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水中不比陆地,在水中可能会出现的变故要比陆地上更多,曾锐虽说从小便在梁村边的小河里学会了游泳,可若要他深入湖底寻宝取珠他还真不觉得自己有这个本事儿。



    看到这儿他第一时间便走出小院来到隔壁敲开了路传生的房间,询问路家是否有办法解决这凤池深不可测的问题。



    那路传生拍着胸脯保证道:“这根本就不是问题,我们路家已经准备好了避水珠,方圆两丈以内如履平地,这并不是问题,请曾先生您尽管放心。凡是外在条件,我们路家都会为您准备好,你只管探宝即可。虽说这事儿困难重重,但也并非没有取巧之处,在我们路家后勤准备下,要说探囊取物您肯定得打我个大嘴巴,但真没有难到舍身饲虎的地步,如果真有这么难的话,我们也不会请您过来送死。您倘若真的遭遇不测,在我们路家这地界儿我们也脱不了干系,而您那几位兄弟假以时日必定都会是一方豪雄,我们真的犯不上来害您。”



    路传生的话曾锐信了一部分,不过听到路家已经备好了避水珠,那脑海中的困惑也就解决了一大半这就够了。谢过之后,曾锐再次回到房中继续翻看起了凤池资料来。



    女神凤凰蚌通常生长于凤池中心的最深处,并没有伴生异兽的存在,因为这女神凤凰蚌仅仅是对于路家有救命的功效,对于其他人而言那珍珠与寻常贩卖的并没有什么两样。但并不是说,没有伴生的异兽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因为光凤池的最深处本来就已经盘踞着不少异兽猛兽了,光要下潜到湖底去就已经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了。尤其是曾锐还是用那避水珠开路自然十分显眼,会将隐藏在深处异兽都吸引出来,树大招风,法宝太强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可若在便于隐藏还是在水中正常行动两者之前做出选择的话,曾锐肯定只能选择后者。如果连正常行动都做不到的话,那即便是通过隐藏闯过了层层关卡来到这水底也取不出凤凰蚌内的珍珠。相反自己还成了那砧板上的鱼肉,若是一不小心引来了异兽围攻,自己连脱身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



    待取出凤凰蚌内的珍珠放入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再捏碎感应的玉牌便可以被空间之力拉扯出这方小世界,宣告寻宝成功。



    曾锐翻阅资料时暗暗皱起了眉头,因为资料中关于环境的介绍有很多,甚至是对各类精怪都有着颇为详细的介绍,可介绍归介绍,并没有写解决之法。曾锐觉得既然能够介绍道每种异兽的习性了,那要想分析出它们的弱点来应该不算太难,可路家偏偏没有这么做。而且总结出来,取凤凰蚌内珍珠之事简直是轻而易举,先硬闯迷雾森林,后入水池中取珠,如果真有这么容易的话,恐怕路晴也不会让路传生千里迢迢赶到罪州来找自己吧?可路家为什么非要隐藏着中间的一些条条道道呢,曾锐不太理解可又不太好开口询问,只得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曾锐一连在小院内待了五天,可以说除了日常的操练之外足不出户,从早到晚便抱着那一叠厚厚的资料研究。五天时间不能说把那一叠资料都背了个滚瓜烂熟,可好歹也有了个大致的了解,真遇到什么状况也能够想办法面对了,总好过没有资料时摸脑袋抓瞎。



    这天傍晚时,那小伙计照常来送饭时被曾锐叫出了,“小兄弟,麻烦您请路先生过来一趟,就告诉他我准备好了。”



    那小伙计兴许压根不知道曾锐是来干嘛的,只是点了点头就端着餐盘离开了。小伙计刚离开还没半柱香的时间,路传生便火急火燎地跑进了曾锐的小院来,直到门口时才停下脚步边调整呼吸边开口说道:“曾先生,您准备好了?”



    曾锐很随意的点了点头,自己是过来干活的并不是来享受的。在如此安逸的情况下待的时间太久并不利于自己的修炼,准备好了就早些出手,快刀斩乱麻把问题早早解决了也不是坏事。



    “行,那您稍微等会儿,我去通知我们路小姐过来,她应该还有些东西要嘱咐您。”



    “好。”曾锐干脆的回答道,这么大的事儿牵扯到路家年轻一代的生死,曾锐相信也不是路传生这么一个在路家不起眼的子弟能够完全负责的。



    不一会儿,一阵香风刮过,只见路晴婉若游龙般地快步走进了曾锐的小院,来到院前停下脚步冲着曾锐行了一礼道:“听说曾先生准备出发了。”



    曾锐先还了一礼之后有些阴阳怪气地答道:“没错,资料也看的差不多了,再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儿。我是过来替路家解决麻烦的,不是路家养的闲汉。”



    见曾锐明显有情绪,路晴也不可能装作视而不见,毕竟曾锐此去凤池关系甚大,又与自己的性命有关,见曾锐这副模样自然需要询问清楚才是,他要是出工不出力最后吃亏的只会是自己。于是只能好言问道:“曾先生可是有什么问题,您尽管开口,我们路家能够做到的保证不会有半点含糊。”



    见路晴这副大包大揽的模样,本来没准备开口的曾锐,一下压不住自己的火气了,有些赌气地将那一叠厚厚的资料平摊在桌上指着资料问道:“如果真像路小姐说的一样,那为什么这资料中都只交代了简略的过程而只字不提解决的办法,包括这凤池中的异兽也只取了名字说出了生活习性却没有说,如何去避免或者是解决呢?路小姐本来我都已经没想提这件事儿了,但你既然这时候开口了,我就不得不问上一问了。不然,我就只能带着疑惑入凤池了。



    路晴听了曾锐的话,连翻都没有翻看这资料而是直接解释道:“曾先生恐怕误会我们了路家了,我们路家站得直行得正,既然将事情交到你曾锐手上,我们势必会全盘托出,都是为自己做事我们不存在藏着掖着。您入凤池倘若是九死一生,我们路家同样也赌上了年轻一代所有人的生死,我这么说,曾先生您能理解吧?”



    曾锐只是皱着眉头,却没有开口。即便路晴说的不无道理,可他也不能仅凭这么两句话就被糊弄过去了,事儿不可能真这么简单,这其中势必还藏着一番隐情,只不过路晴没有开口罢了。



    见曾锐未搭话,路晴只能轻叹了一口气,悠悠道:“并非是我路家不守规矩,而这厚厚一叠资料并非是我路家人撰写的。我路家的血脉不知是被凤池克制还是如何,但凡入凤池的路家子弟无一幸免,必定陨落。即便是再有天赋再杰出的子弟也逃不过这诅咒,必定会死在这凤池里,久而久之也就没有路家子弟敢铤而走险,只能请这大陆上叫得出名号的强者来帮忙了。而最顶尖的那一拨人以及他们的子弟都太过于惜命,除了像张鹏那种勇于探索和冒险的人敢来以外,其他人是不敢来的。所以我们路家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第二顺位的那一群人,可这群人办事却不太讲究,他们即便是拿了路家许诺的重金探宝成功回来了,也不愿多做停留讲述这凤池之中的具体状况。即便是我们路家愿意花上更高的代价,他们也不愿多说仅仅是草草说上两句就走人,这资料都是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我们路家人不断完善出来的结果。并非是有意隐瞒曾先生,还望您不要见怪。”



    原本有肚子邪火没地儿发的曾锐,也愣是让路晴这一番推心置腹弄得没了脾气。他也没想到在在大陆闻名,在峡州数一数二的路家竟然还存在这样的烦恼。



    见曾锐不再言语,路晴便放了一枚储物戒指在桌上然后又缓缓说道:“这是在凤池中你或许能够用的上的物件,我们路家都已经替你准备齐全了。如果你现在想法改变,不愿趟这趟浑水提出来便是,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如果你愿意帮忙便检查一番这储物戒指里东西,看有没有需要补充的现在也大可提出来。”



    说完还用楚楚可怜的目光望向曾锐。女人撒娇不可怕,漂亮的女人撒娇才可怕,尤其是像路晴这般芳华绝代的冰山美人突然用上这一招更是恐怖如斯,简直就像是冷不丁的丢出一大杀器,让曾锐都想不到理由拒绝了。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