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依旧是十年前。

    场景不再是恶魂研究院,而是盟府审判庭。

    鬼手站在受审人的席位上,接受着盟府审议庭的审判。

    “鬼手,你身为恶魂研究院首席科研师,利用手中职权及资源,进行大量恶魂寄生的其它物种的可能性试验,促使第一例恶魂寄生于虎兽身上的情况出现,请问你居心何在?”

    庭审员高声喝问。

    “敢问阁下,恶魂研究院成立的初衷是什么?”鬼手没有回答庭审员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盟府成立恶魂研究院,初衷是为了更全面地了解恶魂,随着我们对恶魂了解的越来越透彻,盟府才能够制定出针对恶魂的更加周详且有效的打击计划。

    但后期,随着人类与恶魂之间的战争愈发频繁,盟府赋予了恶魂研究院更高的使命,那就是研发出能够有效打击恶魂的新式武器,以及消灭恶魂这一物种的办法。

    可你近期的试验,即不是能够打击恶魂的武器,也无法做到灭绝恶魂,反而是给了恶魂这一物种新的启发,让它们能够寄生于兽类体内,这于人类而言,是新的灾难,你一手促成这种灾难的出现,鬼手,你可知罪?”庭审员高声断喝。

    但鬼手却并不为之所动,反而是笑着回道:“大人,我能澄清吗?”

    “你之行为,虽然危及了整个人类世界,但盟府决定给你澄清的机会,因此把你送上审判庭,你现在可以为自己辩解,但如果你无法说服今天在场的这些审议员的话,你将会背上‘反人类罪’被处以死刑,所以鬼手,你需要要慎重言论。”

    “反人类罪吗?”鬼手呵呵一笑,他是个疯子,疯狂至极,但从未想过反人类。

    “我想请问各位庭审及审判官大人,时至今日,恶魂是否有人类之外的寄生体?”鬼手问。

    “没有。”

    “今日没有,并不代表以后没有,人类尚且知道发展文明,不断地强化自己,那恶魂呢?它们也是智慧生物,如果这群智慧生物哪一天突然间发现,它们寄生于人体之中,非但不会加速人类的灭亡,反而是给予了他们能够对抗自己的力量,那么它们会如何选择?”鬼手再度寻问。

    但这一次,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深思。

    是啊,如果让恶魂知道,寄生于人体中的恶魂,都成了人类对抗恶魂的武器。

    那么它们还会给予人类武器吗?

    “恶魂以恐惧为食,附体恶魂更是择主而噬,这是数百年不变的恶魂习性。”有一名参审员说。

    “是,你也说了,这是习性,但是习性不会变吗?”鬼手轻蔑一笑,“我们没有与恶魂对赌的筹码,所以我们要将一切未知的可能考虑在前面,才能够应对一切可能发生的变化。试问,如果哪天恶魂不再寄生于人体内,而是选择寄生于兽类体内,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人类该拿什么与恶魂战斗?”

    这一问题抛出,全场失色。

    自打恶魂出现后,人类对抗恶魂的主要力量,就是盟府这边的“恶魂契约派”,可如果恶魂不再寄生于人体内呢?

    那么恶魂契约派将不复存在。

    那人类还拿什么跟恶魂斗?

    “今天,我的试验,足以向全世界证明,恶魂是可以寄生于强大兽类体内的,也就是说,我刚才提出的担忧,迟早会出现,那么请问各位,盟府对抗恶魂的最高决策是否应该有相应的变更?还有盟府的资源,是不是更应该投入到对抗恶魂的武器中?”

    鬼手环视四周,他不仅仅是在替自己辩驳了,他同时也是在替“科技武装派”争取资源。

    回忆结束。

    那一次的庭审,据说惊动了盟府的最高层,显然,鬼手的试验及理论,打动了他们。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盟府的内部资源开始向着以恶魂研究院为首的“科技武装派”开始倾斜过去。

    如今十年过去。

    鬼手当初实验室中才出现的“凶兽”已经在博卡拉峡谷中遍地横行了。

    这突然出现的凶兽们,足以向世人证明,鬼手是有先见之明的,他十年前就预见到了今天的到来。

    “看来,新人类计划,必须要尽早推动了呢。”

    鬼手眸光冷厉。

    修罗学院。

    韩在昌坐在办公室中,按压着太阳穴。

    科研楼被盗的贼人还没抓到,就又传来博卡拉峡谷猛兽异变成凶兽的消息。

    事情还真是多呢。

    “但愿学生们在这次的考核中,能够尽可能的存活下来。”

    韩在昌现在对于学生们的成绩什么的,已经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只盼学生们的存活率能够高一些。

    至于终止考核,他没有想过,人类与恶魂之间的战争已经打响,只要是盟府成员,无论身处何处,无论在做着什么事情,其实都已经算是参与到战争中来了。

    学生们进入博卡拉更像是一次战争的缩影,如果把学生们召了回来,是保住了他们的命,可是学院不能是他们避难所,不能成为他们成长的绊脚石。

    在与恶魂对抗的道路上。

    成长是要有所牺牲的。

    这种牺牲可能是亲人,可能是朋友,也可能是自己的命,修罗学院无法阻止这种残忍的成长。

    因为,他们早晚要去面对。

    现在面对,至少还有鬼手、柳宗白以及一大帮工作人员候在旁边,掌控大局。

    但若是真正的战场上呢?还有谁会管他们的死活?

    战争,向来残忍。

    “学生们,加油。”

    韩在昌向着博卡拉的方向,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院长,我为您冲了一杯咖啡。”助手田冬云端来一杯热咖啡,放在了院长的桌上。

    院长喝了一口,提了提精神,问道:“天修院的学生,现在有多少在的?”

    “一百九十八位,全都在。”田冬云回报道。

    “这么齐?”韩在昌诧异,平日里天修院的那些人心性高傲,不受约束,私自行动的居多,今天竟然全都在,也是奇了。

    “是傅云飞。”田冬云说道,“他得知学院内部出了点状况,就主动站出来将天修院的学生都召了回来,等候在珠峰上,只盼院长需要的时候,能够帮上忙。”

    “嗯,现在还真有需要他们做的事呢。”韩在昌吩咐道,“博卡拉那边出了点状况,让他们前往博卡拉,随柳宗白一起维持局面,勿必在考核正常进行的同时,保证地修院学生们的安全。”

    “是。”田冬云领命而去。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