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谭冰的右脚脚踝被刺穿了,当他用左脚踢开白馨怡之后,落地时差点没栽倒在地,脚踝传来的剧痛令她踮着脚尖都做不到,这还不是重点,如果仅仅只是肌肉被刺穿的话,谭冰倒是能够运行真气止痛镇压住伤势,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可白馨怡手上的匕首涂了毒,还是蜀中唐门练出来的奇毒,百步倒。中毒者体内的毒素会随着自身走过百步,与体内的血液融为一体,最后会导致毒素攻心,心脏爆裂而亡。

    当然,如果唐门的毒就只是这么简单的话,那么只需要把毒血放掉就行了,来个全身大换血,一边输血一边放血,毒也就解掉了,可惜唐门的毒没有这么简单,也只有唐门的人才能解。

    光说百步倒,这种毒有一种非常致命的特性,那就是毒素可以叠加的,中一次是百步倒,中两次百步变成九十步。以此类推,中十次的话,百步倒就会转变成十步倒,毒素与血液的融合速度也会加快十倍。

    谭冰总共挨了白馨怡三刀,移动步数减少到只有八十步,毒素与血液融合的速度提升了三倍,加上之前走的步数,她还能移动大约五十步不到,最主要的是谭冰并不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她没这方面的知识。

    如果唐宝儿在这里的话,应该能一眼认出来,毕竟唐宝儿可是唐门现任门主的千金,解毒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只可惜唐宝儿不在,而谭冰距离死亡已经非常接近了,而谭冰也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真的时日无多了。

    “嘿嘿!谭冰,你不是很拽么?怎么了,现在拽不起来了么?飞哥是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谁跟我抢,谁就得死,而你,谭冰,你是最该死的那一个。”

    疯了,此时的白馨怡疯的让人感到惊悚,脸上的笑容狰狞无比,眼神中充满了疯狂与嗜血之色,原本娇俏的脸蛋,变得让人感到毛骨悚然,这是一个因爱而疯的女人,心中的妒忌、暴虐、霸道等等负面情绪已经令她迷失了自己,感觉就像是女版的罗天佑。

    看着眼前那癫狂无比的白馨怡,谭冰轻叹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没用的,我了解他的想法与性格,他只是把你当成妹妹来看待,对你的感情也是兄妹的感情,在感情这方面他分的很清楚,你就算脱光了躺在他身边抱着他,他也不会对你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因为你对他来说仅仅只是妹妹而已。”

    此言一出,白馨怡双目一瞪,犹如泼妇一般歇斯底里的咆哮了起来“闭嘴,什么妹妹,飞哥他爱我,他是爱我的。是你,是你迷惑了他,是你引诱了他,是你从我身边抢走了他,没有你的话,飞哥会跟我在一起,会跟我白头偕老,都是因为你。你必须要死,对,你必须要死,你死了飞哥就会跟我在一起了,你死的越惨飞哥就越爱我,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哈哈哈哈!”

    “你简直无药可救!”

    谭冰的话音出现在白馨怡的耳边,声音刚刚想起,谭冰就已经出现在了白馨怡的面前,来的悄无声息,而且快的令人难以反应,起码白馨怡是没有反应过来。

    白馨怡被谭冰狠狠的吓了一跳,匕首下意识的挥了出去,谭冰身子一弯,一拳直轰而出重击白馨怡的小腹,随后身形扭转移步到白馨怡的左侧,抬手按住白馨怡的手臂,右拳一上一下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击中白馨怡的面颊与下肋。

    随后,谭冰左手向上一挑,将白馨怡的手臂震开,右手掌背抽打在白馨怡的胸腹之间,手腕一旋掌心再次轰中同一个部位。

    下一秒钟,谭冰腰身扭转带起右臂手肘重击白馨怡的太阳穴,右臂上下翻转掌心掌背犹如行云流水般打出,分别抽打在白馨怡的小腹与面门上,最后左手咏春标指于白馨怡的胸口,寸劲发力出拳,一拳轰飞白馨怡。

    这一连串的攻击,打的顺畅连贯,快如闪电,出手劲力拿捏的恰当好处,该快的时候快,攻其不备;该轻的时候轻,扰敌乱敌;该重的时候重,无坚不破。白馨怡甚至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只有挨打的份,最后一记寸劲出拳,直接打折了白馨怡的胸骨,重伤了。

    其实这就是谭冰的真正实力,一瞬间的爆发力哪怕是罗天佑都亲口承认自愧不如,当然,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谭冰完全是在孤注一掷,她将体内的真气分成三股,一成真气镇压外伤创口,一成真气遏制体内的毒素与血液融合,剩余的八成真气全力爆发。

    之前谭冰是太过关注自己的伤势与体内的毒素了,真气的分布形成三三四的比例,所爆发出来的战力也就只有平时的三成左右,面对白馨怡自然是束手束脚,很难施展全力。

    可现在不一样了,谭冰也是下了狠心,与其瞻前顾后,还不如拼死一搏,在自己被毒死之前,先杀了白馨怡在说,就算死也要拉她当垫背。而白馨怡也被谭冰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谭冰居然能够在一瞬间里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要不是自己先将她重伤,又中了毒,自己恐怕还真不是对手。

    “真气还好的速度还能维持的住,但是伤口跟体内的毒素已经没法像之前那样轻易的镇压住了,小腿上的刀伤还好说,主要是靠近脊柱的那两处刀伤,筋脉与肌肉都伤到了,对身体发力吐劲以及出招的姿势有着一定的影响。”

    “体内的毒素与血液融合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两倍。一加一减,以我如今的状态还能保持这样的战力两分钟,必须要在两分钟内将她击毙,最起码也要让她失去战斗的能力,否则,就真的危险了。”

    谭冰心中暗暗分析着自己的形式,要说在两分钟内拿下白馨怡她还是有信心的,只不过要费点力气,那么自己体内的毒素又会对自己造成多大的影响,她也没法估计,正所谓形势比人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而白馨怡身受重创,一口一口不停的咳血,还好谭冰之前一拳打的稍稍偏了点,距离中丹田气门就差一公分左右而已,如果气门被破,白馨怡这一身功力也就废了。

    虽然白馨怡受创没有谭冰严重,但胸骨骨折还是真实存在的,内伤同样不容小觑。只见谭冰身如利箭瞬间贴近,随后脚掌一踏地面,改变移动轨迹,闪身出现在白馨怡的右侧,左腿猛的扫出,抽向白馨怡的后腰。

    白馨怡手臂下翻,荡开这一脚,匕首横斩谭冰面门,谭冰上身后仰躲开这一击,左腿向上一挑,脚尖踢中白馨怡的肱三头肌,随后身形猛的前进,侧身滑步到白馨怡面前,左臂肘击配合右手直拳连环打出,攻势一上一下。白馨怡挡住了轰向面门的直拳,可小腹的肘击没来得及截下,被打了个正着,赶忙退后两步与谭冰拉开距离。

    谭冰的出手之快,白馨怡真是有点反应不过来,而且她还发现自己的战斗经验真是比不得谭冰那么丰富,光从谭冰突然近身颤抖,打贴身战,以及移动身形的轨迹与防守时的巧妙,这些都是自己没法比较的,不过自己现在也是非常有优势的,谭冰又多走了十多步,自己只要能撑的下来,死的只会是谭冰。

    眼见白馨怡向后退去,谭冰身形直冲其上,死死缠住白馨怡,双方的战斗短时间内谭冰稳占上风。而姚飞这边的战斗,也快要接近尾声了。

    “妈的,你可真是个怪物,这样完美的战斗状态你是怎么创出来的,可真有你的。”

    此时的罗天佑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脸上出现大大小小的瘀伤,身上的衣物也是到处破损,右臂耸拉下来很显然是脱臼了,看起来他跟姚飞只见的战局还真不是一般的激烈,而且是他是处于下风的那个。

    至于姚飞,除了脸上有点瘀伤以外,都也没有别的什么伤势,呼吸沉稳均匀,看上去比起略显狼狈的罗天佑好了不止一个档次,由于还保持在‘原始战意’状态下,对罗天佑的话,姚飞完全置若罔闻,就这么双目无神的看着对方。

    罗天佑看着姚飞那一脸呆滞的表情,嘴角慢慢勾起笑了一下,左手搭住肩膀一推一放,将脱臼的关节回归原位,随后深呼吸了一下,轻声呢喃道“该结束了!这样的你虽然很强,但还没到将我置于死地的程度,必须要多给你一点压力才行。”

    话音落下,罗天佑双手手指闪电般探出,以一种特殊的节奏在自己身躯上的某些部位疯狂点击,然后双瞳不断的放大缩小震颤不停,脸上青筋凸起,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居然开始变成一种只有死尸才有的灰白色,双目眼白呈现暗红色,嘴中居然喷出一口烟气,整个人看上去煞是骇人。

    “上古秘法·修罗凝血术!”罗天佑低着头默默的呢喃了一句,随后猛的抬头瞪向姚飞,一双猩红的双目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邪光,整个人瞬间爆发出一股极其恐怖的杀意。

    上古秘法,这是一种比上古丹药与上古内功心法秘笈还要稀有的术法秘笈。在上古年间,武者习武的方式可以称得上是百花齐放,内功心法与招式秘笈,各门各派,各有所长,那是一个武者横行的年代。

    而秘法秘术在上古年间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奇宝,一般只有名门大派才会拥有这样的术法类修炼秘笈。其中道教佛教一脉,以及奇门异域之类的门派,更是有着非常特殊的秘法秘术修炼方式,类似于奇门遁甲、五行阵法、蛊术符术等等等等,这些都属于秘术秘法一类。

    而比较常见的秘书秘法,则是可以在短时间里提升自己的功力与整体实力,当然凡事有利必有弊,秘术秘法亦是有着正邪之分,比如说罗天佑现在所施展的‘修罗凝血术’。

    这是一种可以通过封闭一些特殊的穴位与脉络,加速气海运行,大幅度提升真气输出与真气质量,血液流速呈几何倍数提升,使得施术者精神极度亢奋,血液与真气运行的速度提升到一种非常惊人的地步,整体实力提升一倍不止。

    这只是‘修罗凝血术’的好处,坏处则是施术者不能永久运行这门秘术,时间长了,脑海中的暴虐情绪将会被无限放大,最后施术者将会变得癫狂无比,身体没法负荷这种真气与气血的加速运转,血管爆裂,暴毙而亡。

    这门‘修罗凝血术’是上古年间一个邪门异教创造出来的秘法秘术,当初罗天佑也是身怀奇遇,同时得到了寒冰属性的内功心法秘笈,与这门秘书秘法,他之所以会癫狂至此,也是跟修炼了‘修罗凝血术’有很大的关系。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