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在出洞的时候,一路还捡了很多晶体。走出洞口,发现天色渐渐渐渐转白,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



    她最后用精神力扫了一遍整个山丘,发现一个惊骇的事情,明明躺着5个人的地方,现在居然少了一个!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那人是被怪物吃了甘薇恩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那人是偷跑掉了,这怎么可能呢?可事实证明,在她的精神力下,还有漏网之鱼,这也太可怕了。她赶紧满山遍地的找,她必须要找到这个人。



    她不想现在就跟甘家正面对上,所以此人必须死。



    有精神力就是最好的探查器,在山上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踪影,跑得这么快那个人叫韩中秋,甘薇恩记得他的面容。



    甘薇恩现在犯难了,山丘四面八方都可以逃跑,到底应该朝哪个方向去追



    那个韩中秋的的实力不容小觑,但也不可能是她的对手。计算一下时间,那家伙跑得再快也就10公里路的样子。



    不再迟疑,甘薇恩饶着山丘的外围开始跑起来,精神力全开。没错,就是饶着山丘跑圆圈,一圈比一圈的距离向外扩展,只有这样才能不错过任何一个方向。



    还好,上天不负有心人,甘薇恩在山丘的北部,距离山丘有12公里路的地方,发现了那个叫韩中秋的人。



    此时,两人四目相对,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寒光。韩中秋心里明白,此女不可能给他第二次逃脱的机会了。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甘薇恩冷冷一笑,说道:“你还不配知道我是谁,看在你是一条汉子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光荣的死法。亮剑吧——”



    多说无益,双方都抽出了自己的武器,当韩中秋看见甘薇恩亮出的银月弯刀后,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呀——!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拼了!”韩中秋说完就冲了上来。出招都是一击必杀的技能,招招都想取甘薇恩的人头。



    甘薇恩连连躲闪了五次自己的脑袋,怒了,“堂堂古武传承人,就这点本事——太慢了……太弱了……简直没吃饭——软趴趴的,真是给古武丢脸——”



    “呛呛——啃呲——呛呛呛——噗!”



    韩中秋看见自己的剑飞了出去,直插进不远处的泥地里,惊骇的退了几步,“不,你不要杀我,我不是你的仇人——”



    本想一刀割下他的脑袋,听他怎么说,她停下手里的刀,淡然问道:“哦那你知道谁是我的仇人了”



    “知道,当然知道,你的仇人就是京都甘——”



    “咻咻咻——!”



    甘薇恩看见几把飞刀迎面而来,这是自不量力还是自动送菜人说关公面前耍大刀,这家伙还想在飞刀奶奶面前投飞刀哟



    甘薇恩咧嘴一笑,一个念头飞刀一个旋转,调头就朝韩中秋而去,“老子是你的飞刀祖宗,送菜也救不了你——”“噗噗——啃呲!”四把飞刀一一命中目标。



    最后,失去头颅的身体缓缓栽进地面上,血腥味慢慢扩散开去。



    要说古武与异能的不同之处在哪里,一个可以外放,而一个只能在体内循环。



    据说可以外放的内力,不是没有,那是先天之境后,突破到后天之境的境阶。再来是炼体之境,可以飞檐走壁,可以一拳千斤。



    这些关于古武的知识,还是雷诺给她普及的,不然她还无从下口。大众都没听到过的事情,她自然无从知道。



    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首,又看了看天色,甘薇恩果断的离开了此地。



    看来,不远处的怪物要饱餐一顿了。她手里已经没有“分解机”,比首虽然在空间里,但她不想烧出火花来,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个时候,附近的道路上肯定有人在走动了。基地里的事情,已经传得人尽皆知。都想早点进去获得庇护。所以,不是所有人都跟甘薇恩一样,认为基地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回到小院里,最后一班守夜人刚刚换班。躲过守卫的人,闪进自己的房间,刚刚回来的时候,又听见小黄在院子里有动静。



    看来这家伙对她格外上心,是决定跟着她吃香的喝辣的了?希望真是这样。



    想到小黄,就记起蔡文修的獠牙,那只母猪也不知道晚上跑哪儿去野了,不知道天亮以后会不会回来。



    如果那獠牙真的白天能回来找蔡文修,那这帮手对蔡文修来说,非常有用。獠牙的背后还有9只小的,长大以后肯定会便宜队里的其他人。



    也有一种可能,它们长大以后跟它们的母亲一样,只认小蔡一人。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是甘薇恩乐意得见的事情。



    关好门,甘薇恩进了一趟空间,再洗了一个澡,还没来得急去看甘泉采了什么东西回来,就出了空间。



    转身打开门,走到甘泉的房门口,推开门将他放进房间里,话都没说一句。又折回房间,拉好门躺上床睡了过去。



    当甘薇恩再次醒来,已经是上午8点。所有人都吃过早饭,准备去推自己的地盘了。



    看到甘薇恩一身黑衣,潇洒下楼的身影,准备开拔的人立即停了下来看着她。



    净月看着甘薇恩,笑着说道:“小姐,他们都去推地盘了,我和谢云西准备带小黄去外面走走,不过它好像不配合!”



    “你们先去推进自己的地盘!中午再回来研究小黄的吃食。”



    净月看了谢云西一眼,高兴的道:“好,那我们先去了!”



    听见甘薇恩这样说,都笑着离开了小院。豪气干云的打自己的地盘去了。



    邓州城和甘泉正在院子里做木工,甘薇恩走了过去,杨军军从堂屋旁边的房子里跑了出来,看见甘薇恩在问邓州城事情,就没打断他们的对话。



    甘薇恩看着地上七零八落的木片,皱眉问道:“邓叔,这大板车什么时候可以投入使用”



    邓州城放下手里的凿子,抬头说道:“小姐,最快也要明天中午,这些木头本打算喷点漆,时间太急就免了吧!”



    “那,这个大板车能坐下我们所有人吗?”甘薇恩关心的是这个。



    邓州城听到这里,一笑笑了起来,把一张老脸笑成了一朵花,他道:“哈哈……小姐,你应该担心的是小黄听不听我们的话吧?它要是撂挑子,我跟甘泉的功夫白瞎了!特别是甘泉,昨天干了三天的活!”



    甘薇恩回头望了小黄一眼,发现它也在立着耳朵,听他们这边的谈话。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