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夜色深沉,天空之上的乌云比之前显得更加的浓郁,月光和星光都是被遮挡了起来,看不到丝毫的光线,整个长安城都好像变成了漆黑的一片,那空气中还有低沉的风吹着,发出呼号的声音,显得有些冷寂压抑!



    此时此刻,在那苏宅之内,后宅苏善的居所之处,那屋子里的火光微微摇晃着,两道身影全部都是投射到了墙壁之上,顺着影子看过去,正是苏善还有小玉儿。



    苏善斜靠在书桌后的座椅之上,阴柔的面庞上满是淡然之色,小玉儿一身黑衣站在他的对面,声音里带着些许森冷和煞气,低声说道,



    “督主,梁帝和文公公已经开始起疑心了,文公公今早上亲自去十二地支的总部,给十二地支的负责人下令,要求暗中彻查东厂,并下了死命令!”



    “一旦您还有东厂有任何不轨的举动,立刻处理!”



    “哼!”



    苏善听着小玉儿的汇报,那脸庞上的森冷之色更加的浓郁,他轻轻的哼了一声,直起了身子,冷声笑着道,



    “我早就料到了!”



    “如今朝纲大乱,禁军和镇南军依旧斗的不可开交,民间对梁帝也是怨言颇多,而我还有东厂却没有任何的动静,她如果还没有起疑心,那就太蠢了!”



    “不过,我正是故意让她起疑心的!”



    “如今的梁帝已经是无人可用,捉襟见肘,筋疲力尽,她再分出心思来防备着我,那禁军和镇南军之间的矛盾,她就更没有精力去处理了!”



    “这场乱象就会更加不可遏制的扩散下去,如此一来……咱们的计划就会更顺利!”



    “那十二地支这边……督主打算怎么办?”



    小玉儿并没有对苏善计划表露出任何评论,苏善所作的一切,在她眼中看来都是正确的,也都是必须要遵从的,她现在只想知道,十二地支该如何处理!



    “我记得你说过,十二地支你已经控制了大部分的人,只有最上面的两个头领,还有其中一些文公公亲自安插的人手无法控制,是不是?”



    苏善微微的抬起了头来,那阴柔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阴沉冰冷之色,隐约有无形得煞气席卷了出来,显得格外的瘆人。



    “不错!”



    小玉儿似乎猜到了苏善的意思,微微的拱了拱手,那娇媚的脸蛋儿上露出了一丝同样浓郁的杀气!



    “那现在,既然已经准备和陛下撕破脸皮了,这十二地支里面的那些人,就没必要再给他们留着了,你找个时间,把他们都给清理掉吧!”



    苏善缓缓的站起了身来,那目光里的森冷之色浓郁的可怕,



    “彻底弄瞎陛下和文公公的眼睛,让他们无处施守,无计可施,在这皇宫大内,等着灭亡!”



    “奴婢明白!”



    小玉儿格外恭敬的拱了拱手,目光闪烁了一下,低声道,



    “不过督主,彻底清洗十二地支的话,还得需要督主帮忙,十二地支里面的两位头领,都是先天中期境界,奴婢虽然已经突破先天后期,但除掉这二人,恐怕还有些难处!”



    “没问题!”



    苏善嘴角儿上露出了冰冷的笑意,哼道,



    “天蚕神功大成之后,我也好久没有与人动手了,这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你安排时间吧!”



    “是,督主!”



    小玉儿再次拱手,然后目光温柔的看了苏善一眼,便是悄然退出了这屋子,那瘦削的身影凌然而过,一眨眼的功夫,便是已经消失在了这深沉夜色之中!



    屋子里只剩下了苏善,他站在窗前,双手负在身后,盯着无边夜色,面庞上的森冷和杀气也是越来越浓郁,许久,他轻轻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



    “陛下啊,奴才陪了您这么久了,也到头了!”



    “奴才虽然坐不上那个位置,但这权力,奴才还是想要拿在手中的!”



    “对不起了!”



    ……



    转眼间,数日时间过去!



    这一夜天空依旧阴沉,不过因为下了一日的秋雨,这空气中倒是多了几分冰寒,街道上有不少的水洼,里面的雨水反射着暗淡的光芒。



    咻!咻!咻!



    一道道的人影从街道的夜色之中掠过,然后朝着东南方向疾驰而去,这些人都是一身黑色夜行衣,整张脸都被黑巾覆盖,看不清任何的模样儿,但那身上的杀气,却是没有怎么掩饰,让整个夜色都显得压抑!



    众人踏着水洼经过,周围的那些虫叫声都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哗啦啦!



    不过片刻的功夫,众人便是出现在了一处街头小巷之处,这条小巷子延伸进去,联通着一处并不显眼的宅院,宅院从外面看起来夜很普通,不过门口却有两名护卫站着,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众多的黑衣人纷纷将小巷包围,而最外面,还有一排黑衣人分别带着弓弩,分散开来,将所有的退路都给牢牢封死,这些带着弓弩的黑衣人,都是苏善从东厂之中带来的心腹,由他自己亲自带领!



    不久后,一切都准备就绪,苏善和小玉儿分别戴着罗刹面具,出现在了这小巷的入口之处。



    “罗刹大人!”



    黑衣人之中有一名首领模样儿的人站了出来,他恭敬的给苏善和小玉儿分别拱了拱手,然后格外森冷低沉的说道,



    “整个十二地支总部,都已经被咱们的人完全包围,十三巷周围的七条通道,也全部被封死,今夜,这里不会有一个人逃的出来!”



    “很好!”



    苏善和小玉儿对视了一眼,那眼瞳之中都是露出了格外森冷的神色,两人微微笑了笑,挥手道,



    “杀进去,整个十二地支总部,鸡犬不留!”



    “是!”



    随着黑衣人头领的微微拱手,那无数的黑衣人,都是飞快地朝着小巷掠去,而这时候如果从天空之上俯视下去,则会发现,这条小巷联通着的那处宅院,四周还有七条通道,分别延伸到了四面八方!



    而这七条通道,也同样都是有黑衣人汹涌而入,那森然的刀光,在整个潮湿的夜色之中,显得格外的凌厉而凶残!



    “什么人?”



    很快,黑衣人的出现也是引起了十二地支总部里面的那些人的注意,守在门口的两名护卫最先有反应,顿时抽出了刀剑,然后朝着黑衣人迎接了过来,同时,也是大声喊叫着,通知了十二地支总部里面的人们!



    咻!咻!



    这两名护卫的声音刚刚落下,那冲进小巷的黑衣人们,便是已经动手了,两道弓弩趁着夜色而来,直接落在了这二人的胸口,噗的一声,两人身上都是溅射出了一股子殷红的鲜血,然后整个人都是被巨大的力量撞击的倒飞了出去!



    哗啦!



    两人身后的木门被撞开,露出了庭院之内的情形,黑衣人们在各自头领的带领下,如狼似虎地冲入了那宅院之内!



    轰!轰!轰!



    同一时刻,那七条联通着这宅院的通道,也都是被黑衣人给破开,陆续有黑衣人汹涌而过,直接将这宅院的四面八方都给占领包围了起来!



    这宅院外面看起来很普通,但是里面却完全不是普通宅院的样子,四面八方都是以九宫八卦的样子建筑排列,七个通道联通着七处方位,而剩下的一处方位则是死处,随着这些黑衣人的涌入,那宅院内部,也是突然亮起了无数的火把,将整个宅院都照亮的如同白昼!



    嘎吱!



    嘎吱!



    紧接着,这宅院内部传来了一阵阵的大门洞开的声音,无数的十二地支的护卫纷纷的从宅院的七个方位之中飞掠了出来,这些人都穿着青灰色衣衫,手中握着同样制式的长剑,身上的气势也都是不弱!



    一看便是久经训练之人!



    “小小宅院,没想到这里面的玄机却是不少!”



    “不过,今日却必然会落得被剿灭的下场!”



    苏善和小玉儿并排而行,沿着小巷的街道缓缓而来,然后又是穿过了那被撞的破碎的大门,缓缓的走到了宅院之内,他们二人朝着前方看去,面庞上都是难掩的森冷和杀气!



    哗啦!



    就在苏善和小玉儿露面的时候,那宅院的最中央的一处二层的简单阁楼之上,也是亮出了一道火光,紧接着,两名身穿青衫的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二人都是须发花白,面庞上带着些许的皱纹,而那目光里则是充满了森冷和凝重!



    “你们是谁?”



    两名老者站在那阁楼的楼顶,目光扫过了将他们团团包围的这些黑衣人,尤其是还有无数呃弓弩手,守护在了四周,将这总部变成了一处绝对的死地,两人的脸色都是变的更加的凝重,甚至有些忌惮了起来!



    十二地支的总部,一直是最为隐秘的存在,而且,十二地支更是可以说是掌控着整个长安城,乃至整个大梁的消息,几乎可以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但是,为什么一夜之间,会被这么多黑衣人包围,而他们竟然都没有任何的查觉,而事先也没有任何的信息?



    两人心里的不祥预感,已经无法掩饰!



    “我们来接管十二地支,陈青云,胡秋林,你们难道就准备一直在上面呆着吗?我们早就听说你们二人的剑法当世无双,已经在江湖之上罕见敌手,今日,特意来讨教讨教!”



    苏善和小玉儿微微一笑,戴着罗刹面具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来到了那被巨大的八卦形图案包围的阁楼对面,那格外狂暴的劲气,也是缓缓的升腾了起来!



    天地一片森然!



    “竟然都能叫出我们的名字,看来,你们早已经将十二地支打探的清清楚楚了,十二地支乃是当世最为绝密的组织,你们竟然能够渗透到这一步,是我们两位失职了啊!”



    那阁楼上的两名老者听着苏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那脸上的神色已经是彻底的变成了震骇,甚至还有些绝望,他们的名字,已经从江湖上消失了数十年,并成为十二地支里面的绝密,这整个大梁,都不一定有人知道!



    对方却能一口点破,显然,如今的十二地支,已经在他们面前没有丝毫的秘密!



    今日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只有拼死一战了!



    “既然你们如此想领教我们的剑法,那我们也不能藏拙,我们师兄弟二人,也已经几十年没有与人交手了,不知道这剑,还是否锋锐!”



    两名老者彼此对视了一眼,那脸庞上的神色都是彻底变的凛然了起来,然后同时将目光分贝投射在了小玉儿和苏善的身上,这一瞬,仿佛整个空气中都出现了一丝剑气!



    格外的凌厉无双!



    “无双剑,果然名不虚传!”



    “我们来领教领教!”



    苏善和小玉儿也是丝毫不示弱,目光闪烁,双手之间都是逸散出了一丝丝的天蚕金丝,而后,两人也是同时飞身而起,直接朝着那阁楼顶部暴掠而去!



    片刻,二人分别落在了两名老者的对面,天蚕金丝环绕着周身飞舞,两人都是露出了冷笑,然后又是对着下面那些严阵以待的黑衣人们冷声吩咐道,



    “所有人听令,十二地支总部,一个不留!”



    “今日,血洗十二地支总部!”



    “是!”



    一声咆哮,杀气升腾!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