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噔的一声。

    烈清直接落在比武台上,歪着头面无表情的看向另外一边的选手席。

    那沈宗出现,咬着牙,一脸阴晴不定的朝着比武台这里走来。

    等到沈宗上台之后,便是常规流程,裁判上来给两名参赛选手重复规则。

    这倒是没什么,只不过……

    看着这个裁判,怎么看怎么眼熟……

    但又一时间想不起是谁,认识的话,倒是不认识,反正应该之前见过,但是在什么地方,这人什么身份,白策忘记了。

    一时间,白策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

    但转眼在想一想的话……

    应该不会吧。

    烈清现在可是很强的,这裁判基本就是个喊停什么的。

    若是烈清能直接击败沈宗的话,那裁判就算偏向着沈宗也没什么用。

    这裁判说完之后,便嗖的一声的跳下比武台。

    一道锣声响起,比赛正式开始!

    今天上午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到了,现场的观众们也都是大声的吆喝,鼓掌。

    并且现在来看,支持烈清的占了绝大多数。

    跟以往烈清嘻嘻哈哈,打之前先要嘲讽对方几句不同的是,今天的烈清,就没有那么多屁话了。

    一声低喝,烈清的身体内发出龙吟声,随后全身浮现金光。

    而那沈宗则是冷着脸,一脸谨慎的再次做出之前的动作。

    一手寒冰一手烈火。

    之前两个人的短暂交锋,也让那沈宗知道烈清不容小觑。

    沈宗在做完这一套动作后,挑着眉毛看着烈清道:“哦?你的战刀呢?”

    “用刀就太便宜你,而且,你也不配让我拔刀。”

    “寒冰?烈火?你喜欢那一个?”

    烈清站在原地昂着头,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面无表情的朝着沈宗问道。

    这沈宗一怔,有些不懂的皱了皱眉头。

    随后,烈清便又是道:“听不懂?那我换句话来说,这两个你想要那个在你身上待的时间长一些?”

    沈宗皱着眉头一脸警惕的望着烈清,还是不太懂烈清在讲什么。

    下一秒,烈清的脸彻底暗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直接道:“算了,反正,都要没。”

    砰!

    一声炸裂。

    烈清脚下的青石砖龟裂,而烈清的身体则是在眨眼之间,出现在沈宗的正面,左手直接抓向沈宗的脖子。

    而沈宗那冒着寒气的手再次一动,以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如蛇一般,瞬间来到了烈清手臂的内侧,关节哪里。

    然后呯的一声闷响。

    沈宗两根手指直接一敲烈清的内侧臂弯,而这一击,也让烈清那本来直直朝着沈宗抓去的手臂,瞬间弯掉。

    就好像当时极致用折扇推开阵纪焱的长枪那般。

    烈清的手臂被沈宗的技战术推开后,烈清的门户大开,而那沈宗则是立即向前一踏,冒着烈火的拳头极速的砸向烈清的面门。

    沈宗的速度极其之快,特别是这种近距离的反击,几乎已经快到了让人看不清动作了。

    龙蜀璞瑜之前就吃了沈宗这样的大亏。

    沈宗的这种反击速度奇快,威力巨大,只要吃上一拳,脑子里面就开始嗡嗡的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了。

    这种反击若是多吃两三拳,就是之前龙蜀璞瑜那个样子。

    看着这一幕,白策有些紧张,这种亏,烈清应该不会在吃了吧?

    毕竟龙蜀璞瑜这个前车之鉴还坐在这里呢。

    就在白策担心的时候,那沈宗冒着烈火的拳头直接砸在了烈清的脑门上。

    但是,这一拳直接穿过了烈清的脑门。

    出现了!

    虚灵绮极心法!

    烈清的身体又开始缓慢的晃动了起来。

    而那沈宗一拳打空之后,一脸惊愕的想要撤开。

    但是,也在此时,突然刺啦一声!

    现场的众人一片惊呼!

    沈宗那条冒着寒冰的手臂,被烈清硬生生的用蛮力拽了下来!

    烈清手里拿着沈宗的这条手臂,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随后便将这手臂朝着天空微微一抛。

    然后这手臂还没落地,烈清的手微微抬起,一道金光撞向了这条血淋漓的手臂。

    随后便是,这条手臂立即爆开,变成肉酱!

    这鲜血跟肉酱从空中淅沥沥的掉落下来。

    一直在使用虚灵绮极心法的烈清,身上并没有沾染上一点。

    而那沈宗则是被自己的手臂肉酱给炸了一身。

    此时的沈宗并没有大叫,而是咬着牙,右手冒着烈火的手掌直接按在自己那肩膀的伤口处。

    只听一阵呲呲的烤肉声后,沈宗的手跟肩膀处的伤口处变冒出了白烟,随后便还真是出现了一股烧焦的烤肉气味。

    等到沈宗将手拿下来后,那伤口处则是被完全烧焦,血也止住了。

    在这段时间内,烈清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沈宗,等到沈宗弄完了后,烈清的嘴巴一咧,露出了一抹极其残忍的笑容道:

    “哦?那我想知道,你的另外一条手臂也断掉的话,你准备用脚来止血吗?”

    “还真是想看看呢。”

    烈清再次朝着沈宗冲去。

    而沈宗则是咬着牙继续准备防守反击。

    只不过……

    沈宗根本就碰不到烈清!

    烈清现在的身体就好像投影仪投出来的虚幻影响一般,不管沈宗怎么打,沈宗的攻击都只能穿过烈清的残影,但却碰不到烈清的身体。

    突然,吭哧一声。

    沈宗那剩下的一只烈火手掌,被烈清牢牢的抓在手里。

    这两个人五指相扣,这要是刚看这一画面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在玩什么暧昧。

    但是,下一秒的画面,就有些残忍了。

    烈清一只手死死抓住沈宗的手后,另外一只手,突然一掰这沈宗的手指。

    白策在这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一道极其清脆的咔嚓声响!

    这沈宗的一根手指被掰折,然后,烈清的另外一只手抓着这跟被掰折的手指,开始转着圈的晃动起来。

    就好像那电玩机的摇杆一样。

    而此时的沈宗则是再也忍不住了,痛苦的嚎叫着。

    “你之前那个是什么表情来着?你在做给我看一下嘛,我很想在看一边呢。”

    烈清在说完这句话后,那摇晃着沈宗的手突然一抓,然后,刺啦一声。

    伴随着沈宗痛苦的惨叫声,一根手指被烈清直接扯下。

    而下一秒,烈清的手抓上了这沈宗的第二根手指。

    不过,也就在此时,沈宗突然咬着牙惨叫道:“我投……”

    但沈宗的话还没说完,烈清的手突然直接刺进了沈宗的嘴巴里,然后,在所有人惊恐的眼神中,一条鲜血淋漓的舌头,被烈清拽了出来。

    “你刚才说什么?我听不清呢!”8)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