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玄阳子才开口,躲在一边都柳如霜就眼泪掉下来了,“不是的,师傅,你不要被她骗了,如霜才没有,才没有呜呜,师傅你要相信我,都是她,都是她要害我,师傅师姐从我来开始就不喜欢我,这些你难道不知道吗?”



    玄阳子看着徒弟,这个徒弟他很疼爱的,对方为了治他的伤,闯无尽山脉,九死一生带回了狼王之心,还受了暗伤至今没好,只为救他一命,所以从那以后他对她比对自己大徒弟还好。



    他真不相信如此善良的女孩子会做出伤害同门的事情。



    “师傅,我没有,师傅你不要听师姐胡说,若是她一定要说是我做的,那就是我做的吧!”柳如双说着忍不住咳嗽一声。



    听她一咳嗽,玄阳子瞬间皱眉,她内伤又发作了,不管是对是错,都让他承担吧!



    “够了,看你整天装模作样,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的模样,看了我就少吃两碗饭。”乔麦很是不客气的开口说道。



    白莲花什么的她最不喜欢了。



    原主就是太直性子了,又对她师傅爱的死心塌地,所以总被这只小白莲坑。



    乔麦看着玄阳子,在看了看他在看到她咳嗽之后都态度,还有什么不明白,感情当初九死一生为他求了药,功劳都被这胆小如鼠的货给占了。



    不用说她就能猜到大概套路。



    看他那表情,乔麦很想不禁摇头,“师父啊!师傅,你身糊涂,往我当初九死一生为你取得雪狼之心,伤的差点回不来……”



    “闭嘴,你……你胡说……师傅,那明明是我取来的……你不要相信她乱说……师傅……咳咳……”



    “噗……你知道什么是白莲花,心机婊吗?说的就是你,麻痹真佩服你能演下去,还脸不红心不跳。”乔麦冷笑一声。



    “你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九儿,为什么你会说雪狼之心是你取来的,明明当初你师妹拿回来的时候全身是伤。”玄阳子觉得自己有些懵。



    “她取的,就她那点修为,还取雪狼之心。难道她没有告诉你我取得狼王之心后重伤走出无尽山脉中心,来到外围的时候看见一只被二级妖兽追的到处跑的傻逼。要不是拖着重伤为了救她,我会差点回不来,可是就算是我奄奄一息都不忘了托她带回雪狼之心救你,而我躺在那个地方,一天后在被人发现救了回去,躺了七天七夜才好,本以为回来后能得到你的嘉奖或者一个安慰的眼神,可是你给了我什么一巴掌,我还记得那一巴掌打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哈哈……现在想想我真傻,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一点点感情,对我有一点点怜悯,如此就算了,你竟然还说我在外面和什么邪门歪道厮混。算了,这些都是我为你做的一些小事情不足挂齿。以前我是爱过你,对你掏心掏肺,不过以后不会了,在你下令把我绑在这里三天三夜,滴水未进,一天给我七个血窟窿后再多的感情都没有了。如今我对你你无恨无爱,从今以后你我形同陌路,恩断义绝。”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