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这两个小孩穿的是破衣烂衫不用多说,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的右边脸上,有着三道杠子,就是像刺青一样的东西。

    在这两个小孩脸上,还是挺突兀的。

    两个小孩子都挺可爱的,脸上却有这么一个东西。

    旁边的北岚凌轩耸了耸肩道:“就是他们的祖辈作奸犯科被判为了奴隶,他们的孩子一生下来就也是奴隶了,最高的是五世奴隶。”

    白策听完后微微点头道:“所以……他们?”

    “就是奴隶啊,他们这辈子是奴隶,他们的孩子也会是奴隶,他们的孙子也是奴隶,只有重孙子才会恢复平等身份。”在一旁的北岚凌轩不在意道。

    白策有些惊讶,这是得犯了多大的罪,才会这么处罚啊……

    这种处罚看起来很怪异,很难理解,但其实地球上也有这种处罚,只不过,大多数人不知道罢了。

    地球上有政审这一个东西。

    倘若你的父辈之前作奸犯科,留下过案底,那么在你政审的时候,就会被影响。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比如去当兵,或者去什么国家机关单位,就会因为这个原因而不能通过。

    当然,那是一代,只不过,这里是五代。

    并且地球上的影响也不会特别大,只是不去机关单位便罢了,平常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但是这里,影响可就太大了,这就不说脸上的刺青了,就单说这手铐脚镣……

    当然,所谓有因就有果,白策不知道之前这兄妹两个人的事情,现在自然也无法妄加判断,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也没在说啥。

    而是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好奇的看着旁边对此并不在意的北岚凌轩道:“不过,他们为什么会来这里啊?”

    “只要实力够,就会被带来,如果他们在这里表现良好的话,就会被减刑。”北岚凌轩道。

    听到这里白策一脸懵逼道:“哈?实力够??”

    白策说完之后,一边转头看着那还在扒饭的两个孩童,这两个孩子,一个十四五,一个十一二,半大的孩子,这两个人实力够什么?

    咋滴,人海战术,等出现异兽的时候,这些孩子就去当做口粮,被异兽吃掉,然后撑死异兽??

    说道这,北岚凌轩一副白策见识短的样子。

    随后北岚凌轩也是撇了撇嘴道:“你想啊,得什么样子的人,才能被判处几世奴隶啊?那不得大奸大恶啊?”

    “这大奸大恶,你要是没有点本事,你能大奸大恶吗?”

    北岚凌轩说的这些,白策听完后也是点了点头,这好像也对,就好像没本事的人,最多扛个烧火棍,能干嘛呢?

    随后北岚凌轩继续道:“所以啊,一般那都是有本事的人,才能做的,而这些有本事的人,生下来的孩子,你以为会是普通人吗?”

    “就这两个孩子,这个男孩最起码王武灵。”

    白策听完后一脸讶异道:“这么强?”

    北岚凌轩点了点头道:“当然,要不然怎么会被拉到这里来,但是,没用,你别打这帮人的注意,虽说这些奴隶可以交易,但问题是,这帮人的心里有问题,若是不严加看管,会弄出很多麻烦事的。”

    心里有问题?

    白策想了下后也是能明白,毕竟,从小,被脚镣手铐的戴着,受到的非人待遇肯定不少,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这心里要是没点问题,那还真是有鬼了。

    白策一行人已经走到这两个孩子的面前了,说实话,真的挺可怜的。

    这么半大点的孩子,身上脏兮兮的,而且这吃饭的样子,好像三四天没吃过饱饭一样。

    男孩的碗里已经光了,正眼巴巴的看着旁边小女孩的碗里。

    那小女孩则是小手笨拙的用筷子,从自己碗里挑出一块碎肉,要往小男孩的碗里递。

    不过,这小男孩脸上那可怜巴巴的神情已经不见了,而是立即昂着头道:“哥早就吃饱了,你快点吃吧。”

    看着这一幕,就算是在铁石心肠的人,恐怕也受不了吧?

    当然,白策不能多做什么,白策自己都是个孩子,怎么可能去带两个孩子,而且,这两个孩子来路不明不说,刚才北岚凌轩也讲了,可能心里有问题。

    当然了,目前白策没看出来有什么问题。

    这种情况,白策也帮不了什么,但是,给这两人一人买一个包子,那还是可以的。

    这两个人蹲着的角落,就放着一屉热气腾腾,刚出炉的包子,白策不吭声走上前后,也是拿了两个包子。

    包子挺大的,差不多得有这两个小家伙的脸那么大。

    白策将第一个包子放在那小男孩的碗里。

    这小男孩从一开始白策来就非常警惕的望着白策,那本来靠着小女孩的身体,更是靠的更近,看起来是想要保护小女孩。

    白策冲着小男孩笑了笑,意思不要这么紧张,在白策把包子放进小男孩的碗中后,这小男孩的眼中的敌意才减少。

    并且,下一秒,便下意识的想要把这手中的包子给那还在埋头吃饭的小女孩。

    当然,在此之前,白策率先将自己手中的另外一个包子,递到了小女孩的碗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白策便从兜里面拿出几个金币,放在那一屉包子旁边。

    白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就是同情心泛滥了一下,就好像路边有一个乞丐,丢两个钱罢了。

    反正,若是有人敢说这是圣母行为,白策绝对把那个人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一个人没有同情心不算什么,但倘若要嘲讽别人的善举,那就是三观有问题。

    放好钱后,白策也不图感谢,直接转身要走。

    不过,就在白策转身走的时候,白策的衣角突然被拽住。

    白策挑眉回头一看,就见那之前的小男孩那脏兮兮的小手,拽着白策的衣角,不让白策走。

    白策一愣,这小男孩便立即松手,然后从那自己脏兮兮的衣服中捯饬着什么。

    没一会,这小男孩便如获至宝一般,从兜里面小心翼翼的掏出来一个东西,放在白策面前,手掌打开。

    白策一看,是一块被不知道藏了多久的糖,这糖纸都皱巴巴的不成样子了。

    几秒之后,白策嘴角一翘,拿起这个糖,而这小男孩在白策接过糖后,便立马蹲下狼吞虎咽的吃着白策给的那一个包子。

    一边吃,一边因为热,而呲牙咧嘴的向外哈着热气。

    白策最终还是走了,那颗糖白策也含在嘴里,心里有那么点不是滋味。

    就在白策一行人快要走出这条街道的时候,就听见后面出现啪啪的几声鞭子脆响。

    然后就听到有人在后面大骂道:“让你们偷吃!!让你们偷吃!!”8)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