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下面的场地因为白策刚才那一击,正在紧急的复原中,估摸着三五分钟就好了。

    白策就先跟烈清在选手席中,稍作等待。

    对手这个是事,实际上,之前北岚盛典的官方给白策发过一条信息。

    就是发在白策的那个参赛手环上。

    就是告知白策正赛的时间跟对手什么的,当初白策大体的扫了一眼。

    说起来,白策也忘记了自己当时的第一轮正赛对手是什么。

    只不过,白策敢保证绝对不是这铸林。

    要不然的话,白策绝对有印象。

    白策现在回头在去找那信息,已经不见了。

    只不过……

    铸林的话,好像是个非常非常的弱鸡呢,白策可是清楚的记得,这铸林当时可是连龙级战刀都拿不起来的人。

    这种人,干嘛还要来参赛呢……

    白策在跟烈清坐着等待的时候,周围的不少参赛选手则是在议论着,而议论着焦点,便就是下一场白策对战铸林。

    “这铸圣阁肯定打死都不会想到,白策竟然爆种的赢了朗多,并且能参赛吧?”

    “爆种个屁,一定是他娘的假赛,看着吧,就算朗多是兽心谷的人,赛后肯定也会调查的。”

    “现在不是说那个的时候,不管怎么样,白策能参赛,就算白策之前是假赛,那也是最起码皇武灵的选手,这铸林嘛,咱们都懂得,是这纯纯的废物。”

    “也不一定啊,往年他的对手就算能赢也不会赢的,这白策跟朗多打假赛一定是很缺钱吧,这铸圣阁可没别的就是有钱!”

    周围的人在笑嘻嘻的讨论着,白策静静的坐在烈清的旁边,有些懵。

    这咋回事呢。

    白策寻思的时候,突然,头顶的大喇叭喊道:

    “下一场,正赛,白策选手与铸林选手到比武台就位!”

    听到叫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白策跟烈清打了声招呼后,便朝着下面走去,此时比武台已经完全修复好了。

    等到白策上了比武台之后,白策就看到铸林在选手席哪里磨磨蹭蹭,一脸惨白的看着白策不敢上来。

    这种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中级选手呢……

    最终,这铸林哆哆嗦嗦的来到比武台上,还不等裁判上来,这铸林便望着白策道:

    “让我赢,你想要多少钱,都可以!”

    白策不吭声,等着裁判上来讲比赛规则。

    只不过,那之前在选手到齐后就立马来的裁判,现在却在场下跟眼瞎一样,也不动弹。

    似乎在给铸林时间。

    而这铸林见白策不讲话,咽了口唾沫道:“没用的,就算你打败我,你下面的比赛也绝对不会赢的,你不如让我赢,然后你拿钱,怎么样?!”

    白策依旧看着铸林不说话,而铸林在愣了一会后,咬牙冲着白策道:

    “不要给脸不要脸啊!!我可不是一定输的!!”

    “给你机会就不要,就不要怪我了!!”

    铸林咬牙说完后,便看向旁边的裁判,而这裁判一怔,也是立即来到白策跟铸林面前,然后重复了一下,白策之前跟朗多比赛时,听到的规则。

    一切说完后,这裁判说了一声开始,直接就跑下去了。

    然后……这铸林就开始了!

    手上的空间戒指疯狂闪烁。

    然后整个比武台上则是出现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砰砰,巨大的金属装置出现。

    然后,白策能能看到的,就是这些金属装置在快速的组装。

    大概也就几十秒,白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台巨大的机甲!

    一台高越三四米的大型机器人。

    讲道理,还是很帅的,全身黑金色的漆,左手是一个巨大的钻头,右手是一个巨大的旋转齿轮,就跟伐木机那种电锯一样。

    嗡嗡嗡,不管是钻头还是电锯在此时都在快速的转动着。

    而那铸林的声音则是从这机甲中传来道:

    “只要你不能把我打下台,五分钟过后就是我赢!”

    “这里都是我的人,你拿什么跟我斗!”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靶子,白策挑了挑眉头,还有这种送上门的?

    嗖的一声,白策的手上再次出现战刀。

    而那解说的声音也是再次传来道:

    “哇,又是那一把怪异的战刀,就是刚才那一把战刀击败了朗多,不知道,这次……”

    但这解说的声音还没说完,白策的身体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手起刀落瞬间,白策手持战刀直接将铸林机甲的左手电钻一刀劈下!

    这疯狂转动的电钻,在落地之后,靠着惯性,在地上疯狂的打着转,就跟陀螺一样,随后就是咔嚓一声,整个比武台开始四分五裂,这电钻也最终钻入地底。

    “哇!!竟然一刀就斩断了!!!”

    随着解说台的惊呼声,现场的众人也都是一脸惊愕的盯着白策手中的战刀。

    随后,这群人也开始剧烈的交头接耳起来:

    “那把刀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铸圣阁的东西啊!”

    “这也太强了吧,铸林的机甲那可是用龙级战刀的材料制成的,现在就这么被轻松斩碎了?!”

    众人的话,还没说完,只听,铿锵一声脆响,白策再次手持战刀,将铸林那右手的电锯也给直接斩断。

    顿时,比武台上火花四溅。

    随后,就是吭哧吭哧的声音,白策一秒之内能砍这铸林的机甲五六次。

    每次砍下去,都让这铸林的机甲皮开肉绽。

    大概半分钟后,铸林的机甲便已经不成样子了,外皮全部破碎,露出这机甲里面的各种零件,还有各种电板之类的东西。

    而现在,整个场馆都是静悄悄的一片。

    所有人咽着唾沫看着下面那四分五裂的比赛场地。

    或者准确的来说,是看着白策手上那把冒着随风飘动白雾的战刀。

    “那把刀……好帅啊,是武灵大陆的传世武器吗?”

    “一定是,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战刀。”

    “喂,不光帅吧,你们关注的点在哪里啊,这把刀也太强了,刚才那白策挥动战刀时,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也就是说,是纯靠战刀将铸林机甲斩开的……”

    而白策则是静静的站在这已经完全破损的机甲面前。

    这机甲现在抖动着,随后便从这机甲的腿部,往下渗出来一些液体。

    白策看着这些液体挑着眉头,这是漏机油了,还是尿了?8)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