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翠花走的第四天……



    王府一颗很高的树枝上一袭黑衣的男人迎风而立。他抬眼看着远方,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难道自己病了,对了,肯定是这样,不然自己怎么会焦躁不安,练功都提不起劲。



    ……



    然后,暗卫统领请假了……



    “啥?”王爷下巴差点没掉地上,“你说啥,你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放假的司严那小子,病了?请假了?”什么病这么严重,难道是上次旧病复发?



    “卑职不知道……”王府总管挠头。



    “让韩正给他看看……”齐王黑着脸开口。这小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如何对得起舅舅在天之灵,如今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可怜可欺的小孩子了,所以他不需要自己亲人为自己奋不顾身了。



    他如今大权在手,他早就说过让他辞去暗卫职位,给她某个别的差事,然后娶妻生子,这小子总是不听。



    呼……好气……



    管家说着,鞠躬告退了。“是王爷……”



    ……



    而这边,韩正还没去找他,司严已经翻窗走进了他院子。



    “我病了,给我开点药。”



    “好的好的,不知道小侯爷哪儿不舒服,我把把脉……”



    “嗯……”司严面无表情伸出手,韩太医把脉后一脸的狐疑,“小侯爷,脉搏强硬跳动正常,不像是病了。”



    “不可能……”司严觉得自己肯定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我能感觉得到自己病得很严重。”



    “我再看看。”韩正不敢马虎,王爷交代了。



    这位可是王爷表弟,虽然传闻是混吃等死的,但是谁知道呢?他也不能说什么,人家是皇亲国戚,不是他一个派来王府的太医能够得罪的。



    “小侯爷,你能说说症状?”韩正觉得小侯爷身体好的很,实在是看不出得了什么病。



    “心情烦躁,想杀人……”



    “……”韩正嘴角抽搐,这是什么病?传说中的抑郁?



    “还有吗?”韩正继续开口问。



    “晚上睡不着,一睡着就做奇怪的梦,然后惊醒。”



    “哦,不知道这种情况持续几天了,在这种情况出现之前,发什么了什么事情,或者是有什么事情不高兴。”韩正小心记录他的回到,准备对症下药。



    “好几天了,翠花的那天开始……”



    “翠花?”谁?韩正只觉得跟不上这位小侯爷的脑回路。



    而起每次和这位小侯爷说话,感觉凉飕飕的,总觉得脖子要搬家似的。



    “就是一个女人,嗯,是十五六岁,挺白的,凶巴巴,不说了,说了心情更差了。”司严面无表情开口。



    一旁的韩正听的下巴差点掉地上,他上下打量面前的男人,顿时忍不住开口,“小侯爷这是还没有近过女色?”



    “没有,女人那么麻烦,我哪儿有时间。”司严皱眉,这不是废话,他的职责就是保护王爷。



    “……”韩正差点呛死,“咳,种种,症状看来,小侯爷是病的不轻,“我给你开个药方,你去找王爷或者王妃抓药吧!只要此药能有,保证你药到病除。”



    “真的?”司严挑眉。



    “是的……”韩正点头。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