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一只蝴蝶飞来,停在她绣有牡丹花的衣服上,乔麦低头一看,顿时露出笑容。



    还真是不习惯这种太过华丽的衣服。



    “呼……”把停在自己胸口处的蝴蝶吹走。



    蝴蝶都走了,她也该走了吧!转身之际刚好撞在了熟悉都怀抱里。



    “你……越文青……”乔麦抬眼看着眼前的男人,眼里露出欣喜,“你来了!”



    他欲言又止,眼里好像藏着歉意,为什么?



    “你这是什么表情?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他总是不想骗她,对上她的眼睛,更不能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越文青沉声开口,“我要成亲了……”



    “虾米,你再说一遍……”乔麦挑眉,成亲,和谁?



    “我要成亲了……”越文青伸手摸着她的脸,眼里闪过温柔,他真的不愿意啊。



    “成亲?和谁?”乔麦忽然手有些抖,他的表情说明了不是自己。



    “她是谁?”忽然乔麦想起历史上,他还没有当皇帝的时候娶国一个女人,还赐了字,叫元妃,万千宠爱,就连他当上皇帝一统天下,一人独宠,直到她死,他的后宫都没有一个女人。



    “为什么?”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自己爱人要娶别人,一时间懵了。“是皇帝赐婚的吗?”



    “不是,是我自己答应的……”他不想骗她,他本身就不会说谎。



    虽然是为了她,可是他要成亲是事实。



    “倒是我自作多情了,我以为你会娶我……”



    我怎么就忘了,不是每一世的你都能娶我的……我怎么忘了,你这世还有万千宠爱的元妃。



    眼泪不知不觉落了下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伤心,是不是她们缘分已经尽了,所以他不属于她了。



    “你走……我想要静静……”乔麦抬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不怪他,因为他记不得自己,她不怪他,因为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



    不一定每一世都能在一起。



    越文青看着她,这个女人,此时的她好似一阵风都能吹走。他伸手紧紧把人搂进怀里,“你,别哭……”看见你哭,我好难受。



    血液里那种嗜血的感觉又冒了出来,他难受的想要杀人。



    “混蛋,你放开我。”乔麦使劲推他,他都要娶别人了如今抱着自己干啥!



    “我会娶你的……”他握紧拳头严肃开口。



    “呵……稀罕……”她此时只想离他远远的,真的接受不了,或许是每一世他都那么疼自己所以她得寸进尺,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娶别人,所以一听之下难以接受。



    头很晕,胸口感觉喘不上气。



    一阵天旋地转,她失去了意识……



    “丫头……你醒醒……乔麦……乔麦……”



    不要叫了,好想离开,或许醒来一切只是在做梦。



    ……



    床边一袭紫衣的男子冷冷拉着老头衣领,“她怎么了?都两天了,为何还没醒?”



    “王爷,她撑不下去了,赶快找到血灵芝,不然……续命都难了……”老头擦了把冷汗。



    在冰块手底下当差真是不容易啊!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