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清晨,白策打着哈欠,坐在龙蜀王族的王宫的中央大殿门外。



    今天便是登基大典,新王也没有任何的意外,就是龙蜀璞瑜的爹,龙蜀英光。



    龙蜀璞瑜今天有的忙了,所以不能陪在白策的身旁。



    现在白策的旁边只坐着的是烈清。



    烈清同样也没睡好,这最近没有了比赛什么的,修炼也适当的放轻了不少。



    昨晚两个人玩到半夜三四点,这早上六点就又起来了。



    当然……还有一个人是烈清的爹,是跟着烈清的爹一起玩的。



    烈清的爹,现在也坐在王位身上打着哈欠……



    “你昨晚回去那么晚,我娘没抽你?”烈清打着哈欠道。



    烈王那本来一脸无聊打着哈欠的脸,也是不由得一哆嗦,随后便咳嗽一声正色道:“少开玩笑了,她敢!”



    “哦,可别让我娘听见了。”烈清撇了撇嘴,一脸的不信。



    烈王则是一脸得意道:“这种盛典,她又不能出席,听不见,嘿嘿嘿。”



    白策在一旁撇了撇嘴,倒是突然道:“这登基要登到什么时候啊?”



    “一天吧。”烈王也是在一旁道,说完后又皱了皱眉头思索道:“我当年好像就登了一天,挺麻烦的。”



    这还有记不住自己登基的人……



    这烈清可真是烈王亲生的……



    只不过,一天……



    白策则是无语的撇了撇嘴道:“要这么久?”



    这也太麻烦了,早知道的话,白策就不来了,还不如出去玩来的痛快。



    白策就是想亲眼看看登基什么模样,可这要一天,那就太无聊了。



    烈清知道白策的想法,当即也是嘿嘿道:“没事的白策哥,其实也不是特别无聊,也有不少有意思的光景可以看。”



    “是吗……”白策对此并不抱希望。



    在上午八点时,这王宫外的座位上,已经坐满了人,都是八大王族的王。



    然后下面一台阶,是各大势力,琉炎古阁就在下面这一台阶。



    然后在下一台阶是龙蜀王族王族内的那些特别有身份的人。



    在往下就是龙蜀王族领地内接近二百座城市的城主。



    在往下就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按道理来说,白策跟烈清不应该坐在这的,不过,龙蜀王族的人不计较,也连说没事,所以这才坐在这里。



    登基大典终于在一声响彻天地间的龙吟声开启了!



    那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中,在一声声的龙吟之后,一条条无比巨大的金色神龙在整个龙蜀王城的高空蜿蜒盘旋。



    当然,这些神龙是用灵力幻化出来的。



    而龙蜀王族的龙撵也开始动了,龙蜀英光坐在一辆由一条真正的黄金巨龙拉着的黄金车,朝着这里慢慢的飞来。



    龙蜀王族的人,也在此时全部跪下。



    若是在从高空来看的话,整个龙蜀王城接近上亿的平明百姓都跪在街道上,面向龙蜀王城的王宫方向。



    白策这些站在最上面一个台阶的人是不用跪的,只是注视着那远远朝着这里飞来的龙撵。



    讲道理,这些东西还是挺漂亮的,非常的盛大,这可比影视剧中的那些登基大典要气派多了。



    那些登基大典除了人数众多之外也没什么。



    这里天空上则是有着各种祥瑞,还有用灵力幻化的金龙,各种龙啸凤鸣声,非常的壮观有趣。



    白策也是看的入迷。



    随后登基大典的过程,也是一步步的来。



    白策这些人不用做什么,就只需要站在原地,驻足观看就可以了,其他的也没什么。



    而这登基大殿中的一项项仪式,白策虽然都不懂什么意思,也不懂里面的含义是什么,但是,看个热闹嘛。



    也挺有意思的。



    各种仪式弄完之后,这龙蜀英光乘坐的黄金车也是到了王宫正前方的王位台阶下。



    在那巨大金灿灿的王位前,有着一把漂浮在半空中金灿灿,流光溢彩的长弓。



    这把弓也就是古方炼制的那一把。



    现在也有了名字,叫曜日长阙弓,名字非常好听,也是一把带有魔灵的王武灵武器。



    这也是龙蜀王族第三把带有魔灵的王武灵武器了。



    龙蜀英光在到达王宫前面的九十九节楼梯前的时候,要下来,一步一步的走上来。



    按照规矩,就是龙蜀英光走到这曜日长阙弓前拿起兵刃,然后坐在王座下就可以了。



    在后面就是一些庆典的活动什么的,然后在宣布王恩。



    王恩这个东西并不是秘密,内容什么的,其实白策早就知道了,就是关外的事情,这也不是什么大秘密,但凡是有身份的人都清楚。



    白策看着那正在走楼梯的龙蜀英光,有些无聊,因为这人走楼梯不是跟常人一样快速走。



    这走一节就在上面停一下在走。



    这么走下去,白策感觉怎么也要走上个半小时。



    就在白策感觉无聊打哈欠的时候。



    这突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人影,从白策面前疯疯癫癫的窜了过去,就跟个野猴子一样。



    并且,还发出白策根本就听不懂的怪异声音。



    等白策转过头去仔细的查看后,在看到这窜过去的人影,白策则是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鬼啊……



    这过去的是个人,这人年纪在六十七八左右,满脸皱纹,头发乱糟糟的,头发黑白相间,根本不梳理。



    而这个人的衣服也是乱糟糟。



    不是破,上面也没有补丁什么的,就是单纯的乱糟糟,就好像瞎穿了,穿的非常不规矩。



    衣服是白色的,这老头的皮肤有点黑,从远处看起来,这像是一个野猴子,不知道从哪个戏台子偷的衣服套自己身上了。



    这突然出现的这人,白策也是懵了,这是什么玩意?



    这登基大典,那可是非常严肃的场合,所有人都是打扮的利利索索,这……



    “这…这怎么来了个臭要饭啊??”白策一脸懵逼道。



    在白策说完后,烈清则是在一旁道:“哥,这不是臭要饭的……”



    “……都这样了……还不是臭要饭的……那是干什么的?”白策也是皱着眉头道。



    现在白策就寻思,是不是那些守卫没看住,让一个疯子闯进来了,不过,看周围这些王的严肃神情,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而烈清也是在一旁道:“哥,那是神引师……”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