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柳二公子接旨吧!”李公公把圣旨恭敬递给柳成安。



    此时的柳成安感觉像是做梦,皇上赐婚了?他能和她成亲了。



    “这孩子,还不谢皇恩浩荡……”



    柳成安很高兴,只要能和她在一起住哪儿都一样,而且正好他也不喜欢这个家。



    “草民谢皇上恩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柳成安叩谢接旨。



    王夫,那可是女王爷的丈夫,比驸马什么的还要强,他就算是当了王夫还是可以考科举的,所以和驸马不一样。



    圣旨一下,南顷王要成亲的消息瞬间传了出去,顿时举国同庆,家家户户像是过年似的,他们王爷结婚,当然是北晋的大事,可不是和过年一样。



    北晋三百二十四年三月六日……南顷王大婚……普天同庆……



    婚礼是在南顷王府举行的,北堂顷是从皇宫出嫁的。



    这是她第一次穿女装,大红喜服,凤冠霞帔,长发披肩,头上简单的凤冠,没有盖红盖头。



    她的婚礼自然要特殊一点,盖什么红盖头,穿女装她都嫌走路不方便,要不是皇上他们强力要求她都想穿的和柳成安一样了。



    这走起路来真是太不方便了,拖拖拉拉的……皇后看她脸黑的那样,真是恨铁不成钢,“你这辈子也就穿这么一次,别抱怨了快点,你家柳成安都到宫门口了。”



    “走吧……”北堂顷挥手大步而行,而然她又忘记自己穿的是女装,顿时差点一个踉跄。



    “哎,女人就该矜持点,瞧你这样……”



    “我一大老爷们矜持……”发在自己说错话了,北堂顷直接闭嘴,反正她今天高兴。



    皇后牵着她一路走过红毯,在一众宫女的撒花中终于是来到了皇宫门口。



    皇宫门口,十里红装,街道两边无数的百姓,一看到她出来瞬间激动的挥手。



    “哇塞,王爷好美,天下第一美人……”



    “啊……为什么我不是男人……”某个姑娘拍着胸口。



    “就你是男人王爷也看不上,你没看到王夫温文儒雅风度翩翩,同样的俊美,和王爷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就是就是,不过貌似我们王夫才十九岁,王爷今年已经二十四了。”



    “嘿嘿,所以说年龄不是问题不是……祝王爷王夫白头到老,早生贵子……”



    “王夫真帅……”



    “王爷最帅……”



    柳成安一身红色喜服,骑在马上,看着宫门口的女人脸红。



    她真美……



    “喂,回神了……”北堂顷淡淡开口。



    柳成安尴尬,“王爷,我来接你了。”



    “那就走吧!”南顷王直接飞身上马坐在他身后。



    皇上,皇后和一众文武百官还有百姓嘴角抽搐。



    果然不愧是南顷王,婚礼都这么的与众不同,有轿子不坐骑马。



    柳成安一愣,不禁黑脸,他小声嘀咕,“你怎么能在我身后,你应该坐我前面我抱着你。”



    “噗……德行……”北堂顷直接一个翻身瞬间坐到他怀里,“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柳成安脸红点头,“有点……”他说着伸手环住她的腰,当然有成就感,能把北晋的战神抱在怀里那是天下所有男人都羡慕的事情。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