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李国栋的任务是奇袭镇安堡,抢夺清军放置在堡内的粮食辎重。虽然清军大部分的粮食放在他们攻克的赤城堡内,这里只是清军的一部分了粮食存放地,但李国栋若是抢到手了,至少解决了自己的六千人马和额哲的一万骑兵粮食问题。

    赤城堡是宣镇北路万全都指挥司所在地,堡垒固若金汤,易守难攻,李国栋自然不会去碰那个硬钉子。至于赤城堡又是如何被清军攻破的?自然是乌真超哈营放了几炮之后,堡内边军便开城投降了。孔有德、尚可喜和耿仲明他们也是来者不拒,投降的边军全部编入汉八旗,其余人等尽数送往辽东充当阿哈。

    额哲的察哈尔骑兵被安排去对付科尔沁蒙八旗骑兵,如今清军入寇劫掠,兵力分散,额哲他们只要不贪胜,只揍蒙八旗,于是满八旗和汉八旗立即跑路,利用蒙古轻骑兵速度的优势避开满八旗和汉八旗,察哈尔人就绝对不会吃亏。

    察哈尔骑兵同李国栋分开之后,四面八方分散了出去。果然没过多长时间,斥候哨骑就发现了一队只有一千人的科尔沁蒙八旗骑兵。此时蒙八旗兵正在附近几座村子劫掠,尽管粮食没抢到多少,却掳掠了不少人口,还抢到了牛、骡子、驴、羊、猪等大量牲口。此时科尔沁人正驱赶着掳掠来的汉人和牲口,大摇大摆的往东行走。虽然说科尔沁人不需要掳掠汉人当奴隶,若是按照他们的性格,绝对是杀光汉人。可是上面有令,抓住的汉人送给满洲太君,可以获得银两奖赏,所以他们就以掳掠人口为主。

    其实从己巳之变开始,皇太极就对蒙八旗有要有,掳掠的汉人不得杀害,若有擅自杀害掳掠的汉人,轻则罚银两牛羊,重则斩首。要知道掳掠来的汉人都是准备充入包衣阿哈的,甚至可能抬旗入籍,就算是清国人了,自然不许随意杀害。

    “吃掉这个软柿子!”听说发现科尔沁骑兵的消息,额哲当机立断要一口吃掉这股敌人。

    察哈尔斥候哨骑很快就解决了科尔沁斥候哨骑,使得这一千科尔沁蒙八旗变成瞎子。等到科尔沁人发现察哈尔骑兵,双方距离只剩下不足一里路了。

    “察哈尔人来了!快跑!”一名蒙八旗兵惊叫起来。

    “快走!”蒙八旗贝子喊道。

    “主子爷,这些汉狗尼堪怎么办?”有人问道。

    “顾不了那么多了,把汉狗尼堪放到后面,挡住察哈尔人,我们走!”

    科尔沁蒙八旗骑兵一哄而散,被掳的汉人发现清军逃走,纷纷往自己家的方向逃窜,结果本来就不宽的山路上挤满了人、牲口和车辆,一时间堵住了察哈尔骑兵的去路。

    “前面还有鞑子!”见到察哈尔骑兵,汉人乱了。

    额哲令人去安抚获救的汉人:“汉人朋友,你们不要怕,我们是来帮助大明的汗帐骑兵。”

    “原来是来助战的鞑靼人。”这下汉人才放下心来,但是山路狭窄,乱哄哄的难民们过了好半天才给额哲让开一条路。

    额哲的察哈尔骑兵冲过去之后,难民们继续往家的方向逃亡,半路上遇上出城救援百姓的虎大威。

    “将军,前面有难民,大约有三千多人。”有夜不收发现逃回的难民,向虎大威禀报。

    虎大威令人上前,接回难民。

    “将军,我们已经问明了,他们原本是被假奴蒙古鞑子劫走的,是鞑靼人把他们救了回来。”士兵向虎大威禀报。

    “既然救回百姓,也是功劳,我们回城!”

    虎大威率领军队带着获救的百姓,往宣府方向撤退。

    察哈尔骑兵追赶出去,因为被难民阻挡了一阵,只追到了一些落单的蒙八旗骑兵。

    很明显,蒙八旗骑兵根本不是察哈尔人对手,很快就被杀了个七零八落。

    “大汗,女真人的狗都跑了。”一名汗帐骑兵向额哲禀报。

    “追!多砍几颗科尔沁人的脑袋,向大明请功!”额哲下令追击。毕竟这时候大明和察哈尔人结盟,斩获的科尔沁假建奴的脑袋虽然不如满八旗首级值钱,但一颗头颅也能换得十两银子。

    察哈尔蒙古骑兵紧追不舍,科尔沁蒙八旗在前面逃窜。这队蒙八旗骑兵跑了一段路,发现前面有一队大约两千人汉八旗步兵。

    “王爷快救我!”见到是孔有德的旗号,蒙八旗贝子大喜。

    清军乌真超哈营结阵,前面是刀牌手和长枪兵,后面两翼是鸟铳手,中间摆上九头鸟重型火铳手。退下来的蒙八旗骑兵立即进入汉八旗步兵的两翼,保护汉八旗步兵,以免遭到察哈尔人的迂回包抄骚扰。

    额哲新胜,察哈尔人士气高昂。见到前面清军没有蒙八旗,额哲大吼道:“前面没有女真人!儿郎们,上!把给女真人当走狗的蒙古叛徒和汉人全部一网打尽了!”

    乌真超哈兵张二狗在清军队伍中间,他本来是毛文龙麾下的火铳兵,因为仗打多了,使用九头鸟重型火铳能在百步之内百发百中。可是这样的技能在大明却一文不值,不要说他们这些大头兵了,就连他们的总兵官毛文龙,袁崇焕一个文官想杀就杀了。后来他跟着孔有德去了山东之后,因为有人偷了一只鸡,引发了吴桥兵变。他跟随孔有德去投了建奴,谁知道到了建奴那,他得到了在大明那得不到的东西。

    田地、银子、奴仆、女人,一切都有了,还得到了官职,可是正经的八旗牛录额真,虽然是汉八旗,可是汉八旗的地位也不低了,仅次于满八旗,和蒙八旗相当。即便是满八旗中的披甲人、阿哈,地位都不如汉八旗。

    虽说张二狗在满人面前是奴才,但是他在军中,他是主子爷,走在街上,那些汉人商人都要叫他主子爷,在家里,家里的奴仆也要叫他主子爷。

    以前在大明的时候,张二狗的地位连一名百无一用的秀才都不如,见到举人老爷都得下跪。可是现在,他跟随大清天兵入寇劫掠,刚刚抄了一名举人老爷的家,那名举人老爷以后就是他的包衣阿哈了,看到举人老爷跪在自己面前自称奴才,称自己为主子爷,张二狗心里有一种特别爽快的感觉。

    吴桥兵变怎么引起的?还不是那些士绅老爷们看不起他们这些大头兵?如今看到把士绅老爷踩在脚下,让他们当自己的奴才,这感觉是多么令人泄恨。

    “大快人心啊!”张二狗想起了这些事,傻笑起来。

    “别说话了,列阵!”孔有德亲自带人跑过来。

    察哈尔蒙古骑兵越来越近,孔有德大喊道:“沉住气,不要乱开铳!”

    看到察哈尔骑兵距离汉八旗前面的长枪兵只剩下二十步了,孔有德才一声令下:“开铳!”

    身边亲兵摇动红旗,看到开火的命令,张二狗第一个扣动扳机,九头鸟重型火铳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阵型中所有的火铳齐射,铳声堪比红夷大炮的射击声,冲过来的察哈尔骑兵一片片的被打落马下。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