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皇上,微臣觉得不妥,此女乃凤命,若是封为贵妃,飞越国的运势则有大改,若是封为皇后,飞越已经已经有国母,所以此女只能做皇上儿媳,不可伺候皇上。”



    皇上脸色僵硬,想了想,点头,“国师说的在理,那么就赐给宣王,择日完婚。”



    宣王,自然就是受宠的二王爷了。



    二王爷是皇后的儿子,母家强大,又是皇上喜欢的儿子,如今自己得不到自然要给自己喜欢的儿子。



    圣旨传到越文青手里的时候,乔麦还在悠闲的躺在摇椅上晒太阳……



    雨后的空气那是格外清新的……



    “砰……”



    欺人太甚……越文青砰一声把圣旨砸在了书桌上,为什么只要是他的东西,谁都要抢,只要是他身边的人,总会遭遇不测。



    “乔姑娘此时在哪儿?”越文青沉声开口。



    “回王爷,小姐在后花园晒太阳……”



    越文青:“血人生让她喝了没有?”



    剑一:“已经放在粥里让她喝过了,小姐不知道……”



    “好……”越文青点头。



    侍卫离开后,越文青沉默的坐在书桌前。



    “你们最好不要逼我……”



    低沉的声音淡淡响在空气中,冷的让人寒颤。



    ……



    呲呲……



    轻微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不用想乔麦也知道是谁。



    乔麦睁开眼睛看着缓缓走过来的男人眼睛一亮,懒洋洋的抬眼看他。



    “你来了不忙吗?”



    “不忙,我来告诉你一声,父皇宣我进京,还把你赐给二皇兄为正妃,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自己说着折话,心里有种暴走的感觉。



    压制不住的怒气从心底升起。



    “……”乔麦斜他一眼,“爷你说呢?你是想要我嫁呢还是不嫁。”敢说要,老娘让你下不了床……咳……有点邪恶了。



    貌似自己现在这身体心有余而力不足。



    “……”越文青沉默,他愿不愿意,心里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不愿意的吧!



    不明白,为何,自从遇到这女人,他对她就有这很强烈的占有欲,他也以为或许是因为自己常年不近女色的缘故,可是他也把目光放在别人身上,都不成。



    “你是本王的……”越文青沉声开口。



    乔麦似笑非笑看着他,“是啊,我是你的,不过你呢?你是我的呢?还是谁的?”她可没忘记历史上他最爱的是元妃。想想就牙酸,自己一直都只有他,而他若是有来别人,那还有什么意义。



    “……”越文青脸热,这女人就不能矜持点。



    他走到她身边,弯腰把人抱起,“不能长时间在太阳底下晒,回屋休息。”



    “我说……”乔麦伸手戳了戳他衣服,“皇帝老儿把我赐给你皇兄了,你要咋办?哎!可怜的我了,以后这是要变成你大嫂的节奏,如此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是……唔……”



    越文青脸色阴沉,一股怒气瞬间直充脑顶,想也不想直接低头吻住她的唇,狠狠咬了一口。



    “本来就是……”乔麦一想到,他这辈子另一半不是自己,眼眶就忍不住红了起来。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