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王爷王夫早生贵子……百年好合……”



    “王爷千岁千岁千岁……王夫千岁千岁千岁……”



    ……



    街道两旁全是围观的百姓,各个手里拿着红绸子挥舞,这是一种祝福,也上北晋的习俗。



    二人骑着马悠闲漫步的走在街道上,受着全城百姓的祝福,终于抵达王府,二人携手走进王府大门……



    走到门口柳成安翻身下马,这才抬眼看着骑在马上的女人,今天的她最美了,一袭大红嫁衣,却英姿飒爽,乌黑的长发随风飘扬。



    他伸手,“下来吧!”



    北堂顷翻身下马伸手握住他的手二人踏进了南顷王府。



    或许因为走的有点快,不禁脚下有点踉跄。



    “这衣服,走路真是不方便。”



    听着声旁若的抱怨,柳成安忍不住偷笑,“慢点,我扶着你。”



    “好……”北堂顷点头。



    在各种花瓣中二人携手踏着红毯走进了王府大厅。



    大厅里……那里大红双囍字,喜堂上摆放着老王爷和王妃的排位……



    而两边全是钱来参加婚宴的宾客,站在前面的当然就是王爷的那些战友。



    “嘘……”



    看着如今女装装扮的战神,一个个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起哄的同时一个个不忘记吹口哨。



    北堂顷斜他们一眼。



    一个个小崽子,算了,今天本王高兴,随你们去。



    “吉时到,一拜天地……”太监高喊一声。



    柳成安拜堂顷二人牵着大红绸子,二人佐伊朝门口拜去。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刚拜完堂站起身,柳成安忽然脑袋一晕,脑海里瞬间浮现了前世二人在齐王府的事情,浮现了二人拜堂成亲许下恩爱白头的诺言,而然她因为生孩子血崩而死,他独自一人抚养孩子长大……种种经过他蓦然红了眼眶。



    “你这么了?”北堂顷皱眉,这好端端的这么就红眼了。



    柳成安摇头,露出笑容,“没有,就是很高兴以后你是我妻子了。”你又是我妻子了,只是这个他是没有说出来,这辈子她没有记忆,他也不会勉强她记得,他记得她就好了。



    翠花,我终于找到你了!感觉时间过去了好久好久,我终于又找到你了。



    之前梦到以为做梦,现在他明白那是他真真切切经历过的上辈子,只是上辈子二人在一起的时间太过短暂,只希望这辈子能够白头到老。



    人群中,站着一个白衣的男子,看着拜堂成亲的二人忍不住捂住胸口,那里很疼。



    他自问爱她不比他少,却不想连那个人的衣角都碰不到。他这一生有什么得不到的那就是他的爱情,求而不得。



    有时候他会做梦梦到另一个自己,梦里的自己被她百般爱慕,她对自己言听计从,而自己却为了别人伤害她,梦醒却发现这一切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而佳人身旁站着的不是他。



    ……



    洞房花烛夜,北堂顷带着王夫遛了,一众听墙角的欲哭无泪,跑哪儿去了。



    南顷王洞房花烛夜这晚,北晋却是一点不平静,各大赌场更是如此……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