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啧啧……”



    乔麦记忆刚接到这里,忽然感觉有杀气,抬眼看去,只见远处一头野狼冲了过来,她吓一跳,下意识往后躲,却是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倒在地撞在了石头上然后晕了过去……



    嗖……



    一支箭破空而来,狼就这么被射死了。



    “王爷,王爷……你没事吧!”



    远处策马来了一群人,看着晕倒的南顷王只觉得眼前一黑,要是王爷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



    “没事没事,王爷就是撞到脑袋了,上了药很快就能醒来,左右副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每人给我滚下去领五十军棍。”



    “是……”



    耳边有人在说话,好吵,是谁?



    “吵死了,都给本王安静点……”不自觉就脱口而出。



    “王爷醒啦,太好了王爷醒来了。”



    北堂顷醒来的时候,脑袋有些懵,也很疼,话说自己是忘记了什么事情吗?好像自己摔倒了,然后呢?



    她皱眉,算了不记得就算了,想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坐在床上皱眉沉思了一下,北堂顷这才翻身下床。



    “王爷你没事了吗?还有哪儿不舒服?”军医看王爷起身了不自觉开口问道。



    “没事,就一点小伤,不小心撞的,不打紧,战况如何?”她可是记得自己和敌人打了半个月了,自己上山去侦查地形,没想到摔了一跤。



    “回王爷,左将军没了……”说道这里军医恨愤然。



    北堂顷也是握紧拳头脸色阴沉,“来人……”



    “王爷有什么吩咐?”



    她话音刚落,营帐里就走来一个人,是她的副将,赵四。



    “传我命令,兵分两路,把敌人引到三里之外都大峡谷,一队人马埋伏在山顶,给我准备好山石巨木,只要敌军一道,给我推下去……”



    “是……”对方严肃说完转身离开了。



    北堂顷一袭黑衣,身材修长,黑色都长发高高竖起,面如冠玉。



    南顷王生的倾国倾城,多少女人自愧不如,都想嫁给她为妻,但是她都拒绝了,又因为常年在边关住手,打仗,所以也没空提婚事。



    这日北堂顷身穿战甲,手拿两百斤重的长枪,威风凛凛都带着一队人马和敌人对上了。



    “敌方的小白脸,你打什么仗,看你长得和小姑娘似的,要不给我当男宠吧!”



    “呵……就你也配……”北堂顷冷笑一声挥手,“杀……”



    她大喊一身率先骑马冲了过去,迎面冲过来的敌人不一不被她一刀毙命……



    北晋的冬天格外的冷,而和齐国最后一战打了三天三夜,终于再黎明后踏着尸山血海,北晋胜利了,从此在没有齐国,而北晋的地图直接最大,上现在第一强国再也没人敢侵犯……



    “胜利了……”



    几日后北晋上京战报大喜,龙颜大悦,宣南顷王回京,让皇后着手给南顷王选妃。



    ……



    国家胜利了,当然是举国同庆,整个北晋全国上下,载歌载舞,佳佳门前挂了红灯笼,红飘带,只为迎接他们的守护神……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