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皇宫门口柳成安冷得的忍不住缩着脖子,这大冷天的,他又不能提前离开,想想真是够冷的。



    “我给你的貂皮大氅呢?怎么没披着?”



    沙哑的声音响在身后,柳成安一愣,吓一跳转头。



    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定住了。



    面前的人长发披肩,一袭黑衣华服冷漠清贵,她皮肤白皙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深邃如海的眼睛,美如画的脸倾国倾城。



    不管什么时候看,这人都是很美的,但是却是很英气,一点不像女人似的阴柔。



    反而有种柔中带刚的美。



    可是如今站在他面前的他十分确定这是个女人,虽然身穿男装。



    “发什么呆?”她皱眉走到他身边,脱下身上外套直接披在他身上。



    “身子单薄,大冷天都出门记得多穿点。”



    “你……你……”柳成安有些结巴了,“你是南顷王的双胞胎妹妹?”当然知道不可能,南顷王府就一位主人,没有第二个,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看他呆住的模样,北堂顷戏谑,“本王好看?”果然恢复女人身份是正确的。



    “好……好看……”柳成安忍不住开口,反应过来这才仔细打量面前的女子,她就是南顷王。



    她只比他矮一点,身材高挑,而且怎么看都很爷们!反倒是他怎么就像个小媳妇儿了!



    “你怎么是女人?”他只感觉自己像是做梦。



    北堂顷斜了他一眼,“本王从没有说过本王是男人。”



    “可是女人不都是……”弱柳扶风,盈盈秋水的吗?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个定国安邦,征战沙场的铁血王爷竟然是女人。



    他觉得头有些晕。



    要是女人都像她这样,那还要男人干什么!



    “噗……”北堂顷淡淡笑了一下,“你是不是想说要是女人都像我这样,那还要男人干什么?”



    “你怎么知道?”柳成安惊悚。



    “猜的,因为你的表情就是这个意思,明显本王猜对了。”北堂顷淡淡说完之后抬起手吹出口哨。



    踏踏……



    马蹄声由远而近很快站在了二人面前。



    “柏雪来了……”南顷王伸手摸了摸马的脑袋,然后直接拎拦腰抱起柳成安跃上马。



    “驾……”



    北堂顷一挥手马儿鸣啼一声扬长而去。



    “……”柳成安这才反应过来,他在南顷王怀里……靠……可是之前就算了现在这南顷王明显就是女人,这成何体统。



    “王爷不可,男女授受不亲……”柳成安直接开口,脸红的不行。



    北堂顷低头看他一眼忍不住心情愉悦,“放心,本王会负责的!”



    “这根本不是负责不负责的问题好吗?”柳成安都快哭了,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说要负责的,还有什么比这个还要气人的。



    “别动啊!要是摔下去,得残废了。”北堂顷歪头看了看他,这男人她很喜欢。



    大街上黑色的汗血宝马拖着一黑一青两个人快速而过,瞬间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哇塞,我好像看到南顷王了……好美……”



    路人甲痴痴观望……



    抵达刑部侍郎家门口,北堂顷一拉缰绳,马儿长嘶一身打了个响鼻停了下来。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