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一开始,卓乐峰认为乐泽颖只是花花大少,可是随着和乐泽颖接触增多,他越发觉得此人是个极为聪明且很懂得审时度势之人。乐泽颖能做到身在圈中却以身外人看待周边之事,便更能分辨好坏对错。



    他之前暗示卓乐峰去新头村,就是认为在当前局面下,乐家成很可能主动去找王新遂商量。但是以王新遂的为人,在此刻他可能会落井下石。



    乐泽颖道:“我称呼王新遂为王叔,和他儿子也是相熟。我表面上和他恭敬,实则早就看穿他的为人。之前因为一点点的误会,王新遂便离开我父亲回到新头村。这些年他积攒自己实力,表面上还对我父亲恭敬,实则一直有取而代之之意。甚至于他私下里也和菊桢干还有宋成虎有所联络。”



    卓乐峰道:“他去过菊桢干和宋成虎的一些驻地,所以他也幻想自己能有这样的手下为自己服务。于是用特殊环境复制来让自己找到存在感!”



    乐泽颖点点头:“江心洲的事情我知晓不多,但是差不多就是你说的意思。我父亲做过什么,我心中清楚。但是我确实不想他这么出事。卓乐峰,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既然你答应了我,就一定不要让我失望。”



    他把手搭在卓乐峰的肩膀上,双眼透出期盼,哀叹一声后,乐泽颖看了看四周,凑近之后,又小声道:“我在美国之时,见过金融卧底的模样,也学习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你和程建仁,是同一类人!”



    这是乐泽颖第一次直指卓乐峰就是卧底。其实现在不管是乐泽颖还是江俊彦,他们其实都已经知晓卓乐峰的身份,可是他们基于各种原因,现在不会因为卓乐峰卧底的身份而对其不利。



    “如果你是我,现在你该如何?”卓乐峰虚心求教。



    乐泽颖早就没了一贯花花公子玩世不恭的表情,此刻的他变得极为严肃,道:“余友泰不会妥协,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我父亲。而王新遂基于自己的利益,把我父亲拿捏在手,就等于也拿捏了余友泰等人的咽喉,所以实际上现在处于最有利位置的就是王新遂。因为新头村的特殊情况,黑白两道都不敢在新头村贸然找人搜查。王新遂又不会轻易交出我父亲。除非新头村内部出现问题,逼迫王新遂要暂时转移我父亲,这样你才有可乘之机。”



    “但是新头村以王新遂王家马首是瞻,村民异常团结。在此刻如何让他们内部产生嫌隙?”



    “警方不是已经布控在新头村附近了吗?黑白两道不敢贸然找人,但是不代表不可以施压新头村!”



    施压!



    现在是下午三点多,卓乐峰可操作的时间已经不多。他从乐泽颖这里得到了一部分答案,但是想要解开这个谜题,还得自己努力。



    和乐泽颖交谈结束,卓乐峰走出房门。外面小狼正好上前,卓乐峰没打算跟他废话,便当着小狼的面直接给余友泰打去电话,开头便说:“泰哥,我需要你找人报警!”



    “找人报警?”余友泰有些好奇,“你想干嘛?”



    “现在乐家成摆明就在新头村,只是因为没有证据,很多事情不好操作。我希望你能找出一个乐家成身边之人报警,就说乐家成可能被新头村私自扣留,这样警方便有理由在新头村展开搜查。现在时间不多了,我担心事态有变,对我们大家都不利。”



    余友泰听出话外之音:“阿峰,你有话就直说!刚才听小狼所言,你又来找乐泽颖了?”



    “实不相瞒,我确实有事要向颖少证实。而他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测,只是这个猜测对我们大家都不利。”



    卓乐峰将王新遂的立场说给余友泰听,便是要余友泰明白,一旦王新遂利用乐家成这枚筹码,那之前余友泰的努力都将白费。所以,余友泰必须要按照卓乐峰所言给新头村施压。但是因为余友泰的身份以及昨晚发生的事情,余友泰不可能找自己身边的人报警,那样警方会顺着线查到自己。还有重要一点,便是如果报警乐家成失踪,警方势必也会调查乐家成身边之人,那于余友泰扣留乐泽颖的事情也会东窗事发。所以,余友泰就得释放乐泽颖。



    此刻在余友泰心中,他暗暗念叨好你个卓乐峰。这可谓一箭双雕。卓乐峰其实就是要让余友泰释放乐泽颖,同时最好的报警人选正是乐泽颖。



    从心底来说,余友泰当然不愿意现在妥协释放乐泽颖。可如果真的如卓乐峰所言,王新遂图谋不轨,那大家确实可能都得玩完。



    “你觉得谁去报警最合适?”



    “这事泰哥来决定。”卓乐峰不会傻到自己说出那个名字。



    余友泰哼笑道:“你说的不错,确实得给王新遂一点压力。那就让乐泽颖去吧。”



    挂了电话,余友泰的手还在颤抖。他已经走到这一步,所以笑面虎必须彻底变成猛虎。卓乐峰确实是个能人,但是卓乐峰确实也是个**烦。只是现在,卓乐峰还不能立刻除掉。毕竟郭明达刚刚死,余友泰又没有彻底掌控原先圆桌会的那帮人,再加上赛蒙那里还没彻底倒向余友泰,此刻如果余友泰再铲除一个表面上的盟友卓乐峰,等同于削弱了自己的势力。所以,只要卓乐峰没跳的太过分,余友泰还是由着他去。



    这一次,卓乐峰将军了余友泰,还逼着余友泰只能就范。



    在乐泽颖和谭菲菲被释放后,两人按照计划向警方报警,且将矛头指向新头村。



    此刻在新头村里,江俊彦正被几个人带往村头后山。从这些村民的话语中得知,新头村有警方进入搜查,所以现在必须要将江俊彦转移。只是如何忽然有警方进来搜查?



    “嘿嘿,我说各位大哥,你们这是打算带我去哪啊?这村子里来了大人物?”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莫非想要挨打不成。”



    “别别别,有话好说。好歹我也是咱们村半个女婿啊!”



    “啊呸,你个不要脸的货,要不是阿彩替你求情,你早就被揍得半身不遂了。还半个女婿?你特码就是一臭流氓。阿彩可是咱们村数得上的大美人,我们那是给她面子。”



    江俊彦比卓乐峰的待遇稍好,也是因为他确实女人缘比卓乐峰好了不是一星半点。那个阿彩知道江俊彦被抓后,找到人求情,这才没让江俊彦倒霉。可现在显然不会轻易把江俊彦给放了,所以王新遂叫人将江俊彦先关押在后山山洞里。



    这地方黑灯瞎火,潮湿不已,还不时有莫名的蚊虫动物经过。江俊彦细皮嫩肉哪里受到了这种环境。只是他现在嘴巴被堵,手脚也被捆绑关在那,确实是彻底没辙。



    看着那波人离开,江俊彦甚至还有点绝望,再过一会就要天黑,真要大晚上一个人在这,江俊彦还不得发疯。



    正愁着如何是好,江俊彦听到外面有些动静。还在后怕是不是有啥动物跑进来,再一看是一男一女,他也才放下心来。而且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婧婧和阮弘毅。



    这两人一直没有离开新头村,且之前就知晓江俊彦被关押在哪。看着那群人转移江俊彦,他们两人也一直尾随。等到那些人走后,这两人立马进来解开江俊彦身上的身子。



    终于得以释放,江俊彦长叹一口气,他迫不及待道:“走走走,赶紧撤,这鸟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再留了。”



    阮弘毅马上道:“暂时还不能走!老大给我们安排了任务。”



    “你老大卓乐峰?他又安排了啥鸟任务?他自己人呢?”



    刘婧婧解释道:“卓总正和姚姚还有凯欣他们在村头吸引新头村注意力,让村民以为他们此刻没有进入新头村,再加上警察忽然进入新头村搜查,所以卓总认定新头村会趁机转移被扣留人员。”



    “好一招以虎驱狼逼其就范之际。”江俊彦马上明白卓乐峰的意图,“他一定是想到办法让警方可以以正当理由找王新遂等人的麻烦。同时他又以自己为饵,让新头村将所有关注点放在警察还有村外卓乐峰等人的身上,这样一来,我们便成了奇兵。”



    “哈哈。老大也是这么说,他说现在成败的关键就在于我们。”阮弘毅兴奋的直搓手,“跟着老大就没错,随时都能体验这么刺激的游戏。”



    “游戏你个头啊!这是要命的事。新头村这群人野蛮无比,要他们发现我们在里面捣鬼,还不得要了我们的命。”江俊彦典型刀子嘴豆腐心,特别是目前深处这个环境,他已经不能置身事外,“刚刚你们在村里转悠,是否得到一些有关乐家成的消息?”



    刘婧婧摇摇头:“村民的口风很严实,我们又不想暴露,所以不好直接询问有关乐家成的事。按照卓总设想,我们需要在新头村转移乐家成之时动手,可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村名怎么转移乐家成。”



    “呵!”江俊彦到没这么紧张,看着眼前两人,他感叹道,“哎,卓乐峰就是命好,做啥事都有合适的人手帮忙。现在把你们留在这里,简直就是神助攻。想要知道如何转移乐家成其实并不困难,但是需要你们两个做些功课!”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