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不管如何,这场比赛都要结束了,说起来,白策还托北岚青雪在六宗九府总部这里弄了个店。

    也就是贩卖武器的店,现在要赶过去看一看。

    白策将武器再次横在身前,朝着铸林冲去。

    没有什么意外,手起刀落,吭哧一声,下一秒,这台机甲直接被劈成两半,上半身哪里也就是驾驶室的那一部分,冒出一阵浓烟。

    咔嚓一声,舱门打开,铸林脸色惨白的爬了出来。

    然后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这铸林从这台机甲上一跳,直接跳出场外。

    一阵哨响,比赛结束,白策胜。

    白策看了一眼那裤子已经尿湿一半的铸林,也不在多说什么,收起长刀朝着选手席走去。

    现场的观众们没有发出什么掌声,反而是带着玩味的表情望着白策。

    白策赢了这不意外,白策输了才意外,毕竟白策可是刚刚战胜过朗多的,是不是假赛什么的,大家不清楚,但是白策如果输了,那就肯定是假赛。

    当然,现在白策赢了,最起码假赛这件事先躲过去了,要等后续北岚盛典的人后续调查。

    但这不代表白策高枕无忧了,打败铸林的后果,可比假赛要严重太多太多了……

    一个武灵大陆的土著,得罪了铸圣阁。

    啧啧啧,大家已经能想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了。

    白策倒是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反正准备去找烈清,然后离开这里。

    而那铸林却跟来了精神一样,毕竟现在比赛结束了,两个人也不会在战斗了,铸林站在场外冲着白策怒骂道:

    “你以为这样你就赢定了吗?!!老子有一百种办法弄……”

    但是这铸林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噗呲一声!

    随后伴随着一道剧烈的惨叫声。

    整个道场一凝,随后便瞬间爆发出惊呼声。

    白策回头看去的时候,那铸林的一条胳膊掉了,鲜血染满了这铸林的一边衣服,这铸林现在躺在地上一只手抱着自己那潺潺向外冒血的伤口,在地上一边痛苦的惨叫一边打着滚。

    而在铸林旁边,便就是烈清。

    烈清手持跟白策一样的龙级战刀,另外一只手捏着铸林的胳,一股橘红色的烈火在烈清的掌心中升起,随后烈清手中的这条胳膊瞬间被焚烧成灰烬。

    “这……这个家伙疯了啊!!是谁啊这是!!”

    “疯了!!这人彻底疯了!!现在不光是他要死,他背后的实力也要完蛋了。”

    一瞬间,比武场上风言风语瞬间响起。

    只不过,切掉这铸林胳膊的烈清,似乎并没有想就这么算了,脸上出现那招牌式的变态表情,手持战刀直接往这铸林的嘴中一插。

    然后手一拧,只听刺啦一声,一条带着鲜血的舌头,直接从烈清一刀斩下。

    而这电光火石般的事情,让所有人皆是咽着唾沫回不过神来。

    那铸林已经完全不成人样了,嘴中的鲜血呼啦呼啦的向外冒着。

    “叫啊,怎么不叫了?”烈清一脚踩住那铸林的头,不让铸林在滚来滚去,手持的战刀再次放在了这铸林的嘴巴里。

    这铸林全身颤抖,张着大嘴,任由这战刀插在自己嘴里,不敢在闭上,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恐来形容了,双眼瞪的大大的。双腿一阵抖动,又尿了。

    而这一切的一切,等所有人回过神来后,两道暴怒的身影从观众席的两侧朝着烈清这里冲来。

    烈清嘴角一翘,看着那脚下的铸林,脸上浮现起残忍的笑容,下一秒,那从观众席冲下来的两道人影掠到了烈清的身旁,全身泛着光芒,伸手就朝着烈清的身上拍去。

    但是,烈清的速度更快,直接闪开,而在烈清闪开的瞬间,那插在铸林嘴里的战刀直接一划!

    只听刺啦一声,这铸林的整张嘴都被撕开了,右边的半张脸,已经完全毁容,缺了一半,可以看到铸林的嘴里那鲜血淋漓的牙齿。

    铸林一声惨叫已经完全晕了过去,嘴里面的血还在往外噗呲噗呲的冒。

    而那两名老者在一击没有打到烈清后,倒也不在去管烈清了,而是立即蹲下紧张的看着这不知道是死是活的铸林。

    其中一人伸手放在铸林那鲜血淋漓的脖子摸了下后,一咬牙,立即抱起铸林冲着旁边那人道:

    “我先赶紧带他回去了,那个杂种你直接就地斩杀!”

    说完这人便带着铸林直接起飞,朝着铸圣大厦的方向掠去。

    白策看着那飞走的人,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死的话,是死不了的。

    这北岚皇朝的人,现在都有琉炎古阁的丹药,只要喂下一颗丹药,那这铸林就不会死。

    只不过,问题是,那舌头跟胳膊,恐怕难以在恢复了。

    毕竟铸林的胳膊已经被烈清烧掉了,而舌头则是被刚才烈清躲开的时候,一脚跺成了肉泥。

    而还在下面的,便只剩下烈清,还有那一位老者了。

    这老者身穿黑色的铸圣阁标志衣服,这老者全身爆发着金色的光芒,脸上的表情完全狰狞着。

    估计这个老者的脑海里,已经想了一万种弄死烈清的方法了。

    看着这一幕,白策抿了抿嘴,这烈清还真是呢,每次都是这样。

    人家输了,说几句不服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呢,难不成一定要人家跪在地上叫爸爸才可以吗。

    当然了,话虽这么说没错,但是烈清既然做了,白策肯定要过去擦屁股,说起来,好像白策一直是这样。

    只不过,就在白策准备过去的时候。

    烈清却头也不回,紧盯着那名老者大声道:“哥,你不用过来了,我自己来就好了。”

    “哈??你能行吗?”白策一怔。

    按照这里的套路,好像这种年纪越大的就越厉害,这种一看就四五十岁的,估摸着最少都得洪武灵了。

    而烈清则是直接道:“不行也要行,以前都是白策哥保护我,这次也轮到我来保护白策哥了!”

    白策撇了撇嘴道:“好端端的……干嘛突然煽情啊……”

    最终,白策转身朝着选手席上走去。8)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