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乔麦说对了,要是他父母知道他一下子说了几个字,肯定感动的哭,因为这孩子有时候几个月才说一句话,或者一年半载。



    “罢了,你先跟着我吧!等你爸妈找来你就跟他们回去。”



    男孩哼了一声点头。



    回到家里,两个哥哥和爸爸已经把该买的东西都买了。



    看着乔麦带着一个男孩进来顿时一愣。



    “豆豆,他是谁。”黄金好奇开口问道。



    “不知道,路上捡来的,先养两天,他是路痴找不到回家的路,如今等他家人找来了。”



    “那成……”



    看天色还早,乔麦看了看满屋子堆着的脏衣服,顿时黑着脸,指着自己大哥二哥,“你们两个放水洗衣服,谁把洗的多,今晚给他炸鸡腿吃。”



    黄路黄河一听,纠结,“豆豆能不能不喜,以前不都是穿到不能穿了直接丢掉的吗?”



    “少废话,赶快洗,不然我跟着他离家出走。”



    “我们马上洗。”黄路黄河看着坐在旁边凳子上一句话不说的男孩子哼哼两声。



    都是这个人的错。



    乔麦自然也帮忙洗,一边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黄金看着三个小不点自觉的干活,一点羞耻心都木有,“豆豆让这个小子去洗,你过来坐着这小子什么都不干。”



    历楠生冷漠的眼神看了黄金一眼继续发呆。



    黄金觉得凉飕飕的,这是一个孩子该有的眼神吗?



    洗了一两个小时终于把衣服洗来全晾晒好,黄路黄河两兄弟直接躺在家门口石阶上。



    黄河,“好累……我不想干了……我想去做生意了,今天下午要是去肯定能多骗一点。”



    “累有什么,自食其力,书上说的,之前老先生说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看看你们一个个这么聪明,干什么要去坑蒙拐骗,又骗不了几个钱,要是读好书,长了见识,将来有本事了,住大别墅开宝马,逆袭走上人生巅峰,还能娶个好媳妇,只要你们听我的那些都不是梦。”



    两个孩子被说的眼冒光,“真的可以吗?”他们想想貌似妹妹说的,只是能行吗?



    “能,有志者事竟成……”乔麦说着拍了拍手,“我去做饭,今晚让你们尝尝。”乔麦说着转身进屋,看着旁边坐在唯一凳子上一直看着她不说话的男孩子不禁挑眉。



    “历楠楠生,你跟我进屋,帮我洗菜。”



    历楠生看着她不说话。



    “赶快的,你晚上准备不吃饭了。”她气呼呼的磨牙,这孩子,自闭症太严重了,如此好看的孩子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将来走出社会可咋办。



    不遇到就算了,遇到了她就得管管!



    “……”他听话的起身跟着走进屋里……



    叮咚……咚咚……厨房里传来锅铲的声音。



    黄家三父子趴在厨房门口看着里面熟练做饭的女孩子,在闻着传出来的肉香,不禁吞了吞口水。



    他们很多时候都饿肚子,特别是没偷到钱的时候,若是吃霸王餐,还被打一顿,所以吃过几次后这里挨着的餐馆都不准他们进去了。



    而大饭店,他们还真是不敢进去,里面都有保镖的,要是被打一顿得残疾不可,说不准还得坐牢。



    所以说他们还是挺聪明的。



    ……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