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一旁的萧免之脸色苍白,有些站不稳,没想到对方不管琪艺还是音律都在自己之上。



    “是在下输了,没想到柳兄在音律上有如此高的造诣。”



    “萧大人过奖了,只是闲来无事玩玩的把戏而已,比不得萧大人卫国操劳。”



    皇上看状元郎脸都快挂不住了,忍不住叹气,怪不得王弟看上人家,这不仅是长得好了,还是个藏拙的主,要不睡觉今天他把人宣进宫,或许大家都还不知道刑部侍郎二公子才是真正的才子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都退下吧!朕累了……王弟你和我来我有话和你说……”



    “是……”北堂顷跟着皇上离开了,走的时候北堂顷路过柳成安身边低声开口,“宫门口等我。”



    “……”柳成安龇牙,这人真是,如今他都是流言满身了,这人还想咋样!



    不行必须拒绝!再这样下去,他都快怀疑自己性向了。



    皇宫御书房……



    皇上北堂晋坐在书岸后,抬眼看着棺材脸站在面前的北堂顷,真是觉得头疼。



    “王弟,你真的考虑清楚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你怎么能喜欢男人。”



    北堂顷嘴角抽搐,她一个女人,不喜欢男人,要是喜欢女人那才不正常了。



    “臣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北堂顷叹息一声。



    “我看你就是不知道,皇家子嗣本身就单薄,你如今又喜欢男人了,你是要让皇叔绝后。”皇上恨铁不成钢,“要不你纳个妾,生个孩子,至于你喜欢男还是什么我随你去。”



    “皇兄,真不行,皇兄你就别操心了,我父王他早知道自己绝后了。”北堂顷面无表情开口。



    “什么,王叔知道,他走的时候你才十一岁,你……你……难道……”皇上只觉得头晕。



    北堂顷看皇上那样,叹息一声,“皇上,不要在想了,我和你不一样,你身上有的我没有……”她说着往皇上身下瞄了一眼。



    北堂晋瞬间并拢腿,不过这次反应过来是吓的,“什么,什么?你……怎么回事你,伤到身体了……”



    “……”这脑补能力真是强啊!



    她不想再隐瞒了,北堂顷直接伸手一扯头上簪子,瞬间一头黑发如瀑布般滑落在她身后,还有一些柔顺的披散在肩膀上,随后把脖颈上的一点假喉结一撕。



    瞬间她看向目瞪口呆的皇上,“不是臣妹不愿意娶妻,实在是皇兄有的我没有。”



    “哗啦……”



    皇上还没反应,那边端着茶过来的皇后惊的手中的茶都掉了……



    “你……你是女人……”皇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之前说断袖她都已经不淡定了,如今更是觉得自己肯定是没睡醒。



    “是的,皇兄,皇嫂,小时候因为爹纳妾了,所以我母妃怕失宠,所以生我的时候看我是女儿就说自己生的是儿子,后来我爹也是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才发现的,但是因为我是武学奇才,所以也就直接把我当儿子养了,那年敌军来犯,父王还没给我恢复身份就战死了,再后来我代父上战场,随后接二连三我倒是觉得男人身份很方便,所以也就没和你们说了,一是怕军心不安,不过现在没事了,传出去也没什么,本王是男是女又有什么问题,照样带兵仗,谁不敢不服,我削他。”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