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看来就算是冷酷的战神,也终究还是女人,还是有少女心的。



    萧免之,“王爷,你喜欢兔子,我家里正养了一只,改天送与王爷。”



    “不用,我要养的兔子可不是一般的兔子……”她说着眼神暗自看向楼下气的憋红脸的男人。



    原来也不是自己单相思嘛!回去记赵副将一功。



    收回视线,北堂顷淡淡开口,“不知道萧大人身为男人都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还有萧大人觉得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人喜欢。”



    萧免之一听眼睛一亮,以为对方再问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之前就有很多人问过这样都话,然后投其所好变成他喜欢的那样。



    瞬间他自尊心膨胀,“一般的男人都喜欢温柔一点的。”他说着不自觉脸红的伸手小心的握住她的手看对方没有抽开,顿时温柔到,“不过,我喜欢顷儿这样的,武功卓绝,保家卫国,不过如今天下太平,你也不用再穿男装了,你真好看,穿上男装就这么好看,若是穿上女装肯定更加美。从我第一次见你我心就不受控制跳动,顷儿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喜欢你。”



    啧啧,还是个心大的,还敢肖想本王,真当本王是无知少女?几句甜言蜜语就成了?



    “说完了?”北堂顷淡淡看了他一眼抽回手。“萧大人,还不知道你如今都能知乎本王名讳了。”



    萧免之一愣瞬间脸色难看,他露出心痛的神色,“顷……王爷我以为你不介意的。”



    “你以为的,你是本王,你如何知道本王想什么?”她上下打量这个人,真是太假了,表面清高,其实不然,“你以为本王和你认识的那些女人一样?噗……还是你太高看自己还是低看了本王。”北堂顷忽然凑近了他一点,萧免之瞬间不可置否的发出痴呆模样。



    她真美!



    “别对本王露出这种吃人的模样会让本王有种杀人的冲动。”



    萧免之脸一白,他太自信了,所以以为王爷若是要出嫁,这上京除了他还有谁有资格,也以为王爷对他是有一点好感的,没想到根本不是那样。而南顷王就算是女人,那也和那些女人不一样,他怎么忘记了,她是权倾天下的南顷王,北晋的第一个女王爷。



    “穿女装,你还真能想,本王忙得很,有二十万大军要训,若是穿上女装如此蛮麻烦,能干啥,去学绣花吗?”



    “王爷我只喜欢你!”萧免之脸色苍白,为什么这个人如此冷酷无情,难道她看不到自己喜欢她吗?真心的。



    “好了,茶也喝了,本王就先告辞了,我家兔子还等着我哄呢?”南顷王说着直接从二楼飞身跃了下去直接来到了柳成安面前。



    她快速伸手直接拎起人,“柳成安,你在这里看了本王这么久,有什么想说的。”



    柳成安被抓包难堪,但是还是正定的看向面前的女人。



    “他不是好人……你别被骗了……”



    “然后呢?”北堂顷挑眉,怎么几天不见又瘦了,哎!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