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对于白策的话,这古方也不气,翘着二郎腿晃着脚道:

    “哦?我这就是雪中送屎了?那你说我刚才哪里不对了,这东西我们给你炼,然后你拿去卖,一把净利润几千万,这还不行?”

    白策一怔也是咬牙道:“那钱也不是给我的啊,我全部都给武灵皇朝的国库啊!”

    古方一挑眉毛道:“那这钱,我们琉炎古阁也没拿多少啊,一把就收十分之一,然后大部分还要给炼器师,琉炎古阁只是哪一点小钱,咱们都是为了武灵皇朝的崛起而奋斗,咱们互相委屈一下,咋啦?”

    说道这,古方一怔,随后便直接一摇头道:“不对,你也没受委屈啊,你加入琉炎古阁能咋地,我也不要求你多了,一三五过来听我讲讲课,一天最多两小时,咋地,不行?”

    “这东西是学给你的,还是学给我的?”

    “在说了,你不是琉炎古阁的人,拿着我们的东西出去买,有人信你吗?”

    古方的话一套一套的。

    白策也是有点懵,好像……

    怎么……

    好像怎么感觉……

    这古方的话很有道理的样子呢。

    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用白话来说,白策这可就是琉炎古阁的唯一代理人呀,这唯一代理却不是琉炎古阁的人,那也说不过去……

    白策又想了下,这古方其实也没别的心思,这老头倔归倔,但是没坏心眼。

    这老头其实就纯粹的就是想找个接班人。

    如果说这个世界有匠心这种说法存在的话,那这老头绝对是武灵大陆的匠心第一人,就是想将熔炼师发扬光大。

    白策又双叒想了下,反正白策现在对熔炼也有兴趣,等啥时候没兴趣了,白策在退了就行,无所谓的。

    当即白策便点头道:“行,没问题。”

    见白策终于答应了,这古方便直接坐在椅子上大笑了起来,好像普通人中了五千万巨款一样。

    这不知道笑了多长时间,这古方才突然大声道:“来人啊,把我之前写的东西拿过来。”

    之前写的东西?

    白策一怔,这个老头早就准备好了?

    没一会,一人拿着一个精致的木盒来到古方的旁边,古方一指旁边有些懵逼的白策道:“给他。”

    白策皱眉打开这木盒之后,里面就有一个类似于委任书一样的东西。

    白策打开一看,有点懵。

    “……阁主??啥意思??”白策一脸懵逼道。

    古方站起来拍了下白策的肩膀微笑道:“字面意思呗,那还能有啥意思?”

    白策有点懵,不,准确的来说,是彻底懵了。

    白策知道古方应该会给自己一个比较厉害的职业,但估摸着也就是一个听起来比较厉害,但其实是一个虚职。

    毕竟这古方就是想收白策为徒罢了。

    但这阁主……

    啥意思啊??

    白策站在原地懵了一会后,望着古方道:“我当阁主了,你干嘛去啊,溜达玩去啊?”

    古方嘴角一翘望着白策道:“话说回来,你不觉得我变年轻了吗?”

    “嗯?”白策一怔,这才仔细的打量古方。

    说起来,好像确实如此。

    这之前古方就像是一个迟暮老人,一头白发。

    当然了,现在也是一头白发。

    但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古方的脸,已经有点变样子了。

    之前古方的脸就好像用犁耙耕过的地,一道又一道的褶皱。

    但是现在,这古方的脸,那些褶皱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丝丝皱纹。

    这么一看的话,确实年轻了不少。

    以前古方是地球上正常**十岁的迟暮老人,但现在就好像是一个五六十岁刚当爷爷的这么一个人。

    白策有些惊讶的看着古方。

    而古方的身体也突然凭空漂浮在空中,随后,古方望着白策笑道:“借着北岚皇朝的东风,咱们武灵大陆的人实力都上升了一个档次,我也不例外,在三个月前我便已经晋升了皇武灵了。”

    “那你这是要?”白策挑着眉毛一脸好奇道。

    古方落地,冲着白策笑道:“自然是做之前因为自己实力而做不到的事情,武灵大陆还从来没有人熔炼出过一把皇武灵的武器,而我古方,就要当这第一人!”

    白策皱了皱眉头道:“可是不管怎么说,这阁主也轮不到我来当吧,你就没个孙子,儿子啥的?”

    “没有,再说,琉炎古阁也不是王族那样的势力,没有血脉这一说,自然是谁强谁来,这才是琉炎古阁经久不衰的缘故!”古方直接摇头道。

    但白策对这个东西还真是有点压力,这当个城主还没搞明白呢,这现在直接弄来一个琉炎古阁。

    这等于一个王族的势力,全部让白策来管……

    白策还真是有压力。

    当即白策又是道:“那就算这样也轮不到我吧,这琉炎古阁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长老,副阁主之类的吗?”

    古方微微摇头冲着白策道:

    “别说这些了,就算没这件事,琉炎古阁那也迟早是你的,提早历练下也是好的,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你有实力就永远不会真正的平淡下去,你有实力就要担负相应的责任,这就是你的责任!”

    白策还想说点什么,不过,古方也知道了白策想说什么,当即一摆手道:

    “让你当阁主也不是我的喜好问题,事实上,你这半年做的事情,都让我们这些身为武灵大陆的人都长了脸,现在整个武灵大陆虽然说烈济是皇,但其实大家都把你当做第一人。”

    “我们琉炎古阁也是如此,所以我们琉炎古阁的那些长老什么的,也不会有任何的不满,而是非常敬佩你,不信,你往身后看。”

    白策一怔,白策回头看向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白策的身后这里已经站满了人。

    这些人的年纪都是四五十岁的样子,身穿琉炎古阁的华丽衣服,正一脸严肃,悄无声息的站在大厅中。

    在白策回头看向这些人的时候。

    古方也在白策旁边微微道:“不要在拒绝了,如果你真的想自由自在的话,那就不会来我这里,并且,当琉炎古阁的阁主,又何尝不是另一种自由自在呢?”

    “当上琉炎古阁的阁主,你就不自由了吗?”

    “不!你会更加自由!”

    在古方的话说完后,那下面的这一群琉炎古阁的老者,皆是拱手,冲着白策一拜,郑重道:

    “参见,白阁主!”8)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