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哼,我就知道是基金会故意捣鬼,下作,恶心!”钱小嘉在实验室内怒吼道,“移交给我们的情报档案里,明明标注的是要求低于5%的湿度,可实际上,SCP-075只有在低于1%的湿度下才会转入休眠,24楼储存室设定的是3%湿度,导致腐蚀性蜗牛复苏!太可恶了!”



    在灯莫璃轻松制服了奇索物后,实验科的科员们开始马不停蹄地清理现场,收集数据,钱小嘉作为科长,自然忙得应接不暇,姜峰亦没了继续请教的性质,他和灯莫璃并肩离开总部,漫步在幽静的万象大道上。



    “恭喜你,灯老大,听说你即将晋升为机动特遣队的副队长,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女队长。”姜峰发自真心地祝福道。



    “哈,谢谢啦,不过没那么快,还要参加试训任务,通过考核后才能晋升,过几天,我就出发前往有关部门的基地。”灯莫璃笑了笑,但姜峰似乎察觉到她有些忧虑。



    可他迟疑了片刻,没有问出口。



    两个人略显沉闷地在大道上散步着。格里高利无聊极了,它数次想开口,都被姜峰抡翻在地,灯莫璃忍俊不禁道:“DI试炼时,你也养了只鸟,听说还是其他生物变的,叫做格里高利?怎么,离开DI意犹未尽,又买了一只来寄托思念之情?”



    “哈哈…差不多吧…”姜峰紧张地尬笑两声搪塞过去,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灯莫璃话中有话,或许是心理作用?



    两人又沉默了起来。许久,灯莫璃率先开口:“姜峰,我有话问你。”



    姜峰心里咯噔一下,卧槽,难道,不会吧?这种桥段,小说,电视,电影里面我见过啊!等等,灯莫璃,我还没有心理准备!



    “DI试炼,林良影闹事的那一夜,你真的不记得其他东西了?”灯莫璃顿了顿问道。



    姜峰:“……”



    ……我那啥都那啥了,你就为了问这个?啥意思,我自作多情了呗?那天被你壁咚以后,我忘不了,可你被极道者消除记忆了,所以没那回事了,咱俩关系清白得很呗?



    “姜峰?姜峰?你怎么了?”灯莫璃发现他恍神了。



    姜峰叹了口气:“哦,没什么。我真记不得别的了,可你不是亲身经历了吗,为何问我?”



    灯莫璃神情黯淡下来,作沉思状,她喃喃道:“是啊,我是亲历现场了。但是,我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听到骚动,我第一时间跟科尔赞去了现场?为什么是和他?我为什么没出手?他可是华夏人,于情于理我都应该站出来和他对质,说上两句或者交个手吧?



    还有,林良影消失后,黑色巨龙尼德霍格袭击普隆德拉,我们都逃到了吉芬城,可为什么我要号召华夏阵营的去协助大魔导士呢?其他组织的人都躲了起来,可我却像英雄一样冲上去,展现一种大公无私的精神,冒着可能会牺牲的风险,协助原住民封印了黑龙,这简直匪夷所思,因为我根本就不是这种人啊!”



    姜峰:“咳,或许灯老大你那会是为了大家呢?”



    灯莫璃单挑英眉,满脸的不可思议,仿佛姜峰讲了莫名搞笑的话语:“你说我见钱眼开,我认,见利忘义,我也不否认,但你说我见义勇为?哈,除非封印黑龙对我而言能占天大的便宜,否则我哪会无缘无故送上门牺牲自己?其他组织冷眼旁观,我不仅自己要去,还拖上了整个阵营,我是那种置大局于不顾的家伙吗?”



    姜峰连忙摇头,求生欲极强。



    “就是说啊,而且,为什么偏偏科尔赞也跟过来了?就他一人?要说熟吧,我和他若不是这次为了你演了场比赛,总共说过的话都不超过20句,他为啥会跟着我一起去封印黑龙呢?我记得,他不是喜欢他的女助理吗,总不可能跟赫雀瑟一样,对我一见钟情,死缠烂打跟着我吧?事后他又跟我毫无瓜葛了,这让我完全捉摸不透啊…”灯莫璃将她的困惑一股脑倾倒出来。



    “咳,但是,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解释了,灯老大你不要钻牛角尖。”姜峰安慰道。



    “所以我才选择来问你,我总觉得,我的记忆似乎出现了偏差,有种被人莫名篡改过记忆,导致产生了微妙的不契合感。姜峰,你仔细回想回想,你真的因为伤势过重,一直在房间里待着,没出来过?后来在吉芬,你也和洛阿木一起在驻扎处休息,未前往吉芬城?你记忆中那晚发生的事情,真的是这样?”



    灯莫璃紧紧直视着姜峰的双眼。



    “真…真的。”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真的?”



    “真的。”



    灯莫璃失望地扁扁嘴,她长舒一口气,伸了伸懒腰,在他身前转了个圈,然后告别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你呀,尽快调养身体,早日康复吧,这虚弱的样子可当不好科长哦?下次可没那么好运,恰巧让我撞见帮你的忙啦。我先走了,下次再见面,也不知是何时,你多多保重,有事手机联系哈。”



    言毕,灯莫璃一甩秀发,头也不回地潇洒离开了。



    “哇,峰哥,好险耶,差点就被灯老大识破了。”格里高利小声嘀咕道。



    姜峰微微颔首,破天荒地同意了傻鸟的看法。



    返回公寓,狐千岁正趴在电视前,一边看电视剧,一边坐着俯卧撑。虽说是俯卧撑,可它那肥硕的大肚皮,基本已与地板接壤,也不知这锻炼能有多少效果。格里高利立马飞了过去,踩在白狐背上,假模假样地替它数着数。



    “给我下来,你这傻鸟,本千岁是你能随便乱踩的吗,你先给我去洗手池子洗个爪子!峰哥峰哥,你回来了,累不累,需要我给你按个摩不?”



    姜峰摆摆手,让这俩小畜生自己闹去,格里高利以鸟类形态被极道者现实化后,其掌握的上古龙语,被自动转化为上古妖语,于是它和狐千岁瞬间勾搭成对,两个家伙每天缩在角落里嘀嘀咕咕,不知在聊些什么阴谋诡计。



    薇薇还在器灵培养计划中,正处于关键时期,无法探视,不能回归,姜峰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心里想着事。



    终于,回家了…



    终于,当上科长了…



    终于…可以查查看了…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