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既然这两个家伙这么有信心,白策也懒得去管了,反正这两个家伙比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说起来……白策还真不用操心这两个货,因为,似乎这两个货比白策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只要心里有个执念,有个信仰,就不会瞎胡闹。



    比赛什么的,白策等人也就不准备在看了,尽管说这比赛到夜里还有,但是,接下来没有白策三人其中任何一个人的比赛,大家也不想在这里在坐下去了。



    在加上本来这里就是入围赛,也没什么太大的看点。



    白策三个人收拾收拾,准备回去吃个饭,然后去烈清说的什么南山公园的灯节去看一下,现在马上快冬季了,天黑的也特别快。



    等白策三人出了比武场回到之前的房子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路上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一进大门,白策就老远的看见正堂中站着不少人。



    这些人的衣服也各不一样,今天这一天白策都在比武场度过的,所以,也学会了看衣服识家族。



    这里面有龙蜀王族的,有烈王族的,有圣王族的,有……



    等下……这好像八大王族的人全来了……



    除了八大王族的以外,白策又在里面扫了一眼,咦??



    前些日子来的那两个琉炎古阁的人,怎么也来了?



    白策有些懵懵逼逼的来到正堂之后,这一行人呜呜泱泱便围了上来,不过,这不用说话,大家也都知道这帮人是做什么的了。



    而这些人也不废话,琉炎古阁的那两个人,也就是之前给白策甩脸子的人,现在则是一脸尴尬的站出来道:“白少侠,晚上好。”



    “……还行……”白策也是挑了挑眉毛道。



    这两个人见白策没追究前几天的事情,也是一喜连忙道:“白少侠,今天容光焕发,也是……”



    但这两个人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一行人,就都不愿意的皱着眉头,跟同时得了肺痨一般,咳嗽了起来。



    大家的意思很简单,因为你是琉炎古阁的人,才让你第一个说话,你吊能不能快一点?



    后面这么多人等着呢!



    这两个人也是一脸尴尬的一怔随后道:“我们琉炎古阁的阁主,古方尊者,想请您见一面,当然,时间您定即可,我们随时恭候。”



    这两人说完后,旁边一名身穿龙蜀王族衣服的长者也是立马站出来出声道:“白策少侠,我们龙蜀王族的王,也想请您见一面,时间您定即可。”



    说道这里,这龙蜀王族的长者则瞟了一眼站在白策身后皱着眉头的龙蜀璞瑜后,又是眼前一亮道:“璞瑜,你说是吧?”



    “啊??我怎么了?”龙蜀璞瑜也是一懵。



    这老者则是一瞪眼冲着龙蜀璞瑜道:“你说怎么了,白策少侠跟咱们龙蜀王族的王见一面,你说好不好?”



    “……看白策哥了……”龙蜀璞瑜也是抿了抿嘴一脸尴尬道。



    而在这龙蜀王族的长者说完之后,一旁又是出现一名长者道:“白策少侠,我是烈王族的,我们烈王现在还没到这龙蜀王城,但是,我们烈王这几天马上就会到,到了之后,我们烈王愿意第一时间跟您见上一面。”



    这人说完后,也是看了一眼那旁边的烈清,随后又是道:“烈清,你说这样好不好?”



    只不过,烈清则是一脸不耐烦道:“不好!!我哥忙着呢,哪有空天天应付你们,烦不烦,有事快说,说完赶紧滚,我们吃完饭还要去出去呢!”



    这也就是旁边这么多人在这看着,要不然这烈王族的长者感觉都要气的动手了,你到底是不是烈王族的王子啊你?!!



    白策有些无语的站在原地,而在此时又是凑上来一名老者道:“白少侠,我是圣王族的人,说起来,白少侠您是无双学院的人,自然用过无双塔吧?”



    “???用过啊?”白策也是一懵,这跟无双塔有个屁关系?



    “那无双塔就是我们圣王族制造出来的,白少侠您要是对这法宝之类的东西感兴趣的话……”



    反正接下来就是大陆的各大势力都想跟白策约个时间,促膝长谈一下,尽管白策也不清楚,到底要谈什么,但……就是想约一下。



    但说实在的,这要是约个饭,约个啥的白策还会考虑考虑,这种就算了。



    白策应付完了这些人之后,烈清跟龙蜀璞瑜两个人也是把这些人打发走了。



    而之前的狄伯则是把早已准备好的饭菜让人端了上来。



    其实,白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隐藏自己的实力什么的,但是现在来看,好像确实给自己引来了不少的麻烦呢。



    好在的是年轻人,对于眼前的烦恼通常都看得开,三个人吃过饭后,就都把这些事抛在脑后了。



    “少爷,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咱们现在出发吗?”



    狄伯见三人的饭吃的差不多了,立即问道。



    龙蜀璞瑜也是立即点头道:“出发。”



    三个人上了那之前的龙马车之后,龙马车也是徐徐地朝着城外奔跑而去。



    在路上的时候,烈清就时不时的打开窗帘向外看一看。



    并且每次看完之后,回过头来,脸上都是带着一种极其诡异的笑容。



    而这次数变多了,这坐在烈清对面的龙蜀璞瑜则是一脚踹在烈清的腿上怒声道:“你有屁就放,别在这里弄这种表情来恶心人。”



    “我特么……你有病啊,敢做还怕别人说,咋啦!!”烈清也是上来脾气了伸着脖子咬牙切齿道。



    而在这时,龙马车则是突然停下,那外面的狄伯出声道:“少爷,到了。”



    白策也是将头探出车外,有些好奇这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外面是一条人潮拥挤的大街道,倒是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路边都是小摊小贩,卖一些小吃,小买卖什么的。



    龙蜀璞瑜跟烈清先下了车,白策就在车上看着这两个人径直的走到一个卖糍粑的小吃摊前。



    而白策在看到那小吃摊后面的人后,也是撇了撇嘴,靠!

iteahelper.com