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真好看……”此时的乔麦已经奄奄一息了,她努力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眼神冷冽,表情阴森的男人,她伸手握住他的手。



    “相公不要生气,不怪他们,或许是我们夫妻缘分太了……这……这辈子辈子……遇见你是……我……我的幸福,你不要伤心,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



    “不要,我不要,都是她,都是她的错……”司严看着襁褓里的哭泣的孩子顿时大吼。



    “混账……”乔麦瞪着他,“那是我们的宝贝,你要疼她……我不能在陪你了,希望女儿能够陪着你,你要好好把她养大知道吗?”



    “娘子……”司严紧紧把人搂在怀里,“不要离开我,我什么都听你的,不要离开我……”



    “我也想,可是好像不成了,相公你要好好的。”乔麦只觉得眼睛越来越沉,她伸出手摸着他的脸慢慢的滑落……



    “不……”司严觉得脑袋一片晕沉,脑海里闪现出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贺晋辰,乔麦,是谁……



    “乔麦……你不要离开我……”司严忽然大喊出声。



    乔麦瞬间瞪眼不可置信,但是她却是已经不能再回应他了,而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手滑落……



    司严整个人呆愣,半天反应不过来。



    “啊……”司严大吼一声,强劲的内力瞬间爆炸扩散出去,瞬间他满头青丝寸寸如雪………



    “为什么,为什么……”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司严抱着她的身体眼泪忍不住的滑落……



    “呜哇……呜哇……”耳边传来婴儿的哭声,让他整个人更加坠入冰窖。



    “娘子……”低沉的声音悲鸣,屋里众人看着这样的场景一个个忍不住红了眼眶。



    “都出去……”他沉声开口众人叹息一声一个个走了。



    “侯爷,我抱小姐去喂奶,小姐肯定是饿了。”旁边长期伺候乔麦的丫环流着泪大着胆子开口,“侯爷请你保重身体,夫人肯定不愿意你这样!”



    “好……”丫环点头抱着孩子离开了。



    很快卧室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抱着乔麦的男人。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丫头,你说下辈子我还能遇到你吗?若是可以我希望我不要忘记你。”他喃喃自语说着紧紧抱着她,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



    司严抱着乔麦坐着,不吃不喝三天三夜,最后还是齐王踹开门才把人揪出来。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若早知如此,我情愿你还是那个只知道听命行事的司严,你看看你,你女儿出生这么多天了,你抱过她没有,翠花已经走了,你清醒点,你要让她走了都不安心。”



    “是啊!表弟你看孩子,多可爱,她已经没有母亲了不能在没有父亲。”王妃抱着他的孩子难过的说道,同样是做母亲的看着孩子小小的就没了母亲,心里难受的很。



    司严僵硬的伸手接过孩子小心的抱在怀里,“我知道了。”



    乔麦,你要等我,等我来找你,女儿还小不能离开我……



    五年后……



    白发如雪的男人牵着一个小姑娘走到了一个墓碑,墓碑是双人的,另一个是空的,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小侯爷给自己准备的。



    小女孩长得很可爱,和翠花是一个模样刻出来的,长长的小辫子。



    “豆豆,给娘磕头……



    司严沉声开口,除了头发白了整个人依然年轻俊美。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