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众人分宾主入座,陈老夫人急忙道:“棽棽呢?听说她身体抱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外孙女看着高高瘦瘦的,但壮的像小牛一样,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生病?她盯着李琋,脸上带出些不豫来。

    莫不是这小子见棽棽颜色好,折腾的过头了?

    见陈老夫人脸色几个变换,陈舅舅连同陈延英也面色不善,沈懋懋更是奶凶奶凶的盯着自己,李琋顿觉压力颇大:“咳咳,外祖母、舅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陈老夫人问道,心想这齐王倒是自来熟,外祖母和舅舅叫的真是顺溜。

    “是秋檀有了调香的兴致,又临时闭关了。”这个理由真是太牵强了,但思来想去也没有更好的理由了。

    陈家众人显然不信。

    沈懋懋问道:“你怀里的那个是什么?烤来给我姐姐吃的么?”

    你敢!

    李琋将小粉猪抱得更紧了些,小舅子想烤媳妇……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哼,连一头猪都不舍得,还要亲自抱着,你根本就是骗人,姐姐才不会因为调香不回来看我呢!”沈懋懋生气了。

    哼哧哼哧,沈秋檀从李琋怀里挣脱,一下子跑到弟弟跟前,拱了拱懋懋的腿。

    “咦,香香的,和姐姐身上的味道一样。”沈长桢弯腰抱起小猪:“哈哈,你别拱我了。”

    李琋有些颤抖着,按照之前商量好了的话术道:“这是你姐姐叫我带回来送你的礼物,可千万不能吃了呀!她很通人性的,也干干净净的,每天都要洗澡。”

    “真的?”沈懋懋问道,圆溜溜的眼睛和沈秋檀有些像:“看上去是挺干净的,香喷喷的。”

    “当然,除了饭量大点儿,其他没毛病,姐夫不会骗你。”李琋连忙保证道。

    嫌我饭量大?小粉猪对着李琋投去一瞥,李琋连忙道:“其实吃的多才好,又不是养不起。”

    小粉猪身上确实是干干净净香喷喷的,深长桢还从来没养过宠物,几乎一抱起来,就喜欢上了。

    见懋懋被安抚,其他陈家人面面相觑。

    看齐王这样子对着小猪宝贝的很,好似也不像是欺负棽棽的模样,莫非真是棽棽心血来潮去弄那香了?

    陈老夫人摇摇头:“老身累了,就不相陪了。你们叙叙话,晌午一起用饭。”

    李琋松一口气,终于将可怕的岳家众人给糊弄过去了。

    其实他是王爷,对待陈家完全不需要如此伏低做小,但在沈秋檀心里,陈家才是她真正的娘家。

    陈家人待秋檀疼爱有加,那自己也该回报以尊敬。

    …………

    沈长桢有了第一个宠物,格外的兴奋和激动。

    他吩咐沈信去弄吃的来了,又让木香给小猪搭个窝,等忙碌完一圈再回头一看,那小猪已经伏在他的书案上睡着了。

    小长桢眼睛眨了眨带着些好奇,而后小心抱了小猪放在刚铺好的毯子上,小猪无意识的拱了拱并没有被惊醒。

    沈秋檀的“梦里”,弟弟已经长成了个半大少年,成绩优异,但看场景似乎一直都是在京城,沈秋檀有些纳罕,李琋说未来一两年可能会离开京城,若是这样自己不可能不带着弟弟,“梦里”这般,是李琋没有离开京城,还是说有什么原因自己没带他?

    她稳了稳心思想要继续看,可往后就有些模模糊糊影影绰绰:长大后的弟弟背着一个孩子?孩子看不清脸,但弟弟跑得很快很慌张,似乎后面有极其危险的东西。

    沈秋檀努力的想看得清楚一些,久一些,然而梦境很快过去。

    李琋用过午膳就离开了,沈秋檀一觉醒来熟门熟路的到了陈老夫人跟前。

    陈老夫人已经走路消了食,小粉猪来的时候她正解了衣裳预备午觉,沈秋檀见伺候的都退了下去,悄咪咪的爬上了床。

    和淮南那次一样,沈秋檀每使用一次异能,身体负荷巨大,所以她虽然靠近了陈老夫人却不敢立即使用,而是贴在外祖母身上睡了过去。

    等一脚醒来,见陈老夫人快要醒了自己身体感觉尚可之后,才再次使用。

    关于外祖母的“梦”比弟弟的要复杂的多。

    沈秋檀先“看”到的是没有自己出现的那一世,外祖母骤闻爹娘噩耗受到巨大打击,后来听说弟弟被仆人送回京城也是遣了舅舅去看,但当时没有她写的信,舅舅来的并没有那么快,等舅舅到了京城弟弟已经病了一大场,去了半条命。

    舅舅也提出要将弟弟带回陈家养,沈家自然不同意,但好处却不少拿。

    再往后,舅舅一边与沈家人周旋扯皮,一边与远在广陵的外祖母去信,询问方法,谁知懋懋竟然一命呜呼!

    这一回连沈弘都动了真气,再如何也是他沈家的子孙,身子骨不好,用陈家的钱养着,也不浪费粮食,怎么就突然死了?

    舅舅自责,听到消息的外祖母因此生了一场大病,病还没好又收到舅舅在京城与广陵之间两地奔波,路遇流寇丧命的消息。

    外祖母从此缠绵病榻,郁结于心,不久后离世。

    画面转到了外祖母的这一世,因为自己的出现,舅舅一家迁入京城,弟弟还好好的活着,外祖母的身子骨还十分硬朗,舅舅也没有……不对,舅舅还是遇到了流寇!

    看外舅舅的打扮和年纪,似乎就是与现在相差仿佛的时候!

    沈秋檀恍然从梦中惊醒,再一看已经是日暮时分。

    刘妈妈笑着道:“这个小东西真是鬼精的很,知道在您身边讨您欢心。小公子可找了一下午了,谁知道竟躲在您的被窝里睡大觉!”

    陈老夫人也跟着笑:“你也是个狭促的,竟然让我与头小猪睡了半晌,传出去像什么样子,还不抱了去给懋懋送去!”

    她还真不知道这小东西钻进了自己的被窝,还好当真干干净净,没拉没尿,要不然保不齐要将这小东西炖了吃肉。

    还沉浸在舅舅噩耗的沈秋檀有些愣神。

    一方面她为自己带来的改变感到欣慰,一方面又免不了忧虑。

    因为自己的婚事,已经延了今年回广陵的时间,现在自己已经大婚,他是不是要启程动身了?

    自己该怎么阻止?

    2...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