    韶音淡淡一笑:“韶音以为成婚的事情不急,让西华尊主晋升神尊也不急,急的是天象异动,只是这次天象异动这么要紧,西华君刚用完修罗之眼,身体状况还不稳定,作为先锋真的行吗?”她微微仰着脸,眼神清澈见底,就这么不动声色看着天帝。



    天帝忽然明白,他眼前的韶音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不谙世事,单纯无知的韶音了。他原以为西王母逝后,只需给些甜头给西天,她就会安心做天庭的后盾,现在看看,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有那么一刹那尴尬与安静。



    随后天帝涩涩一笑,韶音也跟着微微一笑。



    “那本座再考虑考虑吧。”



    说这句话时云淡风轻,内心却在翻江倒海。



    天帝乘云而去,韶音站在云端看着他的身影嘴角上扬,微微笑着。不久前还置西华君生死于不顾,现在就想骗他卖命?



    她冷哼一声,转身回宫。



    回到荣音宫,西华尊主正在等她,见她进来,立刻迎上去问她天帝找她干什么。



    韶音说了好一会儿话也渴了,随手拿起旁边一个果子咬了一口,然后趴到长椅上半躺了下来。一边啃果子一边说道:“这段时间真是太累了,终于可以回到舒服熟悉的地方,可以好好放松一下。”韶音耷拉在长椅上摇晃着腿,好不惬意的样子。



    西华尊主在她身旁坐下,“快说,刚才父帝跟你说了什么?”



    韶音晃着脑袋答道:“他想让我们尽早成婚,然后给你晋升神尊。”



    西华尊主睁大了双眼,没想太多,迫不及待问:“你答应了吗?”



    韶音摇摇头,“没答应。”



    西华尊主愣了愣,失望的眼神一闪而过,低下头不说话。



    见他似乎有些生气,韶音坐起身,伸头看看西华的脸,“生气啦?”她露出狡颉的笑容:“你以为我不知道天帝打的什么主意吗?他让我们成婚,给你晋升,是因为他算到天象异动后天界有大劫,想让你去冲锋陷阵,去打头阵,明明就是给我们一点甜头好替他和你大哥去卖命。”韶音不以为然,继续吃着她的果子。



    西华尊主还是不说话,就算天象异动后有大劫,他作为天地之子,理应出马,更何况现在还有这么好的条件。



    韶音却不想他再冒任何险。



    见他还生气,韶音摇摇他手臂:“不要生气了嘛,神尊之位有那么重要吗?你要是再有这次的情况我怎么办?”



    “不是神尊之位重要……”西华尊主抬眼看到韶音纯真无暇的脸,想起这段时间让韶音吃的苦,立刻就把自己想说的那句话咽下去了,他爽朗道:“算了,你说得对,我不能再让你操心了。”其实他想说的是,重要的是他想早点儿成婚。



    韶音弯着眉眼笑,笑容让一切繁琐之事都烟消云散。



    西华尊主忽然拥住她,头枕着韶音肩上,“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虽然没能目睹你的付出,但我感受得到。”他闭上眼睛,感受韶音的呼吸,心从来没有这么柔软过,“你知道吗?我从来不敢想象自己在你心里能有这样的地位,能让你豁出性命去救我……”



    韶音笑着,“如果是我,你肯定也会豁出性命去救我呀!为什么我就不能豁出性命救你?”



    “如果是你,别说性命,只要能救你,我什么都愿意……”



    这句话胜过千千万万的情话,韶音开心得笑着,她这一刻以为这就是爱情最美的样子。



    此时的云锦和青影仍在魔界瞎晃,他们没有目的地,也不知道去哪。偶然得知魔族公主被囚,云锦想起他对魔族公主的确有亏欠,骗了她不说,她拿了她们魔族的至宝。更何况他曾答应过魔界少主保魔界平安,他体内现在的巨大魔力还只用过一次,就已经感受到它的威力,这可都是魔界少主给的。于情于理,他都不应该置魔族和魔族公主于不顾吧。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