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呵呵…只要杀了刀皇!消灭圣教!我们便无后顾之忧!”

    四目相视,眼中厉芒闪现,冰法王阴声提议。

    “住口!”

    听其所言,怒气冲天,见对方如此大逆不道,张学友瞪着虎目,拍出一掌!

    见此,丝毫不惧,冰法王迎出一掌!

    “碰!”

    霎时,两掌相触,一声重响,四周寒气弥漫,地面上冻结成霜!

    “哈哈哈!虽说成为五**王,但我们之间,却未曾比试过!今夜就让在下,领教冰法王的本事!”

    一身白袍鼓动,内力源源不断的与对方比拼着,张学友朗声大笑。

    “哼!未曾想到,移法王的功力,竟然如此深厚!”

    听闻,不动如山,冰法王冷哼一声。

    哼罢,黑布下,冰法王嘴角轻扬,蔽了一眼风法王。

    对面,察觉眼色,风法王目露凶光,连忙一指偷袭张学友!

    “无耻!”

    见此,心中大怒,张学友反手拍出一掌,迎向对方!

    “碰!”

    顷刻间,房内狂风大作,指掌相交,张学友以一人之力,与二人比拼内力!

    数息后,三人皆乃绝顶修为,以一敌二,张学友逐渐面色苍白。

    “哈哈哈!张学友!我们收手如何?若再比拼下去,你必死无疑!”

    目光冰冷的注视着对方,风法王含笑提议。

    “不错!我们并非是敌人!无需拼个你死我活!”

    点了点头,眼中若有所思,冰法王阴声附和。

    原本今夜,自己三人前来,是打算说服张学友,一同对抗刀皇!

    可未曾想到,张学友竟然不识好歹!

    若非两个月后,乃是刀皇的寿辰!未免对方起疑,自己定将斩草除根!

    “住口!忘恩负义!卑鄙小人!在下不屑与你们为伍!”

    闻言,瞪着虎目,张学友低声怒喝。

    “好!骂得好!”

    四目相视,心中满是杀意,冰法王沉着脸,蔽了眼雷法王!

    “轰隆隆…”

    对面,察觉眼色,雷法王娥眉紧蹙,一拳挥出,雷声赫赫!

    “扑哧!”

    于是,一拳狠狠地击中胸口,张学友喷出一口血箭!

    天地挪移!!!

    而就在此时,眼中精光乍现,张学友嘴角轻扬,满头青丝冲天而起!

    下一刻,左掌心爆发出强大的吸力,吞噬冰法王的寒气!

    同样如此,右掌心吞噬着风法王的指力!

    “啊!”

    随后,张学友一声长啸,将吞噬的两人真气,与自己的真气,一同汇聚胸口,扑向雷法王的拳头!

    “扑哧!”

    霎时,猝不及防,被三道真气冲进体内,雷法王喷出一口血箭,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天地挪移!!!

    见此,沉着脸,一身白袍鼓动,张学友再次施展出圣教绝学!

    用左掌吞噬冰法王的寒气,对抗着风法王的指力!

    当即,局势扭转,冰法王与风法王面色苍白,内力损耗过多!

    而张学友却安然无恙,内力不减!

    “风法王!快收手!再比拼下去!我们将耗尽内力!”

    身前,目光直盯着对方,见张学友神色不改,冰法王冷声大叫。

    未曾想到,张学友所修炼的,竟然是天地挪移!

    在圣教中,除了忘情七重天之外,最高深的武学,便是大圆日剑法,流星踏月以及天地挪移!

    没想到,刀皇竟如此偏心,将此等功法,传于张学友!

    而自己更没想到,张学友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甘心排在五**王第四位!

    依自己所见,张学友如今的功力,当属五人之首!

    “好!”

    对面,同样感觉到不对劲,风法王咬着牙沉声回应。

    “扑哧!”

    而后,冰法王与风法王一同撤掌,两人真气逆流,口吐鲜血!

    当然,即便比拼内力,击败三人,但三道真气在体内游走,多处筋脉受损,张学友嘴角溢出鲜血。

    “哈哈哈!张学友!难怪你对刀皇忠心耿耿!他竟然传授你天地挪移!”

    擦去嘴角血液,目光直盯着张学友,冰法王嫉妒的吼叫道。

    “呵呵…是你们愚蠢罢了!在下乃是移法王,这所谓的移字,自然便是天地挪移!”

    听闻,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张学友朗声轻笑。

    此话一出,冰法王三人面面相视,心中大悟。

    一直以来,自己三人从未想过,这名号之中,竟关联着自己的武功!

    如此说来,冰法王修炼的是百里冰封,风法王乃是聚风指,雷法王则是悍雷拳!

    “哼!张学友,你笑什么?如今我们两败俱伤!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从地上爬起身来,同样心中嫉妒,雷法王娇声喝斥。

    “哈哈哈!你们三人大逆不道!今夜,在下便与你们,同归于尽!”

    目光扫视三人,张学友冷若冰霜,眼中满是坚定。

    “夫君!”

    突然,就在此时,厢房外传来一道焦急的呼唤声。

    不久前,听得厢房中,传来剧烈的打斗声!

    虽然夫君严令,让自己待在房中,但心中满是担忧,谢氏循声赶来。

    “娘子!莫要进来!为夫无碍!”

    听得叫唤声,面色一愣,张学友眉头轻皱,连忙严声回应。

    “哈哈哈!”

    对面,蔽了眼纸窗外的人影,冰法王眼中一亮,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见此,嘴角挂着血液,张学友喝问道。

    “张学友,虽然我们三人联手,拿不下你!但只要我们其中二人,拖住你!甚下一人,便可…大开杀戒!”

    四目相望,心中已有计策,冰法王阴笑着回应道。

    “你!有本事冲我来!”

    闻言,心中一惊,张学友急声怒吼。

    “呵呵…张学友,你的孩子,才两岁吧?”

    身旁,美目一亮,听出冰法王言中之意,雷法王冷声威胁。

    “不错!张学友,你莫要轻举妄动,小心你妻儿的性命!”

    另一边,点了点头,风法王沉声附和。

    “你…你们敢动我的妻儿!我和你们玉石俱焚!”

    目光扫视三人,周身真气鼓动,张学友眼中满是杀意!

    “张学友!我说过,我们并非是敌人!我们之间的遭遇相同!我们只是想要自由!想要能保住性命!”

    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冰法王冷声解释道。

    “哼!笑话!你们想要的,只是保住如今的地位与权利!”

    听闻,眉头轻皱,张学友神色厌恶,嗤之以鼻。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