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一百二十年前红尘庵的第三任庵主含烟师太在游历中爱上了昆仑魔教的十二魔使之一洛问沙。两人一直精心掩盖着这段难以被世俗所接纳的情感,直到魔教大举东征的那一天。



    身为十二魔使,洛问沙是魔教兵锋直指中原的急先锋,无论如何回避,含烟师太最终与自己的情人站在了对立面。不过,即便明知自己该有的立场,含烟师太仍然无法克制自己难以自拔的情感。在魔教节节败退,洛问沙独木难支之际,她以一种古老的秘方为媒,凝聚全身精血,用自己的生命保全了恋人。



    百余年来,红尘庵对这段往事一直讳莫如深,青丝诀也被列入禁忌之术。陆为霜在随心师太圆寂后,偷偷取走了青丝诀的心法。她原本想要凭借这门秘术与靖天侯同归于尽,为师傅报仇雪恨。谁知命运弄人,陆为霜与当年的含烟师太一样,最终面临无法抉择的两难境地。



    青丝诀终究是为维护恋人而生,陆为霜也无法逃脱这魔咒一般的宿命。这门能够逆天改命的秘术没有用在靖天侯身上,反而救了他一命。



    龙隐湫疯狂地催动真气想要脱身离开,但青丝决凝聚了陆为霜近二十年的全部修为,一旦发动除非大罗天仙下凡,否则只有等待灰飞烟灭。



    “不!”龙隐湫发出了绝望的怒吼。



    两人就这样在眼前蒸发消失了,只有一缕发丝飘散在空中,缓缓落在了靖天侯掌心。施展青丝诀自后,陆为霜的青丝都变成了白发,银光闪烁处仿佛还带着陆为霜的体温。



    靖天侯的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陆为霜殒命的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失去了一大块分量,痛得他不能自己。靖天侯好想就在这里放声痛哭,一直哭到眼泪流尽为止。



    但靖天侯没有哭泣。



    从古至今人们似乎永远面临一个悖论,越是悲伤的时候就越没有悲伤的余地。靖天侯还记得自己隐藏心底的使命,他必须赶在群雄闯进来之前吸纳弥勒舍利的力量。虽然外面有白鹭飞把关,但谁又知道孤身一人的他能够阻挡得了多久呢。



    于是,他收紧了悲痛,盘腿坐下,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地底的红莲业火仿佛似乎提前预知了什么,开始喧嚣沸腾起来。



    “我今乃发大宏愿:照行善者,犹如朗日;照失道者,犹如明炬;除烦恼热,如月清凉;如无足者,所得车乘;如远涉者,所备资粮;如迷方者,所逢示导;如狂乱者,所服妙药;如疾病者,所遇良医;如羸老者,所凭几杖;如疲倦者,所止床座;度四流者,为作桥梁;趣彼岸者,为作船筏;是三善根殊胜果报;是三善本所引等流;常行惠施,如轮恒转;持戒坚固,如妙高山;精进难坏,如金刚宝;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秘藏;等至严丽,如妙花鬘;智慧深广,犹如大海;无所染著,譬太虚空;妙果近因,如众花叶;伏诸外道,如师子王;降诸天魔,如大龙象;斩烦恼贼,犹如神剑;厌诸諠杂,如独觉乘;洗烦恼垢,如清净水;能除臭秽,如疾飘风;断众结缚,如利刀剑;护诸怖畏,如亲如友;防诸怨敌,如堑如城;救诸危难,犹如父母;藏诸怯劣,犹若丛林;如夏远行,所投大树;与热渴者,作清冷水;与饥乏者,作诸甘果;为露形者,作诸衣服;为热乏者,作大密云;为贫匮者,作如意宝;为恐惧者,作所归依;为诸稼穑,作甘泽雨;为诸浊水,作月爱珠;令诸有情,善根不坏;现妙境界,令众欣悦;劝发有情,增上惭愧;求福慧者,令具庄严;能除烦恼,如吐下药;能摄乱心,如等持境;辩才无滞,如水激轮;摄事系心,如观妙色;安忍坚住,如妙高山;总持深广,犹如大海;神足无碍,譬如虚空;灭除一切惑障习气,犹如烈日销释轻冰…………”



    靖天侯的身躯缓缓坠落,在接触业火之后开始燃烧起来。被烈火炙烤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痛苦的经历,而今后的九九八十一日中,他都必须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楚。



    这个时候,靖天侯突然开口念起来属于地藏菩萨的经文,他的声音沉稳而悠长,就像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样。在这个时空交错的空间,六道的生灵都隐隐约约听到了不知来自何处的梵音。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