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说话间,萧清见四周的乌光血焰出现大小数百座旗门,前后还有几座法台,上立无数妖幡魔幢,邪气隐隐,迥非寻常妖人所用之物。



    法华金轮上发出的金霞光柱,吃四周乌金色的光箭血雨四面一冲,犹如置身在怒海狂涛中,响起亿万道雨打琵琶的繁音巨响,好像有些支持不住的势头。



    还不等有所举动,就见身下的元鼍闷哼一声,长尾巨翼一缩,全身卷缩成一团,牛头一摇,一面漆黑如墨的光华,凌空飞出,托起它缩为几丈长短的身躯,四周墨光大盛,无数血焰还不等靠近,就由大变小,朝那面八角形的光华透来,一闪无踪。



    跟着墨光乌云大盛,升起十余丈高下,将四周的血焰荡开无数。



    萧清只觉身外压力一松,法华金轮不涨反缩,化为一圈尺许大小的金轮,陡然虚悬空中,也不转动。一百零八颗齿轮上射出的祥霞,冉冉和下面的乌云光气交织在一起,整个金轮也化为了乌金色,光焰越发柔和起来。



    心头一动,知道是金轮宝光自动发挥灵效,将下面元鼍飞出的乌灵牌彼此交融汇合,生出几分北方玄武罡煞之气,将轩辕法王同名的邪法荡开大半。这先天四灵四相,在休宁岛见识过厉害,更得了一件乙木至宝,更是略知大略。



    轩辕法王的的邪法既以天象星辰命名,当然万变不离其宗。故此元鼍的乌灵牌挡在下面,妖人万难凭着这邪法侵入,法华金轮具有轮转诸天,普照万象之力,当然会生出诸天变化,来抵御外面的煞火妖法。



    近来法力大涨,法华金轮就算没有下面的乌灵牌,只要静心打坐半个时辰,也能将外面的玄武罗睺神罡荡开,就算不能借此冲出去,但自保防身却无问题。



    知道光是这两件至宝,也能无害,心头一宁,也不起身,暗运玄功,将寒碧珠的五彩奇光,汇合在法华金轮上,化为一团祥霞佛光,罩在光幢头顶。



    见申屠宏那边被困的总共三人,除了申屠穷酸认得,一人身长九尺,形如竹竿,却颇有几分飘逸出尘的仙人味道,就算没有见过,也知道是矮师伯朱梅的大弟子长人纪登,功力深淳,不在申屠穷酸之下。



    另外一人是为英风飒爽,虎背熊腰,目如朗星的英挺少年,一袭白衣,一道形如银河星光的银虹,正从手中收起。



    萧清心头差点笑出声来,知道这少年定然是周姑奶奶的三世情侣,三英之一中最没存在感的严人英。若不是他手中的这柄银河剑,还差点误认是是白侠孙南了。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这里已经和轩辕法王开打了,孙南这样资质禀赋两不如的弟子,当然不可能跟了过来。凡是能过来参与小南极之战的,都是峨眉功力深厚或者有异宝防身的。



    至于方才四人,形如幼童的少女应是石生之母陆蓉波,她身边的少年自然是杨鲤。另外那对童男童女则是枯竹老人引入峨眉,有不少枯竹老人所赠法宝,女童叫元皓,男童叫方瑛,颇有些让人头大,认错男女性别。



    搬着指头一算,都知道要是他们这十余人被轩辕法王门下一网打尽,那峨眉后辈至少元气大伤,实力损失三分之一。



    见前面法坛人影攒动,现出数十位妖人,当头一人身穿一身血红长袍,上绘不少血焰乌光,容貌颇为狰狞,却偏生具有几分威严模样,让人觉得不是那么可恶。



    左边是位紫罗仙衣,云带霓衣的宫装女子,美艳非凡,只是嘴皮略薄,给人一种冷酷无情的感觉。



    右则则是一位蓝光缭绕的道人,矮矮胖胖,看上去却没有半点滑稽之感,反觉得一股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



    萧清眼尖,一眼看到余英男手中的禹王鉴中,现出身后法台面目,正中一团粉红妖光中,正裹着一个形似人心,约有酒杯大小的黑色妖铃,上篆刻无数符箓云纹,正一收一缩地跳动不止。



    每跃动一下,就见几丝粉红色的妖光疾如闪电地腾空飞起,眨眼无踪,不过来路却是朝着这面,不用问都是什么恶毒妖法。



    想起谢璎七宝金幢上的梵铃无边妙用,知道用法也是大同小异,摄人心神魂魄,最是阴毒。



    自己列缺双钩有隔空取物之妙用,和昊天镜有异曲同工之效,只是双钩不如开辟二宝那么威力无穷,自己又功力浅薄。虽不能将那妖铃隔空钩过来,却能送过一件法宝将它打碎,此时小姑奶奶又在身畔,送出太阳神针,可谓万无一失。



    心头才一想到偷袭的法门,也有些明白过来,昔年列缺仙人为什么将仙钩练成宝钩而非双剑,就是取刚极柔生的韵味,更兼有和太阳神针合运之妙。



    双钩尖所合的那个圆圈,刚好和太阳神针所化金轮一般大小。



    当下对余英男道:“师姐,我有法子破掉那黑铃铛,不过还需要你发出太阳神针,你我合力才行。”



    余英男摇头道:“外面的玄武罗睺神罡太厉害,宝光分合之间。你飞出列缺双钩,虽能飞至对面妖台,但收回之间。难免露出空隙,被妖气得隙而入,还是稳妥为妙,不要将其他宝光飞出你和元鼍道友主持的护身宝光中。”



    你这小姑奶奶,和同门在一起就装老实,其实胆子比谁都大,别以为我不知道!



    萧清心头鄙夷了一下,目光一转,对申屠宏道:“申屠师兄,我将法华金轮光华略为收敛,你将伏魔金环宝光移在外层,全力主持第一层防护,我和元鳌合力主持第二层宝光。顺道也和余师姐合力发挥列缺二宝的妙用,,不用飞出宝光,看能不能破去妖铃。”



    申屠宏见他颇有几分把握,更知道对面妖台上的摄心铃乃是魔教至宝之一,专摄元神。铃声只要一入耳,就随人心意生出异声,元神立起感应,被铃声吸住。若非定力深厚,可视若无睹,否则越陷越深,只要真魂一出窍,就被铃光收去,永坠沉沦。



    虽说随来几人皆仙福深厚,脸上也并无晦气,不会陷落,但能破掉敌人至宝,也是减少敌人不少凶焰。来时乙师伯又有交代,能将几个妖人激怒,提前发难更妙,让几件魔教震撼乾坤的至宝不能联合一气,更容易消弭灾劫。



    轩辕法王座下转世五弟子红羽神君柳元,将师门的玄武大阵早已布成,就是欲将峨眉小一辈中的英云七矮、四大弟子等杰出之人一网打尽,才拿人英师弟做饵,将来救援的诸人一起困住,分头下手。不料他们两起人却联合一气,何不先行下手,让敌人自乱阵脚。



    当下点头道:“萧师弟此言不错,就算不能破掉敌人的妖法,也能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外面的玄武大阵固然厉害,但有元鼍道友全力主持娲皇至宝,用乌灵牌宝光全力防护,就算轩辕老怪亲临,也不能攻破禁圈,再加上愚兄和几位师弟师妹的法宝,妖气万难入内,不妨一试。”



    萧清见纪登也点头附和,心头松了一大口气。这里都是一群少年老成,谨慎无比的峨眉之秀,且纪登修道年纪最久,峨眉弟子都以他马首是瞻,只要他同意,那自无话说。



    尽管不那么清楚纪登的法力究竟多高,但就方才所用剑光来看,功力深淳无比,一样是深藏不露,比起申屠穷酸至少也是伯仲之间。



    不然将来的青城十九高弟,依然是他为大师兄,要是法力不高,峨眉的齐灵云也不会让他在开府前暂掌凝碧崖仙府事务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一群峨眉之秀面前卖弄法力,原来从来都没有想过,此时却觉得理所当然,更非炫耀,而是各出全力对付妖人。



    当下道:“师姐,我的列缺双钩在两仪真气合运时,会生出先天混元一气,有颠倒阴阳,乾坤挪移的灵效,将你手中的太阳神针所发精芒送至法台前。连宝光都不用飞出外面的几层光幕。师姐见钩上青蓝光华汇合一体,就立刻发出神针。”



    说完,双钩再次持在双手,此时却与方才略有不同,钩身光华尽数收敛,恢复了平日锈痕斑斓的模样,钩脊两道雷纹却青霞隐隐,蓝芒四射。



    元鼍背上诸人皆功力深厚,不会误认他是功力不够,不能将宝钩光华尽数收敛,而是明白那两道如龙走蛇的符咒雷纹,另有妙用。这师弟才将自身真元汇聚双钩灵气,全数送在上面,以本身玄功发出雷霆一击。



    等先天一气在双钩上来回运转四十九个来回,就见双钩同时隐去,只剩下两道龙蛇飞舞的精芒,青蛇如曲、蓝蛟如折,犹如活了一般,盘旋不定。



    同时间,左手虚托着太阳神针的余英男,又是另外一番情况,那根寸许长的扁平金针,只剩下尾部升起的七点针尖大的奇光,若不是众人法力高强,在满空的金霞乌云彼此辉照下,根本看不出丝毫痕迹。



    :。: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