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方尘却是神色不变,道:“无妨,百姓贫苦,我亦理解,怪不了周老,尽力就好。那些确实难以治愈的,本帮会为他们维系药物,减缓痛苦,让他们安然过完余生。“

    周世坤见他并没生气,才彻底放松下来,同时心中也有些诧异,以这位入县后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像仁善之人。怎的接触后却和想的完全不同,伪善的人他见多了,遇上和心意或要求得不到满足时,多少都会露出几分异样,例如眼神,那是骗不了人的。

    但这位却是真的一点变化都没有,以他数十年阅历都看不出问题,如此要么就是真没把事情放在心上,较为随性,要么则是根本没在意庄户,医治不过是养名的手段。

    他心思急转,表面却说道:“帮主不怪就好,医者父母心,老朽定当尽力而为。”

    方尘点点头,道:“辛苦周老了!其实我此次过来,乃是有一事相商,此事或许有些唐突,但仍希望周老能够应允。”

    周世坤眼皮一跳,心道,怕是肉戏来了,神色尽力保持平淡道:“帮主请言,老朽若能办到必不推辞。”他话中还是留了些余地,若办不到那就另说了。

    方尘没绕圈子,直言道:“方某想邀周老加入我方家!”

    “什么?让我加入你威海帮?”周世坤差点没跳起来,连‘老朽’都不说了。

    方尘摇了摇头道:“不是县城威海帮,而是望海方家。只要周老点头,无论帮中还是家里,可随意支取药材研制药物,并且会尽力为周老收集医书。若家中后辈想要习武,上乘内炼法,后天法,皆可随意挑选。此外,若周老还有其它要求,可一并提出,方家都是尽力满足。”

    他手上缺人才,铁匠,船匠,药师,各种高级些的匠人,可以说,除了个技艺一般的酿酒师,其它人才都缺。

    周世坤是医学世家,医术不错,经验丰富,对于各种药材都有一定了解。只是碍于身家不丰,对修练药材只是粗通,无法放开来研制试验,这才跨不过药师的槛。

    但他底子厚,若是给予足够药材研究,想必很快就能成为药师。到时就能配出修练用药,再也用不着依赖这破系统的东西了,从穿越到现在都几年了?破系统才给了几种药物?真正对他有用的还是成品,连药方都没有,实在太不靠谱了。

    所以,他对周世坤还是很重视的。

    周世坤有些发呆,万没想到这位是要招揽自己,而且,给出的承诺还极为诱人。

    他是自家知道自家的事,他一身医术走到现在基本已经到头了,要想再提高,要么有足够钱财研究昂贵的修练用药,要么离开扶余,到其它地方找到更多的医书,学到更多医术。

    但他已经六十有余,又在扶余呆了大半辈子,如何还好四处游历?况且,高深医术又哪是容易学到的,这种东西谁家不是敝帚自珍,若有个人突然跑来要学他家族的核心医术,他也不会愿意。

    昂贵药材更不用说,哪怕最为普通的,想要尝试配副药,就得好几两银子。他虽然小有身家,但也经不起这种消耗,毕竟配置药方不是一次两次的事。

    若是应下对方,以威海帮的财大气粗,支持他研制药方,绝对不是太难之事。

    何况习武之事也让他极为心动,他空有一身不俗医术,却是县中地位底下,是为何?还不是实力低微?若他有一身后天实力,哪怕只是治病太夫,谁又敢小视他?

    他如今年纪已大就算了,可家中还有不少子孙后辈,自己练不了,他们却能修练,待有了后天强者,周家地位必然大幅提高。

    最重要的是,这位说的是望海方家,而不是县城威海帮。

    前者是家族核心,后者再强大也只是外围势力,两者身份地位有着巨大差别,能接触到的东西也是完全不同。

    这位邀他直接加入方家,显然对他十分看重,让他有种被‘大人物’重视的感觉。

    “帮,帮主,此事可否容老朽考虑一二,家中那边也需问问想法。”周世坤还是没立刻同意,有些迟疑说道。

    好歹他也是一家之主,突然要投靠别人,一时还有些接受不了,而家中那边也确实需要商议。

    方尘笑了,“那是自然,就给周老三日时间吧,我很期待周老的决定。”看着他有些意动,没有一口回绝的模样,知道事情成了一半,心情自然愉悦。

    想必用不了多久,方家也会有自己的药师了。

    ………………

    “马老三,你再跑啊?你特么不是很能跑么?”

    一条小巷死胡同里,几个满脸横肉的壮汉,神色不善的慢慢走向一个瘦弱的男子。

    男子扶着墙体,抬头看着难以逾越的高度,只能哆哆嗦嗦回过身,背后紧贴着墙壁,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虾,虾哥,我知道错了,你再宽限几天,过,过几天我一定把钱还上。”

    “嗤!过几天?你看我金虾是傻子么?你小子倒是挺会躲啊,要是把你放跑了,老子还不知上哪去找!”为首壮汉冷笑道,一把捏住他脖子,像提小鸡一样提了起来。

    “虾哥,虾哥,我,我现在真没钱啊,不信你搜搜。”马老三两腿乱蹬,哭丧着脸道。

    壮汉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砰’的一下扔到地上,冷哼道:“前几天还有人看到你和麻子他们耍钱子,现在却告诉老子没钱?哼,现今若非帮主严令,不得骚扰家眷,早把你女儿卖到青楼了。”

    马老三卷缩着身子不敢答话,他以前也是按时还息的,哪怕数额不足,多少都会还一点,以避免讨债的人上门闹事。

    但自从两月之前,铁拳帮变成威海帮后,似乎就有了很大变化,催债仍然继续,但却再也没上门闹事。

    这就让他生出侥幸心里,赖着不想还了,只要对方不上门,自己被抓到大不了就是被打一顿,总不能把他宰了吧?那到时就更没得还了。

    之后,他就开始躲着威海帮的人,最初他还有些担心家人躲得不远,后来发现对方确实不会上门,干脆直接躲了起来,连家都很少回了。

    县城街坊岔道小巷极多,环境复杂,加上威海帮这段时间出了问题,人马跑了大半,一时人手不足,还真让他躲了过去。

    没想到今日霉运当头,在‘捞肥羊’时刚好被撞上了,结果就到了这里。

    听到壮汉的话,马老三彻底放松下来,原来是现在帮主的禁令,难怪这些赌坊的人都不敢上门闹事了。

    这就太好了,反正刚没得手,现在没钱,让他揍一顿,回头就躲起来,嗯,这次直接躲到白水帮的地盘去,看他们怎么找?

    金虾见他不动不出声,就知道他的想法,冷笑一声,上前就是一脚,把男子踢得如杀猪般直叫唤。

    “装死是吧?就你这种玩意老子见多了,整治的手段也多的是。”

    马老三叫了几声又缩在地上,打定主意就赖着不理会了,咬牙熬过今日,又是条好汉。

    金虾却是冷然的看着他,并没再上去动手,淡淡道:“不过,今日也算你运气,帮主刚好下达一份指令,要给你们一份上好路子,所以手段就给你免了。”

    “路子?什么路子?”马老三终于有了反应,抬起头愕然问道。

    “本帮要在城外设立田庄你知道吧?帮主有令,特许你等欠债的入庄,种地偿还,田租八成,一成还债,一成自留。”金虾玩味道。

    “啊?”男子脸色一苦,那岂不是要在地里刨食?他是个偷儿,平时捞个‘肥羊‘就能过得逍遥自在,哪愿去受那份累。而且田庄那等地方,如何比得上花花县城,到时连玩耍的地方都了。

    金虾又道:“如何?路子不错吧?你可去打听打听,现今城里有多少人挤破头皮都想入庄,如今机会却白送到你面前,当真是你运道。”

    马老三脸色更苦了,威海帮建田庄的事他当然知道,甚至条件也知道,当真是十分不错,可问题是,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啊。

    “虾,虾哥,若是不愿去又如何?”他小心的吱唔道。

    “嘿嘿!”金虾森然笑道:“不去也行,但帮主说了,这等还不上债之人留着何用?直接宰了,一家老小,鸡犬不留!我威海帮屠灭大户无数,也不差你这一家子!”

    “不,不,虾哥,我就是问问,我去,我很愿意去。”马老三差点就哭了,他总算想起威海帮的凶名,一夕黄昏就杀了上千人,还全是平日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甚至连实力强横的灵蛇门都给灭了。

    这等杀人不眨眼的狠人,自己怎就信了他们的善良?

    “很好!”金虾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记着,这几日就留在家中别乱跑,等着消息。到时,若是上门看不到人,你那婆娘和女儿一样会带走,只是去的地方未必就是田庄了!”

    “是是,我一定安安份份在家中等着消息。”马老三连连点头,他厮混了半辈子,好不容易娶了个寡妇,还有了女儿,自然宝贝得紧,要真出了什么事,那他也没法活了。

    “我们走,去寻下一个!”金虾深深望了他一眼,一挥手,直接转身离开。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