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似乎是之前在白策身上见到了太多太多奇怪的事情,所以,这次鸿崇没有在大惊小怪。

    只不过,这种种的不合理,依旧让鸿崇忍不住道:“你确定你可以吗?”

    “我可以。”白策一边往外铲着灰一边道。

    见白策这么说了,鸿崇在沉默了一会后,也没有再跟之前那般讶异的说不出话来,最终则是微微感叹道:“你真的不管什么,都出乎了我的意料……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的请求,或许你真的有能力帮我了。”

    “你到底什么请求啊,这说了这么长时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一直在卖什么关子啊。”白策也是皱眉道。

    鸿崇在沉默了一会后也是悠悠道:“之前不说,是怕吓到你,并不是卖关子……我想活。”

    “诶?想活?”白策那铲着锅灰的手也是愣了一下。

    “如你所见,我现在只是一缕残魂,我想活着,就像你们一样灿烂的活着。”鸿崇悠悠道。

    而白策在愣了一下后也是一脸古怪道:“该不会我把你复活了之后,你就变成了一个大魔头,报复世界了吧?”

    “…………,时间早已经冲淡了一起,我都已经记不起当年的事情了,我只是想活着,想回到我的家乡看一看,回我的小村庄安静的待着,然后享受一下我的余生。”鸿崇也是微微道。

    “那我要做什么?需要多长时间?”白策也是突然道。

    鸿崇想了下后也是微微道:“我需要三样东西,才能复活,但是那三样东西我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或许这辈子都找不到……”

    白策听完后皱了皱眉头道:“如果找不到怎么办?”

    “找不到我就凉了呗,感觉在过个三年五年的,我的魂魄就会彻底的散掉,其实,也还好,我也看开了,反正早就是该死的人了。”

    鸿崇沉默了一会后,又是突然道:“事实上,一开始刚跟你出来的时候,我是那么想的,那是我唯一的请求,不过,现在来看,感觉机会太渺茫了,怎么想都感觉不可能,要不我换一个请求?”

    “什么啊?”白策也是好奇道。

    鸿崇的声音也是再次微微响起道:“你拜我为师,我不想我这的毕生心血跟我一起消失。”

    “少来,我最讨厌这种麻烦事了。”白策也是立即摆手道。

    鸿崇在沉默了一会后,突然嘿嘿笑道:“你说是这么说,但你现在做的事情,可不是你嘴上这么说的,你要真是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的话,你也不会跟着这帮人来这里。”

    “少嘴犟了,承认吧,人是有感情的,只要你有感情,你有牵挂,你就永远不会孑然一身,反正我不跟你犟,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白策耸了耸肩,或许吧……

    十几分钟后,不到半个小时,那边城就回来了,不过,这次并不是边城自己回来了,还有很多老者面带怒气的一起来了。

    这一行人一来,为首的一名老者便怒气冲冲道:“边界主,您这是什么意思?!边灵儿的病情一直由我们负责的,您这是从哪里请来的一个赤脚医生啊?!”

    也在此时,白策将锅底的最后一铲子灰弄出来后,站在路边拍着自己衣服上的黑灰。

    而现在白策的样子,到着实有些难看,本来之前烈清跟龙蜀璞瑜两个人要帮白策铲灰的,只不过,这一来白策怕烈清这种粗手粗脚的人把炉子给自己弄坏。

    在一个,白策本来就动手了,身上已经脏了,烈清跟龙蜀璞瑜两个人身上干干净净的,白策也没让这两个人动手,反正铲个炉灰又不累。

    不过,这半个小时下来,白策现在就跟个矿工一样,要多埋汰就有多埋汰。

    而这一帮人看到白策的样子后,嘴角抽搐了一下后,冲着那咬着牙,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边海,大声气愤道:

    “界主,您要是就信这种人,那我们也没话说,药材什么的我们也带来了,但是一会边灵儿要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那到时候可别怪在我们头上!”

    蹭的一声,烈清一把将这个人手里的空间戒指给抢了过来,也是一瞪这一脸懵逼的老头道:“看什么看!!墨迹什么墨迹!!信不信老子现在就砍死你?!”

    烈清瞪着眼睛骂完之后,也是将东西送到白策面前,烈清也知道白策不会用空间戒指,然后也是一样一样的帮白策拿了出来。

    白策也懒得跟这帮人废话,就跟之前一样,按部就班的开始炼丹。

    当然了,白策的技术嘛……还是之前那个德行。

    白策在炼丹之前,提前把上衣给脱了下来,这可是白梦瑶买的,不能给弄坏。

    只不过,好在的是,这帮人也根本不知道炼丹本来要怎么炼,所以只是除了一脸懵逼意外,也说不出什么来。

    半响之后,白策从那炉子里面钻了出来,手里拿着一颗黑不溜秋的丹药,拿出来的时候,还用那沾满炉灰的手又搓了搓。

    “……就……就这??”一群人在白策弄完之后,也是立马凑了上来一脸懵逼道。

    你捣鼓了半天,就捣鼓出来一个驴屎蛋子?

    白策也懒得跟这帮人解释,当即也是撞开围着的一群人,朝着那还在被四台机器嗡嗡嗡烘干的边灵儿走去。

    而这次,边海也真是不放心了,一把拽住白策的手腕。

    不过,白策知道边海要说什么,避免这家伙说废话,当即白策也是挑着眉毛道:“我就一句话,你女儿若是按照之前那么搞,能活多久?”

    “诶?”边海也是一脸懵逼。

    白策也又是直接道:“我看在这么弄下去,你女儿都快成干尸了吧?”

    “……”边海又是一咬牙,话糙理不糙……

    不过,旁边的那几位医师就不干了,在一旁说着什么乱七八糟的风凉话。

    只不过,边海在沉默了一会后,当即也是松开了抓住白策的手,而白策也是在边海松开的一刹那,朝着边灵儿在此走去。

    白策走去的时候,那四台大功率的机器也是停了,就停了这三四秒之后,一股寒气瞬间从这边灵儿的身体处迸发而出。

    当白策皱着眉头走到这边灵儿的身旁,又搓了搓手中的极阳丹,准备喂下去的时候。

    这边海也又是道:“那个……”

    不过,这次白策倒是没好气的回头道:“你又干嘛啊!”

    “……那个……那个……那个丹药这么大,会不会噎着啊……”边海憋了半天也是一脸为难道。

    鬼都知道现在边海为难什么,而白策也是一咬牙一瞪眼道:“那怎么着,要不你吃了吧?”

    边海不说话了。

    白策也懒得在搭理边海,当即也是把这颗半个拳头的大小,直接塞进这边灵儿的樱桃小嘴中,鬼知道白策是怎么塞进去的。

    反正就是塞进去了。

    而塞进去三秒之后,这边灵儿一点反应都没有。

    白策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后,也是皱眉道:“老头,你该不会骗我吧,这怎么没反应啊?”

    “你特么中午吃了饭三秒之后就能拉出来屎啊你!”鸿崇也是不满的大声道。

    而也在此时,那外面的几名医师也是怒声道:“你看!!就知道这个家伙是个大骗子!!快启动仪器,要不然……”

    不过,这几位医师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之间,便停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的盯着那躺在广场中心的边灵儿。

    边灵儿的身体中的寒气,瞬间消散。

    边灵儿的眼角也开始动了两下。

    而在看到这一切后,白策也是直接回头朝着那目瞪口呆的众人走去道:“搞定,收工。”8)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