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真是一个斯文败类。”看着这些,乔麦很能感觉得到原主自身都愤怒。



    可不是被人囚禁,虐恋情深,甚至怀孕几次都流产,导致终始不孕,郁郁而终,原主能不恨。



    “安心吧!我会替你报仇的。”果然身体那种愤怒安静了下来。



    呼,震惊来的有些忽然,乔麦拍了拍兄口,现在她正想找人大喊一声,萧旭是个渣。



    不过现在还是先满着,等时机成熟,而且还有她那个渣妹还没来。



    乔麦洗澡后,发现没有吹风机,只能拿着毛巾擦头发。



    不过不吹干不舒服。



    “萧靖屋里应该有。”乔麦穿着吊带连衣裙,擦着头发开门朝着楼道另一边走去。



    对面不远是萧靖的房间。



    “扣扣……”乔麦伸手敲门,“开门开门?”



    萧靖一愣,这丫头干嘛?他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女孩子不禁一愣。



    “有事?”



    乔麦指着头发,“嘿嘿,三叔有吹风机吗?我那屋里没有。”



    “有……我给你拿……”萧靖说着朝着浴室而去,拿出了吹风机。



    他拿出吹风机发现乔麦正坐在他床上不禁一愣,这丫头他有请他进来吗?还堂而皇之的坐他床上。



    算了小姑娘不和她计较,“吹风机给你,快回屋去。”



    “嘿嘿,三叔,我要你帮我吹。”乔麦直接盘腿坐在了他床上。



    “你,得寸进尺。”萧靖黑着脸,看着面前的女孩子,她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白色的吊带睡衣……身材娇小,身上却很匀称。



    “大晚上的有些凉,快回去吹干头发睡觉。”萧靖皱眉。



    “不要,我就要你帮我吹头发,三叔,三叔……”她撒娇……



    萧靖:“得寸进尺……”



    乔麦可怜巴巴的拉着他衣袖,“靖哥哥……”



    “三叔……”萧靖心里一滞,瞬间纠正。



    噗……乔麦暗笑,调戏这男人贼愉快。



    “三叔……三叔……要嘛……”



    萧靖听着她娇滴滴的声音,黑着脸开口,“给我好好说话……”他沉默走到她身边插电,开启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整个过程他小心翼翼,实在是长这么大就没干过给人吹头发这种事情。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乔麦露出笑容任由对方给自己吹头发。



    这男人还挺温柔的。



    修长的手时不时拂过她的脖颈,不禁麻麻的痒痒的。



    乔麦有些发呆,这人给她的感觉就好像认识了很久很久,所以她可以毫无压力的撩对方。



    那种感觉与生俱来,说不明白。



    “三叔,你好温柔……”乔麦仰头看他,眼神很亮。



    他温柔吗?萧靖有些愣神,他还能知道温柔是什么鬼?



    乔麦没有理会他的发愣,好奇伸手隔着衬衫摸了摸他的腹肌,“三叔你腹肌好强壮。”



    “三叔,你这是如何练的,真不错……”



    “三叔……”



    萧靖:“再闹我丢你出去……”



    乔麦:“喵……”乔麦乖乖的坐他面前。



    ……萧靖黑着脸把对方头发吹干,这才放下吹风机,低头,“好了,吹干了,快回去睡觉……”



    他一低头就对上女孩子近在迟的的脸。



    这丫头很可爱。



    “好的……”乔麦起身下床算准了位置脚下一滑。



    “啊……”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