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西南道,临阳城。

    狼牙卫的府邸,夏黎在闭关室里,面前有两颗闪闪发光的金色丹药,散发着浓郁的药香。

    这两颗丹药,就是培元金丹了。

    即使没有吞服,也能感受到这两颗丹药上的极致药香了。

    那浓浓的药香之中,散发着能量的味道。

    这股能量很稀奇,不是内力不是真气,而是一种丹田内本源的味道,似乎吞下这丹药之后,自己的根基都会被提升不少。

    也难怪之气有人说吃了培元金丹之后,就算是不能修炼的普通人也能成武者,这股本源之气,足以让普通人达到武者的要求了。

    之前司徒云就和他说过,夏黎有两颗培元金丹,如果两颗一起吞服的话,那肯定效果非常好,但是也要注意丹田的承受能力,毕竟这种丹药的冲击力特别大,即使能加固本源,提升本有的境界,但是很有可能导致出问题,更何况夏黎刚刚突破真武境不到三天,如果在这一段时间吞服的话,很有可能走火入魔,导致丹田受伤。

    而且这两颗丹药还白白吞服了,境界估计也没有什么变化,这才是真正的得不偿失,这是司徒云之前劝他的,但是夏黎也没准备听司徒云的话,毕竟他有系统,如果真的出什么问题,他也可以消耗赏金点的方式,保住他的性命。

    而且他体内还有宁远德封印在他身体里的精纯能量,它可以以这股能量解封,从而炼化培养金丹的药力达到更高的境界。

    司徒云不了解这些,才会劝他不要着急突破,但是夏黎自己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他非常清楚自己目前肯定是万无一失了,所以也没打算听司徒云的话,他也准备试一试,毕竟有保命的手段也有,这足以尝试冲破更高境界的能量,何乐而不为?

    毕竟他现在已经到了真武境,所掌握的真气能量已经比之前强了,如果现在的他在和真武境后期的韩山交战的话,就算是韩山全力使用真气,他也要把握不战败,毕竟真武境和青武境完全是两个境界,说是质的飞跃也不算是过分。

    真武境的真气,其浓度已经很接近真气的上等纯度了,更何况夏黎还有无上天魔功的加成,其真气纯度本就比普通武者强很多,至于真武境之上的境界,一直到尊武境,目前夏黎也应该考虑一些了,宁远德的出现,给了他快速突破的本钱。

    而且到达尊武境之后,真气将会化为真元,威力几百倍上千倍的提升,这也是为什么他面对乾元龙的时候,总是有一股压力的感觉,其实并不是乾元龙故意散发出来的,而是他境界所至,尊武境的武者本身就是有压力所在,因为他体内的能量是真元,比真气强大数百倍,哪怕是他轻轻地放出一丝能量,也是足以让夏黎这种小恶者感受到一一种绝对压制的感觉,心灵震撼那是少不了的。

    “不知道这些东西足不足够让我突破到更高的境界,我觉得应该差不多吧,毕竟体内还有封印的力量在,主要炼化了这一股力量肯定就没问题了。”

    夏黎看了一眼培元金丹,喃喃说道。

    “嘿嘿,小子我出来了,我告诉你哟,你这么做的话,是很有可能突破到真武境中期,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你刚刚突破到真武境初期没有多长时间,境界还没有彻底的稳定,如果真的强行突破的话,很有可能出事的,所以你可要把握好。”

    好几天都没有说话的宁远德忽然出现在夏黎的眼前,嘿嘿一笑说道。

    “你还活着啊,我还打算在狼牙卫总舵的时候让你给我提出点意见,还能有更好的表现,结果您老人家倒好,躲在戒指里面一句话都不说了,搞得我还得那么拼命的打,差点根基动摇。”夏黎翻白眼道。

    “你小子倒是说话不腰疼,狼牙卫三大殿主,那可是比我当初巅峰时期还要强一些的,我怎么敢轻易的暴露能量,如果我一旦和你交流的话,他们强大的精神力估计会立刻感应到,到时候别说是我,就是你小子也得小命不保。”

    宁远德翻了翻白眼,当时他实在是不敢轻易的暴露,只能躲在空间戒指里,毕竟狼牙卫三大殿主实力实在太强,他们的精神力到底修练到什么程度,没有人敢把握,反正感知绝对是非常敏锐的。

    如果真的搞不好,真的就小命不保了,一旦被发现,别说是他,夏黎肯定也会惨遭池鱼,毕竟夏黎是来狼牙卫的人,但是他的空间戒指里边,如果忽然出现了一个当年赫赫有名的大魔头,这种事情可是洗都洗不白的,这种事情就是宁愿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

    狼牙卫对魔道的仇恨也算是不小,刚开始的时候可能只是为了得到天魔经的野心,但是后来因为狼牙卫的人也被魔道啥了不少,所以说双方也是真的有仇怨的。

    所以到时候谁也保不了夏黎,就算是乾元龙估计也不会被夏黎说话的,这种大事,乾元龙这种正直的人,肯定不会保住夏黎。

    “行了行了,您老人家还是回到戒指里面休息去吧,我突破的事就不用你说话了,我有我的经验,只要把你给我留的能量封印慢慢炼化肯定可以的,我对自己有信心。”

    夏黎也自然知道宁远德为什么不出来,刚刚他只不过是吐槽了一句罢了,现在他主要的事情还是要突破境界,宁远德事情他懒得管,就让宁远德在他的戒指里面老实的待着吧,反正也没有什么影响。

    至于万一出什么事的话,他只能靠系统了,但是宁远德也不知道系统是什么,他也感应不到系统,所以说他真的不用担心什么。

    想着夏黎拿起了面前的两个培元金丹,轻轻嗅了一下,感受着浓郁的药香,只觉得精神都是为之一振,这等丹药真是举世罕见,狼牙卫给他一颗其实还可以理解,毕竟狼牙卫财大气粗,而且想要全力培养他。

    但是飞云府这次能拿出十颗培元金丹来结交江湖上的年轻一辈,说实话也是很让人意外,魄力实在是有些大,毕竟即使以飞云府的财力,十颗培元金丹,估计都快赶得上他们十分之一的矿产了。

    bq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