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执法人员上前要用手铐铐住楚亦星,而楚亦星往后倒退一步。

    清冷眸子平静淡定望着执法人员,一字一句道:“你们只是疑似我跟艾莉的死有关,并不能确定我就是害死艾莉的凶手,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你们没有权利用手铐铐住我。除非你们做好因为冤枉我使我名誉受损而赔巨款的话,我倒是乐意配合。”

    说话的同时,楚亦星举起双手,目光坦然:“来吧。”

    执法人员没有立马动作,听完楚亦星的话确实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欠考虑。

    他们确实还没有绝对的证据证明楚亦星就是害死艾莉的凶手,如果贸贸然逮捕楚亦星的话,不仅对她个人名誉造成不良影响,就连楚氏也会受牵连。

    到时候,要赔偿的金额可不是他们能承受得起。

    他语气谦和道:“楚女士,非常抱歉,刚才是我鲁莽了。不过,按照流程,您需要跟我们一起回警局,配合录口供和调查。”

    楚亦星微微点头,她转身看向倒在地上的艾莉,眉心紧蹙。

    多余的话没说,在执法人员的保护下从侧门上了警车。

    车子在警局门口停稳。

    楚亦星跟着执法人员一起下车,还没迈出去一步,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走了上来。

    语气官方道:“我叫白墨辰,是司太太的律师,我将陪同她一起配合调查。”

    执法人员像是看惯了这种场面,没有阻止,让中年男人跟着一起走进审讯室。

    楚亦星刚落座,白墨辰便对审讯员说道:“我当事人有权保持缄默,请各位注意言辞。”

    审讯员微微颔首,翻开文档查阅了一会儿,再抬头之时,眼神像是扫描机一般盯着楚亦星,开口问道:“楚女士,您能阐述一遍案发现场的情况吗?”

    “可以,我记忆犹新。”楚亦星想了想,还是打算从黑衣人引她那一段开始说:“致歉发布会是在18:25分结束,我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先去了VIP病房区,刚来到走廊就看到一道黑色的声音掳走了我的儿子,当时情况非常紧急,我没想那么多就拔腿追上去,一心只想把诺诺救回来。之后,掳走诺诺的黑衣人躲了起来,我只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找,却万万没想到推开的第一扇门里竟然有人躺在地上,且死的人还是和我刚刚针锋相对结束的艾莉,作为医生,我第一时间凑上去确认艾莉的生命体征,与此同时你们就出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楚亦星稍稍停顿了一下。

    接着道:“说实话,我怀疑是有人故意要陷害我,想置我于死地,才会设这么一个看似完美的局来陷害我。”

    审讯人员认真听着她描述的每个字每句话。

    单从她的口供来看的话,的确被陷害的成分高一些。

    审讯人员官方问道:“麻烦说说你跟受害者是什么关系?”

    楚亦星没有立马回答,在心里酝酿了一下,才淡然回答道:“陌生人关系。”

    *

    【今晚先更新一章,明天四更,妃子身体不适先休息了。】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