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多恩霍尔德,海港。



    “你究竟想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父亲…”



    “黛娜锁了房门。”



    “我…”



    “悲伤,迷茫,甚至还有害怕…贾克斯大师实力强大,为人幽默,对你也确实百般照顾,但他有自己的人生要过,你这样只会让他对你失望。”



    连卧室都回不去的尼尔来到道森身边,安慰的话语说的有些僵硬,明明自己并不擅长这种事,可偏偏今天是「猩红之月」,以黛娜的身份并不能随意外出。



    这时最好来一句“别怕,你还有我们”就完美了,如此想的道森嘴角多了些笑意,尽管尼尔没一句话提到他自己,却还是能感受到他内心含蓄而深沉的爱,或许这只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吧。



    “父亲,其实那天我私下里和菲奥娜决斗过…我失败了,我们定的条件是失败者要主动解除婚约。”



    “简直是胡闹!”



    “是,但我的确不爱她…所以我想尽快启程去雄都,早一日成为光明哨兵。”



    果断认错的道森刚弯下身体道歉,就有一个宽大的手掌将他给拎直了,入目处尼尔神色肃然:“我不管是你提出的,还是菲奥娜的,你们的决斗没有见证人,是根本不成立的!”



    “是,我知道…可我不想娶她,她本人也宁死不屈,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办法了。”道森认真地解释道。



    “那对家族呢?这可是你大伯根据你的情况定的婚事…”



    眉头紧皱的尼尔松开手,思考了一下道:“就算你明天就走,到菲奥娜成年,订婚也只有13个多月的时间…普通的游骑兵哪个不是经过数年之久的训练,而你只在烁银山脉内呆了3个月。



    哪怕你能通过军队的测试,可想要成为一个光明哨兵并不是武力强大就行,头脑和功勋一样很重要,给你3年时间还差不多,1年根本不可能的。”



    “常规来讲的确是不可能的,实力问题我并不担心,需要学习的语言和文字我也能靠努力弥补,最关键的是功勋…所以父亲,请和罗伯特大伯说一声,我明年二月份正式成年,到时候会加入军队,请给我最危险的任务!”



    “不行,你这是送死!”



    “总比死在外面…”



    道森话还没说完就被尼尔拎起,他目光中满是肃杀:“你再说一遍,混蛋小子?你母亲养育了快16年,为了一个不成立的约定你就要以身犯险,你就是这样报答她的?!”



    “我…到时候我会证明自己可以的!”



    被拎得喘不过气的道森挣扎离开,黑色瞳孔与尼尔毫不示弱的对视着,他不想说当初落败是因为贾克斯的原因,那样只不过是逃避,也改变不了站在了家族立场上的父亲。



    静谧的猩红之下两人一动不动,谁也不退让的对峙着,仿佛谁只要一动就输了似的。



    尽管这种置气很好笑,但是道森却不想菲奥娜被理所当然的“牺牲”了,在德玛西亚人的观念中,为了多数人的利益,是可以牺牲掉一小部分人的,比如那些被放逐的法师们,比如家族和个人相比时,比如…有太多不应该的理所当然在这里被视为正常。



    这不仅仅是因为有前世记忆,菲奥娜是女性,最主要的是贾克斯很欣赏她,或者说她那傲视所有人的剑术天赋,让一向说话苛刻的贾克斯都赞不绝口,离开前还不忘提醒自己去找她当对手。



    “那就如你所愿,但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失败了…”



    终于尼尔先开口了,他怕再僵持下去黛娜就找过来了,到时候倒霉的还是自己,说不定还要因为这事在军营睡上几天。



    心中一喜的道森,马上接上话语:“失败了我就结婚,在边境磨练两年再外出。”



    “不对,留下一个后代再滚…”



    “啊?!”



    “你一走就是好几年,我平日里军务繁忙,黛娜总得有个寄托。”



    转身离开的尼尔走得并不快,在道森的眼中他的步伐有几分沉重和落寞,一时之间不由得心中百感交集,因为父亲还是没有提到自己的感受。



    一路无话,跟着尼尔绕开巡逻的守卫回到卧室后,道森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个空荡荡的桌子,嗅了嗅,空气中隐约还能闻到皮蛋的味道。



    “我一定会活下来的!”



    将那份空落落驱散的道森咬咬牙,看着那张床又不想躺下,平日里他会用冥想代替休息,贾克斯会在旁边帮自己转化原生魔法,以保证第二天有充足的魔法能量来训练。



    “如果失败了就要结婚…”



    强迫自己闭上眼睛的道森,想起了那天在神殿内和母亲的谈话,她很详细的介绍了菲奥娜的成长过程。



    比如小时候菲奥娜的母亲,找来了整个德玛西亚最优秀的精工巧匠,为她制造了栩栩如生的洋娃娃,但她转头就将洋娃娃送给了侍女,偷偷拿起了哥哥的佩剑。



    等再大一些时,菲奥娜的父亲为她找来了很多心灵手巧的裁缝,为她量身订做了华丽的衣衫,结果她竟拿这些昂贵的衣物放在人偶上,当做练习突刺和格挡的对象。



    又比如说,骄傲的菲奥娜在这次订婚前已经推掉了好几家贵族的联姻请求,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劳伦特家族再没落,也有过往的荣耀和庞大的财力支撑家族。



    菲奥娜的父亲意识到女儿需要一场无法否决的婚约,而他这里又因为魔法体质自闭的不行,需要一个强势的妻子来打理婚后的一切,所以他们两家一拍即合。



    如果一切还是照常的话。



    睁开眼睛的道森再无一丝睡意,没有如果。



    他既然恢复了前世记忆,被魔法体质所累,更不想死,那就必然要离开这个国家远行。



    菲奥娜性格上的强势,注定她不会接受摆布,5个月前她可以第一次见面就发起决斗,如果临近婚期他还一事无成的话,那她会做什么?



    冲上门来质问自己?不,生死决斗的可能性更大些。



    就算能躲了,婚礼当天她恐怕也会公开拒绝,继而引起两家的纷争,冕卫之名不能被侮辱,必须有一方死亡才能消泯。



    “这可不行…抱歉父亲,还有贾克斯老师。”



    不管是结婚生子,还是贾克斯期望中他能和菲奥娜互为对手,互相成长的情况都不太可能实现,那他能做的就只有尽快成为光明哨兵。



    从床上起身的道森看了一眼窗外猩红之月后,转身走向房门:“没工夫想那么多,得抓紧一切时间…去剑厅好了。”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