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与无回剑签订契约,是季秋月濒死之际,东泽救她于水火,所以她对他心怀感激。



    之后天山历练,相处两载,她对他依赖信任,但同时也警惕心十足。



    天山雪山时,她曾一气之下说出那种日后自己会嫁人,他若无法接受,就趁早滚蛋的混账话。



    而自大战薛华峰后,她从心里到生理,都认同了这个男人。



    他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她心里十分重要的一个位置。



    她愿意迁就,如果有一日,她必须在心动的男子,与东泽之间做选择,她想,她会优先选择他。



    而今,经过那十年朝夕,她怕是,很难再对其他男子动心了。



    毕竟见识过大海波澜壮阔的人,又怎会再对小江小河感兴趣?



    季秋月嘴唇张了张,只觉嗓子干涩火辣,根本发不出一个音。



    东泽不明白,她明明眼中有他,却为何不肯接受转世续缘,只是有个郁结于心的答案,呼之欲出。



    “你是在吃自己前世的醋么?”



    吃…吃醋,吃自己前世的醋……



    季秋月猛然一惊,抬手拍向东泽的肩膀,而那人竟然不闪不躲,亦不松手,倔强执拗到令人发指。



    此时的季秋月大抵是忘了,她自己也同样,倔强执拗……



    “你想太多了。”



    似乎是因为被戳穿了一直不肯承认的真实心思,火大的女人不顾一切的挣扎。



    东泽不胜其扰,干脆把她另外一只手也抓住,然而还是没有断了她挣脱的念头,下一秒,便抬腿踢向他的下盘。



    模样,像极了气急咬人的兔子。



    如果他想,自然可以夹住她犯上作乱的脚,但那动作实在羞耻,他做不出。



    偏头看向两步外的一颗大树,他松开她一只手腕,转而抱住她的腰,带着她两步旋身。



    力道控制的刚刚好,用自己的身体给她做了缓冲的肉垫子。



    不顾她震惊的表情,又翻身将她压在大树上,总算制住了她的四肢。



    也不知是惊吓还是气愤,季秋月胸口剧烈起伏,低头便可见那乳白色抹胸下鼓囊囊的两团。



    东泽便是不小心看到了,白皙的脸上霎时间爬上红云。



    喉结滚了滚,一阵口干舌燥。



    季秋月狠狠咬住自己的下唇,因这个备受屈辱的姿势而愤懑。



    “你骗我,你说你自断了情根。”



    “没骗你,只是后来又长出来了,而且比以前纹路更深。”



    东泽伸出左手,掌心对着季秋月,让那比大多数人都深刻的感情线,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我逃避过,克制过,可是没用,在心灵备受煎熬后,我不得不承认,我心悦你,中意你有趣的灵魂,别说前世今生,就算你转换了容颜,只要是你,我依然会动心。”



    这算是表白么?



    季秋月咬唇的力道没控制好,一下子尝到了血腥味,眼眶中的雾气,顷刻化为水珠。



    东泽怔忡的盯着季秋月眼中滚出的那两滴眼泪,看着它们顺着脸颊一路下滑,滴落,在抹胸上留下两个水点儿。



    已然,顾不上羞赧。



    “为什么哭?”



    “我不知道……”



    季秋月努力眨眼,却如东泽所说的那般,逃避过、克制过,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泪。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