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顾青在店里到处打量了一眼,掌柜也不催促,只是盯着顾青的一举一动。顾青生得一副好相貌,穿得新衣看得出价值不菲。



    掌柜愈发觉得今天这单子成的机会很大。



    他估摸着顾青的身家,开始计算到底宰顾青多少。



    这个价钱不能太高,太高容易吓走客人,太低对不起今天的运气。



    顾青虽然对那木头佛像极感兴趣,却并不着急,即使没有刻意观察掌柜的神情,顾青大抵也体会到对方有宰客的心思了。



    慢慢地,将一件件古董字画大致鉴赏完毕,顾青忽然在一幅画前驻留。这画挂在很显眼的位置,透出古玩店急于想将它卖出去的心思,否则怎么放在这样的位置上。



    掌柜见顾青看上这幅画,登时有些坐不住了。



    因为这幅画是他职业生涯的一大败笔,他成天都琢磨着能把这幅画卖出去挽回一点损失。



    “公子,这幅画是王鲁的山居秋图,你瞧这笔法,动静相融,画中内容更丰富多姿,山水清新秀丽,里面的浣女尽态极妍。情景交融,意韵美妙,实是上乘的佳品。”掌柜恨不得把画夸出花来。



    顾青神情恬淡,问道:“王鲁是谁?”



    掌柜心下一喜,这厮是绣花枕头,不学无术,他道:“王鲁是两百年前的大画家,笔法兼具雄浑和细腻,两百年来,于画道上无人出其左右,至今存世的作品并不多。”



    顾青指着画轴道:“可是这画轴怎么看都没两百年,用的材料也一般。”



    掌柜老脸一红,没想到这小子还是懂一点,他道:“此前收藏此画的人家不识珍宝,装裱得也很敷衍,公子若喜欢这幅画,你买下来,我重新给你用上好的檀香木装裱一下。檀香木可以去湿驱虫,而且还有淡淡的香气,向来是用来裱画的上品。”



    顾青“哦”了一声,道:“你打算卖多少钱?”



    掌柜比了个“一”的手势,咬牙道:“一千两。”



    顾青不置可否一笑,指着那木头佛像道:“这件东西呢?”



    那佛像十分破旧,黯淡无光,如果不是明显上了年头,掌柜的根本不把它当做古董,一直将它搁置在角落里,没想到顾青竟看得上它。



    掌柜的虽然不清楚佛像的价值,可是猜到顾青其意在此,刚才的画只是幌子,他于是淡定起来,微笑道:“这佛像传承久远,还有高僧大德开过光,小人自从将这件佛像请回来后,身体越来越好,更没生过病,着实是一件神物。”



    这几年他确实没生过病,倒是没说瞎话。



    顾青道:“你出个价吧。”



    掌柜道:“一千五百两。”



    顾青摇摇头,说道:“掌柜的,你成心宰客。”



    掌柜老脸一红,这人怎么这样直白,他沉吟一会,说道:“一千二百两,权当是小人交公子一个朋友了。”



    顾青道:“我不瞒你,这佛像有点名堂,不过我最多出五百两,你还得将刚才的画搭在一起送给我。”



    掌柜颇有些激动道:“公子,那画可是王鲁的画,虽然此画没什么名气,可是也不止五百两,何况你还要这个佛像?”



    顾青道:“我主要是想要这佛像,那画一开始我看着有些顺眼,可是你大概也明白,再放个三五年,怕是都没有人会把他当什么王鲁的画买回去。”



    他就差说这画是假画了。



    掌柜颇有些丧气,没想到这小子也不是不学无术,他继续道:“至少公子认得这佛像的好,五百两是不是太低了?”



    其实当初这佛像他只花了十两银子,五百两已经大赚。



    顾青道:“我不太确定,所以肯花五百两银子,亏了也没什么,你要我多出钱,那就算了。”



    掌柜摇摇头,说道:“不行,这价钱太低了。”



    顾青“哦”了一声,走出去。



    掌柜见过不少客人为了压价,故意要走,其实心里还是想要。他目光落在顾青背影上,默数一二三,等待顾青回头。



    直到数了十声,不由愕然,真的走?



    他看着顾青的背影要消失在视线里,忙追上去,道:“公子请留步。”



    顾青似乎没听见。



    掌柜追得气喘吁吁,终于追上顾青,拦住顾青道:“公子,就五百两。”



    十两银子买回来的东西,转手就能卖出五百两,他还有什么不知足,至于那画,假的不能再假,一直是他的心病,今天一并送走,倒是了却一段心结。



    反正五百两,也够弥补当初的损失了,还有得赚。



    他当初真的是昏了头,才收下这幅画。



    顾青沉吟一会,道:“我还有事,就不跟你扯皮,那就这样吧。”



    掌柜小心翼翼将画和佛像装好,接过顾青的五百两银票。



    顾青也无什么喜色,他确实不知道佛像到底有什么用,或者只是他的错觉。



    至于那幅画,确实是假画,但他瞧出了其中另有乾坤,只是手艺太过高超,即使内行人都未必能看出来。顾青心知以这样的手艺在假画上做文章,足以证明其中所藏之物,绝不止五百两的价值。



    好在从前他也做过装裱匠,而且手艺高超,察觉画上蹊跷时,回忆起了当初所学,这才没有错过这幅画。当然他刚才在古玩店转了一圈,本就有捡漏的心思,虽然他要买佛像,但也不想吃亏。



    出了古玩店,顾青又去附近买了一些东西,然后出城回家,距离约定晚饭的时间还有大概一个时辰,足够把画中的秘密揭晓,因此顾青开始行动。



    他将画展开在桌面上,注目其中一名浣女的红唇。



    这名浣女红唇的色泽,相比其他浣女,稍微浓了一丝丝,如非顾青现在眼力太好,根本注意不到这样的细节。



    而且仔细观察后,更会发现这一点红唇的颜色深浅,并非一点而就。



    顾青摸了摸纸张,心里赞道:“真是厉害。”



    纸张的厚度跟普通的画作相差无几,但是顾青很清楚,这画里还藏着一幅画。



    装裱这画的人的手艺,当真称得上神乎其技。



    赞叹一声后,顾青开始动手。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