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若说易筋经是整体强化肉身的话,达摩闭息功就是专修内腑,抹平内外差距,使肉身真正达到内外如一的功法。



    这门功法,由外呼吸转内呼吸,以内力代替空气,遵循着人体生理机能在体内轮回流转。



    是以,功法不需要刻意修练,只要封闭外呼吸,由人体机能自行带动内力运转。而人体机能流转才是最完善的内循环,若是主动行功,体内无数细小经脉难免顾全不过来,若真要熟悉完这些经脉,那这门功法就太难了。



    而且若需要主动行功,那闭息假死也要变真死了。



    每当内力流淌过一遍,内腑就能整体强化上一些,只要花上一些时间,就能达到真正内外如一,那时他才算得上无缺无漏无罩门的完美金身。



    最重要的是,闭息功内力同样能融入易筋经,随着内力变强,淬炼效果也会越来越强。



    非但如此,内腑增强了不但气血会更强,器官机能同样会变得更加强大。例如心脏的供血,胃部的消化,肾脏的精气等等,而内腑的增强,又会反哺体魄突飞猛进。



    内练和外练就会形成相辅相成,使修练速度成倍提高。



    弄明白达摩闭息功的强大后,方尘立刻决定精修一段时间,待弥补了内腑不足,使五脏六腑更上一层楼,再来修练其它武学。



    如此不但短时间内实力能提高一截,以后再修其它功法时也能事倍功半。



    想着他不再犹豫,立时开始修练,封闭外呼吸对已经无漏的他来说并没难度。而最难的地方在于以神入气,他试了好多遍才勉强达成,而后,引导闭息功那一缕内力来到玄关,放空思维,仅留存一点心念在新生成的精气,或者说精气中那一缕微弱残留的先天元气,缓缓在体内流淌起来。



    “脐之后,肾之前,名曰偃月炉,又曰气海。稍下一寸三分,名曰华池,又曰下丹田,方圆一寸二分,亦是虚间之穴,乃藏精之所、采药之处。此处有两窍,向上一窍通内肾,直下一窍通尾闾,中间乃无中生有之窍,强名曰玄关。”



    “盖呼吸者气也,神者心也,呼不得神宰,一息不全,吸不得神宰,亦一息不全。使息息归根,以接先天元气,神入气中,气包神外,如胎儿在母腹中呼吸一般,即为胎息。”



    ………………



    方尘自顾自的修练,却不知铁拳帮的覆灭,给县里大大小小的势力带来多大震动。



    尤其是那些与铁拳帮有联系的,或者本身就在铁拳帮地盘内做买卖的中小势力,一个个心里忐忑,坐立难安。



    与铁拳帮利益牵扯较深的,担心被找上门,牵扯浅的也怕被以此为借口,大肆勒索。在铁拳帮地盘内的,更是害怕取代的势力贪婪暴虐,那以后日子就难过了。



    在紧张不安下,很多势力都不免打起了算盘,一些人想着另投其它势力,寻求庇护,一些人则携带重礼,想来拜见,还有一些则想着观望,看看风向再做选择。



    好在,议事完后,立刻有人传话,一切照旧,让许多人稍稍安心了一些。



    但来拜访的也被挡了回去,只说新帮主正在闭关修练,暂不见客,等过段时间立门头,开香堂自会广邀宾客前来观礼。



    这些拜访之人只能无奈离开,但礼物却留了下来,并言明到时还会有份贺礼。



    对他们来说,只要明确新老大的态度,并重新巴结上靠山,多送一份礼只是小事情。



    县城太过凶险复杂,没有靠山,自身又不够实力的,随时都有可能被人盯上,一口吞掉。



    佟迁有着方尘的提前吩咐,上门的全都记下来,没来的也记下来,一切都别管,等他出关再做处理。



    不同于中小势力,五大势力就安稳多了,同为县城顶尖势力,自有一份傲然,不会怵了方尘。



    城东,一处占地庞大的府院内,议事大厅中人员齐聚,两排座椅坐得满满当当。



    “元方,你怎么看?”



    “大哥,此事必有蹊跷!”



    坐在主位上四十多岁,面带威严的男子,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道:“哦?有何蹊跷?”



    他询问之人只有二十出头,比他大儿子还要小上几岁,却是老爹老当益壮给弄出的弟弟杨元方。



    杨元方从小就聪慧灵敏,天资不凡,在十八岁就突破了后天,现今二十一岁过半,十二正经已然打通十条,用不得半年就能成就后天中期,是家族中最有潜力达到后天圆满的武学天才。



    是以,他十分看重,悉心培养,以期家中再出一位顶梁柱。



    在扶县,后天圆满就是最顶尖的存在,可以说,每一位都有着巨大影响。家族每多出一位,地位就能多提高几分,获取更多的利益。



    杨元方也不胆怯,起身向四周施了一礼,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含笑款款而谈:



    “小弟以为,那方家必是早早有了谋划铁拳帮的心思,也调查过了余威的性子。是以,才会在铁拳帮地盘购买院落,又刻意让几个半大小子,带着一群姿色不错的侍女招摇过市,为的就是引起余威的注意。而方家明明实力强横,却偏偏在院落放了一群锻体境护卫,导致余威起了轻视之心。之后又调来高手,暗藏人中,引那余威出城……”



    “之后就简单了,余威被打成重伤,几近被废,以那余元霸道的性格,必然不会甘休,结果却一步步掉入对方算计,落得惨死异乡的结局。斩掉余元,方家又间不容缓的杀到县城,以有心算无心,又无后天大成坐镇,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



    ‘啪啪啪!’



    “好,不愧是我杨家麒麟儿!”杨元昭拍着掌赞许道。



    他无法知道方尘的心思,但从调查到的信息和自己推测,也是这个结论。方家谋算着实可怕,步步为营,环环相扣,把铁拳帮生生算计到死,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杨元方露出一抹傲然,而后又故作谦逊的向在坐长辈施了一礼,才安然就坐。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